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预告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预告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灰堡王宫中,提费科握着权杖,望着台下一脸得意的首席炼金师瑞利.切尼斯。

    “叛逃者波尔所带走的炼金配方,你们有头绪了?”

    “没错,尊敬的陛下,这就是炼金协会研制出的最新雪粉,请让我为您演示一遍。”瑞利躬身道。

    得到新王首肯后,他向后招了招手,立刻有两名弟子各捧着一个皮囊走上前来。他在地上铺好两张白纸,将皮囊中的雪粉倾倒其上,并匀成两道细线。其中一道呈灰白色,另一道则要深得多,接近灰黑色。

    “陛下请看,这一条浅色的,是原先用于庆祝的雪粉,而深色的这条,为最新研制的速燃雪粉。”瑞利取出火石,点燃纸上的粉末,只见浅色的雪粉缓缓燃烧,并冒出滚滚浓烟,而深色的在数息之内就全数烧尽,同时还引燃了铺在下面的白纸。

    “这意味着什么?”提费科皱眉道,“我那亲爱的妹妹所获得的玩意儿,可不是烧张纸就完事了的!”

    “当然不是,尊敬的陛下,”瑞利摸着胡子微笑道,“不知您是否注意到它燃烧时放出的这些烟气。雪粉烧得越快,短时间内释放的烟气越多,而这便是它极具威力的原因。我会用另外一个试验证明这点。”

    这一次是两个拳头大小的羊皮纸包,外面包裹得严严实实,弟子们点燃纸包中引出的细长绳索,再将两个铜碗盖在纸包上。火星顺着绳索,逐渐向铜碗爬去。

    “陛下注意,这一次声音会比较响亮,请堵上耳朵。”

    首席炼金师的话音刚落,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一个铜碗翻了个底朝天,而另一个竟直接被抛上了屋顶,落地时还在花岗岩石板上弹跳了几下,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该死!提费科握紧差点脱手的权杖,不自觉咽了口唾沫,这老东西怎么不早点说出来!

    两名弟子将震飞的铜碗送到新王面前,他强压下心底的怒火,让注意力集中到碗上——对方毕竟是王都炼金协会的顶梁柱,想要研究炼金武器,自己暂时还离不开他的帮助。

    铜碗此时看上去已变了模样,如同被铁锤从内部狠狠敲打过一般,碗沿都胀大了一圈。

    “我已经反复验证过,雪粉的威力不在于燃烧,而在于这些气体,这也是波尔带走配方的真相。”瑞利站在大厅中央侃侃而谈,“如果加大雪粉用量,并紧紧压缩成一团,它的威力足以撕裂盔甲,使人体四分五裂。我相信,这种新型雪粉必然会取代刀枪弓箭,即使是训练有素的骑士,也敌不过一名浑身披挂雪粉皮囊的平民。”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波澜,提费科看到厅内几名骑士脸色明显阴沉下来,其中钢心骑士魏马斯似乎想要上前与对方争辩,他赶紧用权杖敲了敲地板,“安静!”

    待到众人纷纷低头,他才望向瑞利.切尼斯,“那个叛逃者带走的配方和你研制的完全一样吗?”

    “不,陛下,”瑞利摇摇头,言语中露出一丝不屑,“硝石虽然是炼金坊常备物品,但存量也不会太多。他在研磨配置雪粉时,只是碰巧发现了这个配方,就算想进一步试验,那点分量也不够他用上几次。而我的速燃雪粉,是在大量测试下得出的最优配方,威力要远大于机缘巧合下的产物。”

    “如此就好,”提费科心里松了口气。尽管知道王城里有不少嘉西亚之前就安排好的人手,却没想到炼金协会都有她的心腹。这次叛逃正是心腹一手策划,带走了炼金师波尔和十多名学徒。原本不算什么大事,炼金师在其他城市十分稀罕,而在王都少说也有二十来位,走掉一个无关紧要,可偏偏此人在离开前发现了一种杀伤力极强的雪粉,还未向协会贡献出炼金公式,便于第二天消失得无影无踪。

