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暗杀(上)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暗杀(上)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无面者早在太阳完全落山前,便已悄悄渡过运河,向佣兵营地后方包抄过去。

    她的真名并不是叫无面者,而是阿芙拉这是在赫尔梅斯圣城主教希瑟赐予她的名字,意为尘土。她很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尘土朴实无华,只要落在地上,就再也分辨不出彼此,就如同她自己一般。

    也只有在希瑟面前,阿芙拉才会恢复自己本来的面貌。

    作为仲裁庭的一员,她协助主教处理过许多堕落者,其中有叛出教会的女巫,也有被世俗腐化的教徒。被派遣至王都,则是为了完成一桩关键任务:将一位虔诚的审判长转化为灰堡国王。至于抓捕堕落女巫,不过是捎带的闲暇活动,她很喜欢模仿成那些遭受刑罚和折磨的女巫,然后从头到尾体验一遍,分享堕落者的痛苦才能让她更深切感受到自己所做一切之事的意义,也是对她拥有魔鬼力量的赎罪。

    对方的营地搭设得很巧妙,正好位于岸边隆起的田野里,在低处很难观察到他们的行踪,而天空中飞行的女巫又让她不敢靠得太近。阿芙拉只好潜伏于一座农场仓库里,等到天黑再行动。

    当夜色笼罩大地,她意外地发现情况出了变化。

    佣兵们已经退出码头区域,全部撤回营地之中,而那些梦境水的蠢货,居然稀稀拉拉举着火把,在河岸边聚成一团这般阵势简直就像是在告诉对方有人要来袭击营地了。即使没有飞行女巫,只要佣兵团里不全是瞎子,随便一眼就能看出不对劲来。

    糟糕,她心里暗道不妙,如果对方判断出老鼠人多势众,毫无胜算的话,肯定会向东边撤退。虽说夜间十分忌讳行军,不过逃起命来显然顾不上这么多,各奔东西就好,而包围圈此刻连影子都没有梦境水才刚刚占据码头,还在靠着岸边那几个筏子缓慢渡河。等到他们围上来时,恐怕对方早就跑散了。想让老鼠们在夜晚追击敌人是件不可能办到的事,到时候自己去哪里找那几个该死的女巫?

    阿芙拉急匆匆地向营地方向赶去,希望能在他们撤退前混入队伍之中。

    不过当她赶到佣兵聚集地附近时,眼前的情景却完全出乎意料。

    营地周边依然有人在巡逻,篝火烧得十分旺盛,人影来来去去,看似井然有序,并没有乱作一团。

    他们竟然没有选择撤退?

    仔细观察一阵后,阿芙拉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同时心中一阵窃喜。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出于什么考量,决定留守此地,而不是尽快逃跑,不过如此一来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她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观察了下放哨人的行动,朝一处最薄弱的位置摸去。

    希瑟大人除了赋予她生存的意义之外,还教会了她格斗和暗杀的技巧。对手并非身经百战的精锐佣兵,从哨点安排就能看出来。她趁着一名佣兵观望别处之际,从视线死角低伏身子快速扑到他背后,一手捂住嘴巴,一手将匕首刺入了他的颈脖间。

    悄无声息的杀死佣兵之后,阿芙拉一手按住对方,一手搭在自己胸口,施展出变形能力这是一个可长可短的过程:替换国王时,为了保证长时间生效,她几乎耗尽了体内全部魔力,转化时间持续近半个时辰。而此时则无需那么费力,眨眼间她就将自己变成了佣兵的模样,尽管效果只能维持半天时间,但对于暗杀来说已经足够。

    在巡逻队还未绕回来前,她飞快扒下对方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同时把尸体拖进麦田中。只不过在面对佣兵的武器时,她感到有些迷糊那是一把铁质的枪杆,带有木头握柄,但杆头没有枪尖,而是一个黑黝黝的小孔。

    这玩意是什么武器?

    她想了半天也没有得出答案,眼看巡逻队即将经过此处,阿芙拉只好先按记忆里的模样将其背在身后,装出正在认真放哨的样子。

    就如此前无数次暗杀行动一样,巡逻队与她擦身而过,并非发现任何异样。

    阿芙拉也不急着返回营地寻找女巫的下落,毕竟替换术只能模拟外形,却不能读取思想,万一碰上熟人时,会很容易露出马脚。等到这些人阵脚大乱时,自由有无数下手机会供她选择。

    当月亮高高悬挂在夜空中时,梦境水的蠢货们终于渡过运河,向这边靠拢过来。而她身后也响起了哨声,巡逻和放哨的佣兵开始撤回营地她的机会来了。

    跟着众人走入营中,阿芙拉惊讶的发现,对方远远不止百人,他们绕成长长一圈,将整个小坡顶包围起来,或是蹲伏,或是站立,手中平举那杆奇怪的武器,带洞口的一端面向敌人。

    她来不及细看,趁着周围无人注意,弯腰钻进了最近的一座帐篷里。

    不一会儿,外面便响起了喊杀声,接着被一阵更猛烈的炸响打断。阿芙拉被吓了一跳,响声是如此密集,几乎没有丝毫停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按捺住想要探头一看究竟的冲动,静心等待。

    随着时间推移,营地里变得忙碌起来,到处都是脚步声和命令声,大概是在根据对方进攻人数的多少来调整防御力量。令阿芙拉感到焦躁的是,为什么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有攻上坡顶!?

    又过了一阵子,乒乒乓乓的响声逐渐稀疏下来,而她再也听不到老鼠们的厮杀声这让阿芙拉的心往下一沉,难道……梦境水的渣滓们已经败退了?就算佣兵数量翻倍,也不过两三百人,而四面八方围上来的千余名老鼠居然无法踏上坡顶一步?

    机会仿佛正在离她远去。

    阿芙拉当机立断钻出帐篷,朝营地中央摸去等到战斗结束,清点人员的时候,她很难瞒过所有人的目光。这并非一次准备充分的潜入,她对佣兵团的人员和口令根本不熟悉,因此必须速战速决。

    绕过两个帐篷,阿芙拉慢慢探出头,望向营地中央。只见篝火旁围坐着四名女子,大概就是情报里所说的女巫。虽然数目对不上,不过从一开始这该死的情报就没有准确过,而且杀两个和杀四个没有太多区别,任何一个疑似堕落者都应受到拷问。来不及拷问时,则应当悉数杀死,即使错了,也是必要的牺牲。

    她左右张望了一番,规划好撤退路线后,从帐篷后站起身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向篝火处走去。

    刚踏进中间的空地,阿芙拉便感到一件冰凉的硬物抵住了自己脑后。

    “别动,”一名女子的声音说道,“你到底是谁?”(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