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告密者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告密者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在恢弘的教堂大殿中,费礼祭司正俯视着一位跪在他脚边的农夫。

    对方原本魁梧的身材,如今已佝偻成一团,双手微微发抖,皮肤浮现出不正常的青紫色,要不了半天,这些色块就会凝聚成黑斑,最终蔓延至全身——直到今天才被感染,已算得上足够强健了。

    “我认识你,住在东城区的石山,经常会为教会带来一些新鲜的麦粒。”祭司开口道。

    “您……记得我!太好了,祭司大人,”他连连磕头道,“我一家人都感染了邪疾,我、我需要圣灵药剂,求求您——”

    “不过这次你为教会带来了什么呢?圣药并不是可以随意给予之物,”费礼不缓不慢地说道,“它需要你用虔诚的心来交换。”

    “我、我为了买药,钱都被老鼠们骗走了,”石山颤抖着说道,“请您原谅我的心不诚,不应该向黑市寻求捷径。我现在只剩、剩下最后一个鸡蛋,请您收下它。”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圆滚滚的鸡蛋,双手举过头顶。

    “将希望寄托于充满欺诈和不公的黑市,自然会受到惩罚,不过神明总是会对迷途知返的羔羊伸出援手,唯有意识到自己过错的人,才会在朝圣的路上越走越远,”费礼接过鸡蛋,微笑道,“起来吧,神原谅你了。”

    “真、真的?”石山不敢置信道。

    “神的使者从不骗人。”费礼招了招手,另一名信徒立刻捧着一盒药水走上前来。他从中挑出四瓶,交到对方手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家一共四口人吧?”

    “是!大人,”他咽了口口水,将圣灵药剂捧在手中,俯下身亲吻祭司的鞋子,“谢谢您,谢谢您!我以后一定会将一生都奉献给教会,奉献给真神!”

    旁观的信徒也被这一幕所感动,纷纷欢呼起来,为教会大家庭新增一名虔诚者而感到高兴。

    等到欢呼声稍歇,费礼向下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朗声道:“下一位。”

    ……

    这样的发药仪式一直持续到黄昏。

    随着王城整点的钟鸣,费礼祭司宣告完今日仪式结束、明早继续后,在众人的挽留和乞求声中离开大殿。

    虽然身体有些疲惫,但他精神依然抖擞,站在大殿中倾听众人的恳求和祈愿,看着他们迫不及待讨好自己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升起股自己才是神明的感觉。

    不,如神明一般的是教会本身,费礼想,开发出邪疫和药物后,便能轻易掌控他人的生死,这种力量和真神又有什么区别。他不禁感慨,自己这一生做得最正确的选择,就是放弃继承家业,转而投身于教会。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挡。家财万贯的商人?位高权重的贵族?在死亡面前,他们都会愿意抛弃一切来换取活下去的机会。

    回到后堂休息区,一位神官匆匆迎上前来,在他耳边低声道:“大人,有老鼠报告说发现了情况。”

    “关于什么的?”

    “东境逃民,具体的消息他要见到您之后才肯说。”神官回道。

    按照教会之前的指示,费礼应充分利用邪疫和解药,尽可能为赫尔梅斯转化更多的信徒,因此拉拢逃民也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不过相比王都的城民,重要性不是那么高而已。他本打算再过上两三天,等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病死一半时再出城进行救治,同时让他们填补王都的空缺。这样一来,偌大一座王城,将有九成的人口成为教会的信徒,这样的功绩,加先前的争王令,恐怕足以让他再进一步,踏上主教之位了。

    至少在论功行赏方面,教会做得十分公正,从不考虑有功者的血统和身份,只要表现出色,就能获得晋升。

    难不成逃民中出了什么问题?

