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缘由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缘由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提莉大人!”

    在夜莺的带领下走进领主城堡,五王女没想到第一个出来迎接的会是希尔维。她欢快地跑向自己,顾不上行礼,弯腰一把将自己抱住,“您怎么来了,现在还是秋天呢!”

    “和冬天也没什么区别了,”提莉笑道,“其他人呢?”

    “莲在为逃民建住宅,伊芙琳和烛火此时应该都还在工业区,蜜糖正在后花园里训练信使,”希尔维掰着手指头数道,“殿下已经派人去通知她们了。”

    “放心,我想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们,”一个听起来有些熟悉,却又感到十分陌生的声音从希尔维身后响起。

    提莉抬起头,一位灰发的男子正对着自己微笑,他的容貌与记忆中的样子没有太多变化,笑容和神态却完全不复从前的感觉。

    “欢迎来到边陲镇,我亲爱的妹妹。”

    ……

    提莉的心中思绪翻涌,她有太多的疑惑想要脱口而出,不过脸上依然保持着平静,跟着罗兰.温布顿走进一间看起来像是书房的屋子。

    “请坐,”对方倒了杯温热的红茶,递到自己跟前,“整整一年不见,我知道你有好多话想和我谈谈,我也同样如此……不过不用着急,”他望了眼窗外的雪景,“今年的冬天还很漫长。”

    她握住杯子,没有接话,而是坐到红木桌旁,静静打量着四王子。

    光这个开场白,提莉就觉得不是那个印象中的哥哥能说得出的——他懦弱胆怯,外强中干,最重要的是习惯于逃避,从来不会想着要正面应对。眼前这位罗兰.温布顿则完全不同,他正在尝试掌控对话的主动权,尽管语气柔和平缓,却完全是上位者的做派。

    “夜莺,”罗兰偏偏头。

    “可是殿下……”房间里传来引路女巫的声音。

    “没有关系,她是我的妹妹。”

    “好吧,”夜莺沉默了会儿,随后现出身形,怏怏离开了屋子。

    “现在只剩下我和你了,”他笑了笑,回到方桌前,

    提莉沉默了片刻,“你……到底是谁?”

    她原以为对方会迟疑,或故作玄虚,没想到他回答得十分迅速,“我是你哥哥,罗兰.温布顿,灰堡四王子。”随后他笑了起来,“我知道自己变化很大,但我愿意慢慢解释给你听。”

    提莉忽然想起了他在信里写到的话——「至于是什么让我做出了这个决定,又是什么让我不再像过去那样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这些琐事有机会时可以慢慢细说。」大概正是这句话促使她下定决心来到这座偏僻小镇。

    她不由得翘起嘴角,“我会好好听着的。”

    整个故事并不复杂,却十分扣人心弦,听罗兰讲完被分封到边陲镇后的全部经历,提莉发现自己的茶杯已经空了。她长长出了口气,将这段叙述又重新回顾了一遍。简单说,一名叫安娜的女巫触动了罗兰,通过被救下的女巫,他看到了教会的邪恶与对人民的蛊惑。随后嘉西亚的暗杀更让他感受到了王族权势下的黑暗,即使躲在角落也依然逃不过如影随形的恶意,他终于决定改变这一切。

    这一段听起来虽然有些戏剧化,但勉强算是种解释,不过问题就在于那些稀奇古怪的知识,无论是蒸汽机还是火枪,都不可能因为一时的感悟而知晓。

    “所以,造成这一切的最终因素,还是你说的脑袋里突然多出的记忆?”提莉问。

    “的确,”罗兰认真说道,“我知道这难以令人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侥幸躲过三姐手下的刺杀后,从昏迷中醒来来就明白了这些。如果说和安娜相遇是诱因,那么记忆里的内容就是我想要改变现状的助力。”

    是女巫?提莉暗想,替换和控制的可能性都不大,希尔维已经证实了这点——共助会女巫的能力并不神秘,她们每天都要进行专项练习,没有谁的能力属于这两个范畴,连稍微接近的都没有。

    唯一的可能是占据,她不排除有这样一种能力,能通过侵占躯体而获得对方的思想。但这个猜测同样渺茫,罗兰.温布顿再怎么不被父亲看好,也是无可置疑的灰堡王子。神罚之石对他来说并不稀罕,身边也总有骑士和亲卫保护,不可能让一名没有隐藏能力的女巫轻易接近他身边。

    而且,即使有这样的女巫,又怎么可能懂得如此多超乎寻常的东西?她小时候翻遍了王宫的藏书馆,亦接受过好几位白发斑斑、博学多才的宫廷导师教导,但就算是他们,也从未谈及过利用蒸汽和雪粉来代替畜力与刀剑的知识。

    如此看来,离奇的学识跟离奇的遭遇,倒有那么一些相配。

    “你怎么证明,你是罗兰.温布顿,而不是那部分多出来的记忆?”

    提莉知道这个问题问得颇为无礼,换做以前的四王子,必然会暴跳如雷,气冲冲地掀桌离开。

    “因为我仍然记得宫廷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对方的语气依然平和,“我觉得区分一个人的本质,就在于独一无二的记忆。如果有名女巫变得跟你一模一样,记忆不同的话,她本质上仍是另外一个人。我多出了许多奇怪的记忆,却不记得这些记忆来自何方。而你被我丢在玻璃碎渣上哭泣的神情,直到现在仍历历在目,所以,这就是证明。”他顿了顿,“当然……我一直没来得及向你道歉,希望现在还不算晚。”

    提莉沉默不语,眼前的罗兰装束干净,神态诚恳,就像是在诉说一件无需置疑的事实。很明显,无论从哪点来看,他都要比以前的那位纨绔王子要好上许多,不过自己心中仍存有疑虑。

    “真是……难以置信。”

    “这很正常,”罗兰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很多事在没有亲身经历过前,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我也没料到,我的妹妹居然觉醒为一名女巫,并瞒过了王宫里的所有人。不过……正如我一开始时所说的,今年冬天还很漫长,我们可以慢慢了解。”

    这大概是目前最合适的解决方法了,提莉点点头,“那么接下来的几个月……就麻烦你了。”

    “交给我吧,你会喜欢上这里的。”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