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我真是个笨蛋”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我真是个笨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莉莉用毛巾裹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房间。

    虽然之前曾指责王子过于追求享乐,但不得不说,浴室这种东西真是……棒极了。在花洒下享受冰凉的井水冲在身上,将炎炎烈日带来的闷热和黏糊感一扫而空,身体在忙碌了一天后仿佛重获新生。

    不过畅快地淋浴完后,她感到了一丝心虚。那天一时没忍住就逞了口舌之快,是不是该给殿下道个歉?

    “叛徒!”

    “啥?”莉莉撩起粘在额前的发丝。

    “你明明说根本不相信小球理论,现在却率先进化出了新能力,”谜月跪坐在床上,上身直立,伸手指着她,“你是个大骗子!”

    莉莉翻了个白眼,“我现在也没信啊,万物都是由小球构成……怎么可能嘛。”

    “可夜莺姐说你的魔力凝聚了。”

    “跟小球无关,”她耸耸肩,爬上床将谜月的手按下,“殿下说,进化并不是非得接受小球理论才行,只要能够深度了解自己的能力,一样可以让魔力发生质变。”

    “真的?”谜月噘嘴道。

    “反正他是这么说的。”

    谜月在共助会时就不受重视,导致她一向缺乏自信,莉莉想。和自己不同,食物保鲜对于粮食紧缺的共助会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能力。而她也能理解对方的感觉,因为来到边陲镇后,自己的能力就成了鸡肋,完全派不上用场。她也曾害怕会不会被踢出小镇,然而结果却与她的担心截然相反,王子殿下虽然没有派给她额外的任务,对她的态度却和其他女巫并无多大区别。

    可能这也是谜月一改之前拘谨自卑,变得越来越胆大的原因,她的畏畏缩缩大半是因为哈卡拉从未对她正眼相看过,甚至禁止她在营地里使用能力。

    “那……”谜月皱眉道,“我要怎么才可以了解自己的能力啊?殿下说磁场看不见、摸不着,显微镜也没有用啊。”

    “别问我,我也不懂,”莉莉打了个哈欠,“事实上我只知道自己的能力长啥样,殿下说的那些细胞啦、细菌啦、真菌啦……我根本听不明白。他还说要写一本教材给我,”她无奈道,“饶了我吧,我连字都没识全呢。”

    “我也想要变得更厉害,”谜月在床上翻滚道,“我也想为殿下做更多的事啊!”

    莉莉叹了口气,明明年纪比自己大,表现得却比自己还低龄,真是的……“你去问安娜姐吧。”

    “问她?”翻滚顿时停止。

    “对啊,你不是怕耽误殿下的时间么,那就向安娜姐请教好了。”莉莉说道,“整个小镇除了罗兰殿下外,也只有她懂得最多了。”

    “可是安娜也很忙啊,听说现在小镇的机器全是她制造的,”谜月犹豫道。

    “所以你可以找空闲的时间请教她,比如晚餐后,比如请她帮忙加热洗澡水,又或者干脆邀请她一起泡澡,不就有大把时间能问了吗?”小姑娘出谋划策道。

    “你说的……好像挺有道理,”她眼睛亮了起来。

    “那就睡觉,明天还得早起呢。”莉莉解开头上的毛巾,最后擦了两把,一头倒在枕头上。“你去吹蜡烛。”

    “唔,好吧。”她爬到床尾,吹灭烛火,“晚安。”

    ……

    隔天莉莉没有像往常那样,前往厨房或小麦仓库练习能力,而是坐到桌前,开始学着使用显微镜。

    这是殿下布置的新任务——在教材到来之前,充分认识各种细胞、真菌的种类和形状,并记录下它们的不同之处。不会写字没关系,用画的就好。

    而且听殿下说,安娜还在试制放大倍率更高的显微镜,如果能达到四百倍的放大效果,她就能看到更细小的微生物——细菌。

    今后的练习内容自然也不再是保鲜,而是尝试将母体和复制体用途多样化。对于这一点莉莉觉得有些难以理解,还好殿下提出了几个练习方向,比如命令它们模拟成单一菌体的模样,或者用意识指使它们破坏或改良细胞。当然这些必须建立在对各类细微生命体充分的认知上,莉莉虽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那一步,但总得去试试。

    更何况,探索未知世界本身就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待到晚上时,谜月一脸沮丧的回来了。

    “怎么?”她好奇地问,“安娜姐有说什么吗?”

    “她说了很多,”谜月扑倒在床上,“可我一句都听不懂。她说磁场无处不在,指北针能指明方向就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巨大的磁场中,这是不是说明我的能力根本没啥用处啊。更别提磁场的原理了,什么运动带电小球与磁力相互依存,磁场还能产生电流……果然不理解小球理论就无法进步吗?”她低声嘟囔道,“你说,我是不是太笨了?”

    “有点。”莉莉扶额道。

    “叛徒!”

    ……

    女巫联盟中又一名姐妹获得了新能力,这让温蒂感到十分开心。

    而且莉莉的进化让其他女巫学习热情高涨,今天晚上的课程结束后,还有人不断缠着书卷提问,就连麦茜听到学习能增长自身能力后,都老老实实地蹲在吊灯上听讲了。

    只有一个人除外。

    她捧着《自然科学理论基础》回到房间时,夜莺正趴在桌前,专心整理着什么。

    温蒂知道,那肯定跟学习无关。

    “你在干吗?”她问。

    “分鱼干片,要吃吗?”夜莺叼着一块鱼干,含糊不清地道,“刚从厨房里拿来的。”

    “这么多?”温蒂惊讶地看着桌上堆起来的金黄色烤鱼干,浓郁的蜜香味扑鼻而来。

    “嗯,厨师见我天天都来,干脆把剩下的全部烤了,反正这东西能放很久。”她取出一个小布袋,将一把吃食装入其中。而桌边还摆着五六个同样的布袋,每个都塞得鼓鼓的。

    温蒂顿时明白了她正在做的事——这是在预备干粮。每当共助会准备离开城镇时,就必须将干粮按量分好,装入随身携带的布袋中。一路上无论多么饥饿,都只能吃下规定的分量,以免食物不够用。自从来到边陲镇后,有了稳定的三餐供应加上经常举办的下午茶,便再也没有姐妹们这么干过。

    当然,对夜莺而言,与其说是预备干粮,倒不如说在预备零食要更为恰当一些。

    “你不看书吗?”

    “反正看不明白,光是听到那些理论和定理就头昏脑涨了,”夜莺咽下鱼干,笑道,“而且我的能力也够用了,进不进化没什么关系。”

    原来如此。

    比起之前的她来说,此刻夜莺的眼睛闪闪发光,没有勉强和踌躇,只有无比的自然。迷茫的人不可能露出这样的神情,温蒂想,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当夜莺一旦明白了自己要走的路,坚定的一面便会展现出来,脱离贵族家庭时是这样,直面哈卡拉时是这样,现在也同样如此。

    但温蒂没有询问,因为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亲眼看到答案。(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