    提费科的密探只来得及抓住留下来混淆视线的心腹,却没能截下波尔一行人。得知消息后,他立刻命令御前首相收购全城的硝石,并要求炼金协会尽快重现波尔的雪粉配方。如今两个月的时间就有了明确结果,这让他颇为满意,连这名对自己稍欠尊重的老家伙都顺眼了不少。

    提费科清了清喉咙,“干得不错,我会赏赐你二十五枚金龙作为奖励。另外,我将在王都内城开设一家雪粉作坊,大量生产这种速燃雪粉,而你也不能松懈,应当进一步研究它的用法。如果真能像你说的那般,可以令平民击败骑士,赏赐你爵位和领地也无妨。”

    “多谢陛下!”

    首席炼金师离开后,魏马斯爵士忍不住站出来说道,“殿下,这种玩意看起来虽然吓人,但想要用它来战胜骑士绝无可能。您也看到了,它需要点火引发,而且杀伤范围只有半步左右,平民在靠近我之前,我有数十种方法能让其倒地毙命。就算靠近身侧,也能趁着点火的空隙击杀对手,然后从容离开。瑞利的说法,不过是根本没上过战场之人的臆想罢了。”

    “我们也这么认为,陛下。”其他骑士纷纷开口道。

    “所以我才让他继续摸索更好的用法,”提费科安抚道,“比方说缩短引火时间,或者能够投掷使用等等。当然,不管是什么样的武器,我都相信骑士要比农夫做得更好。”

    话虽这么说,可他心里也有一丝不以为然。平民的确毫无作用,他们懦弱愚昧,又贪生怕死,但有了药丸的控制,雪粉就能变为一件威力十足的利器。至少在强攻城门和盾列防线时,只需数名披挂雪粉的狂化民兵靠近目标,就足以在坚固的防线上撕开一道口子。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一名亲卫焦急地走入宫殿大厅,单膝跪下道,“陛下,您派往西境的民兵队似乎遭到了重创,如今溃败之兵已经回到了王都,听说还带来了罗兰.温布顿的责问信,现在有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事。”

    “什么?”提费科愣了愣,“快让他们闭上嘴巴,还活着的统统给我带到城堡里来!”

    ……

    城堡庭院中,一群衣衫篓缕的民兵如同烂泥般跪在地上央求道,“陛下仁慈,请赏赐些药丸给我们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你们这群废物,除了消耗敌人外,根本一无是处,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还敢问我讨要药丸?提费科冷冷地看着这帮人,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败给对手的?战斗过程呢?谁能说清楚,我就赏给谁解药。”

    众人顿时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我们在船上就遭到了攻击,船队很快就乱了。骑士大人下令登陆集合,但上了岸也有人不停用弓弩射击,而且十分密集,根本无法还手。骑士大人率先投降了,我们也跟着……降了。”

    “那领队的骑士呢?”

    “不……不知道,他们把我们押回了营地,但没有看到骑士大人。”

    提费科皱了皱眉,声音更冷了,“那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是罗兰王子放我们走的,”一人赶紧说道,“他还给了我们一封信,让大伙转交给您。”

    “你们?”

    “是啊,我这儿也有!”

    “陛下,我也有信!”

    一群人连忙喊了起来,纷纷从怀中掏出罗兰的「信件」。

    见鬼!他还真给每个人都发了这玩意?提费科示意亲卫接过信纸,发现所有纸上都写着同样的一段话。

    「你的愚行让我感到遗憾,提费科.温布顿。屡次进犯西境是一个严重错误,你将为此付出代价。我会在秋天的第二个月初进攻王都,而你亦会发现,自己身处的位置远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安全。届时,所有王都城民都将看到,你的王位已经摇摇欲坠了。」

    「——罗兰.温布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