    他压下心底的疑惑,不动声色道,“你把他带去密谈室吧,我待会就到。”

    “是,大人。”

    费礼脱下祭司袍,从衣柜里取出一件软甲换上,再罩上宽松的外套,对着银镜稍作整理后,他向密谈室走去。

    位于地下室的小房间里,祭司看到了那名“告密者”——头发凌乱、脸色焦黄、干瘦的手臂能一眼看出骨头的形状。不过奇怪的是,在他身上没有看到黑斑的症状。

    “大人,我叫针眼,”对方一见到祭司立刻跪下道,“我有重要的情报要告诉您。”

    “你说吧。”

    “可是……”他抬起头,打量了下密探室里的另两人,欲言又止。

    “无妨,这位是沙塔斯神官,我的得力手下,”费礼说道,“另一位是褐牙婆婆,负责看管打理这间密室,几乎从不离开此地。”

    “那我就说了,不过您曾许诺的——”

    “药水在这儿,”他不耐烦地掏出蓝色小瓶晃了下,“只要你的情报有价值,我自然会治好你的邪疫。”

    “大人,我保证这个情报绝对惊人,”针眼扬起头道,“有人正在源源不断地运送逃民,运河上到处都有空置的船只,这是我亲眼所见。只怕要不了几天,他们就能将逃民全部带走了。”

    “带走那些黑斑病人?”费礼眉头皱了起来,“你没看错吧?”

    之前他也曾收到了有船队接收东境难民的消息,不过这实属正常情况——各地贵族都喜欢趁着别家领地出现天灾或**时,用极低的代价搜刮走一批劳动力。反正等到邪疫发作,那些蠢货自然会遭到神明的惩罚。不过现在……怎么会有人明知邪疫横行,还去收容难民?

    “不,他们拥有治愈邪疾的方法!那些佣兵给病人喝了一袋奇怪的水后,黑斑很快就消退了。有人还宣称,他们来自于西境,只要逃民们跟着船队走,都会获得食物、住所和酬金。”针眼顿了顿,“最不可思议的是,这群人里面有女巫!”

    “你说什么?”

    “千真万确,大人!”他嚷嚷道,“我混在逃民队伍里上了船,一开始并未发现,直到有人跳船逃离,岸上的佣兵不一会儿便追了上去,我才注意到天空那个盘旋的黑影不是鸟,而是一名飞行的女巫。我吓得不敢动弹,直到帆船驶出好几里路,再也看不到女巫的踪影了,我才找到机会跳水逃脱,回来差不多花了一天时间。”针眼搓了搓手,“大人,您看这个情报是否值得换取一瓶圣药啊?”

    “等等,你说他们有办法治疗邪疾,而你也喝下了药水,也就是说你现在并未患病?”费礼问道。

    “呃……话是这样没错,可您不是说了,只要打听到有价值的消息,都能——”针眼尴尬地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嘴参差不齐的黄牙。

    原来如此,他想拿着这瓶已经用不上的圣灵药剂拿去黑市贩卖,费礼沉思了片刻,“对方有多少人?你确定他们都是商队的雇佣兵?”

    “确实如此,他们没有盔甲,也没有马匹,武器都是木杆长枪,人数……”针眼挠了挠脑袋,“最多不超过一百人!”

    “船呢?都是哪家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大部分船都没有挂旗帜,就算挂了我也认不出来。反正佣兵亲口说,船队将开往西境。啊……对了,他还提到这是边陲镇领主的招募。”他绞尽脑汁回想道,“似乎是为了开垦土地,领主需要收容大量人力。我能记住的就这么多了。”

    “好吧,的确是十分重要的情报祭,”祭司听完后深深吸了口气,从怀里掏出那瓶蓝色药水,朝针眼抛去,“拿去吧,它是你的了。”

    “谢、谢谢大人!”后者手忙脚乱地接住瓶子,突然浑身一颤,瞪大了双眼。只见一根细长的短剑从他颈脖处穿出,剑尖发出幽幽寒光,而站在他身后的,正是那名年迈衰老的密室管理者。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