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转化仪式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转化仪式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nb神罚军转化仪式是教皇必须掌握的知识,一年前当梅恩从奥伯莱恩冕下手中接过神罚典籍时,就相当于获得了下一任教皇的继承资格。

    &nb书中的内容梅恩早已背得滚瓜烂熟,一名神罚军需要献祭一位女巫的生命,将她的血与神罚之石融合,再注入审判军体内。这一套仪式在数百年的运用中改进过数次,但本质仍没有变化——女巫是决定神罚军数量的上限,审判军的意志是决定转化成功率的关键。

    &nb读完这本典籍后,他才明白,为什么教会每年都要收容那么多未成年的女子。女巫的出现毫无征兆,在魔力聚集之前,她们与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而魔力一旦开始汇聚,她们的身体、脏器、血液都会被改变。所以除了扩大饲养规模外,别无他法。

    &nb这也是他认同希瑟说法的原因——他们所做的一切,已经算得上邪恶至极,每一位高层手中都沾满鲜血,他们屠杀的女巫比任何一名刽子手都要多。但为了战胜魔鬼,为了避免人类的覆灭,他们必须得这么做下去。

    &nb胜利者才有资格获得神的垂青。

    &nb……

    &nb两位审判军躺在转化台上,梅恩认识他们,分别是先遣营的戴利恩和圣城卫队的塔克.托尔,后者还是一位审判长。

    &nb两人虽然都面带笑容,但主教仍能从他们绷紧的肌肉和紧握着的拳头中看出紧张之情。他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放松点,我相信你们能做到。”

    &nb“大人,到时候只要忍受疼痛就好了吗?”戴利恩忍不住问道。

    &nb“没错,撑过去就好了,”梅恩笑道,“你叫戴利恩,对吧。”

    &nb“您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他激动地说道。

    &nb“当然,你是先遣营的成员,参与了上一年的赫尔梅斯防卫战,队长是……艾蕾希亚,我没说错吧?”

    &nb“对对,”戴利恩连连点头道,“我们队伍在一场战斗中伤亡惨重,半数队员都死于混合种邪兽之手,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有能力杀光那群畸形杂种就好了。所以,大人,我想要成为神罚军!”

    &nb“为守护战友而变得强大,这样的信念很好,”梅恩鼓励道,随后他望向审判长,“那么你呢?塔克.托尔,又是为了什么决定转化为神罚军?”

    &nb“为了保卫新圣城,大人,”他坚定地说道,“神官们说,今后每一年邪兽会越来越强,上一次它们已经摸到了圣城的墙边,如果不是神罚军的话,大教堂或许已经毁于一旦。我也想成为抵挡邪兽的坚盾、洞穿敌人的长枪。”

    &nb“非常好,你们都是教会的骄傲,”梅恩按照典籍交代的步骤,用交谈化解他们的紧张和畏惧,见到两人的情绪逐渐变得高昂,他挥挥手,示意仪式继续进行。

    &nb侍卫上前蒙住两人的眼睛,并用手环和脚环将四肢牢牢固定在转化台上。接着女巫被抱了进来,平放在两人之间。

    &nb作为教会饲养的女巫,她大半生都是在旧圣城修道院里度过,觉醒后则会被送入枢秘区,作为材料等待转化。献祭前一天,她已被灌入了大量梦境水——一种由安眠蕨和冬花熬成的草药,确保仪式中任何响动都不会惊醒她。

    &nb“编号,年龄?”

    &nb“一号,十八岁。”侍卫回答道。

    &nb这是例行询问,只有成年女巫的血液才够满足同时转化两名神罚军所需,梅恩再次对照女巫名册确认无误后,宣布仪式开始。

    &nb一根精致的银针管插入女巫的手臂中,红褐色的血液顺着银针后包裹的皮管流出,汇聚到她身下的水晶盆中。盆底铺着一层浅蓝色的神罚之石,血液渐渐浸没过石头,最后填满整个盆子。

    &nb很快,神罚之石发生了变化。透过盆子一侧可以看到,蓝色的石头正在吸收血液,大概半刻钟之后,石头逐渐融化消失,浑浊的血液变得清澈见底,颜色也由红褐色转化成了天蓝色。

    &nb这些操作看似简单,却经过了数万次试验,才得到了一套完整可靠的步骤。例如女巫不同年龄、体形的血量估算,银针和皮管的制作,插入身体哪个部位排血、又插入哪个部位输血,以及选用神罚之石的品质和份量等等……典籍上详细记载了历次失败的试验和改进,也阐述了转化的大致原理。

    &nb女巫的身体被魔力改造后,其血液附带了强化器官和肌腱的能力,若是直接使用的话,只会瞬间杀死受血者。必须将神罚之石浸泡在女巫之血中,化解掉其中「不明了的力量」,才可注入转化者体内——即使如此,这种血液也会损伤人的神志,使其渐渐失去情感和智力,最终只剩下本能以及部分强烈的意志。活下来的神罚军强化程度相当于超凡者,而且自身不佩戴神罚之石时,也能拥有禁魔效果。

    &nb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奇妙的组合,女巫之血可以杀死人类,吞下神罚之石亦会置人于死地,可两者结合在一起,反而能将这种不良效应降至最低。

    &nb当蓝色液体顺着皮管缓缓流入两位审判军体内时,他们手臂和颈脖处的青筋顿时暴起,表情狰狞,像是在忍耐极大的痛苦。戴利恩率先喊出声来,他在台上挣扎着,五指握紧又张开,手脚却无法动弹,不一会儿全身便冒出了一层细汗。

    &nb塔克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发出阵阵低吼,嘴角流出一丝丝血沫,全身都抽搐起来。

    &nb水晶盆里的液面缓缓下降,快见底时,戴利恩的声音已变成了哭腔,他胡乱喊出意义不明的话语,皮肤绽开溶解,浑身冒起白烟。根据典籍上的描述判断,他的转化基本处于失败边缘,梅恩犹豫着是否还要再观察一下时,教皇从背后按住了他的肩膀,“够了,让他解脱吧。”

    &nb一名侍卫走上前来,抽出短剑,干净利落地刺入戴利恩的脖子,猛得扭转剑柄,终结了他的痛苦。

    &nb经过难熬的等待,塔克.托尔的抽搐平息下来,他的呼吸逐渐平稳,皮肤由红润向浅蓝过度。梅恩知道,他已经撑过了转化仪式。

    &nb一人成功,一人失败,这样的结果令主他叹口气,短短的两刻钟内,教会便损失了一名虔诚的审判军,同时浪费了一半女巫之血。

    &nb不过接下来还有六十位审判军在等待转化,他必须得让仪式继续进行下去。

    &nb……

    &nb当仪式全部完成,梅恩几乎快要站不住了,他踉跄着走下台子,近乎失仪般的靠坐在大厅墙边。

    &nb教皇慢慢渡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说实话,你的表现让我惊讶,孩子。我第一次主持仪式的时候,比你要糟糕多了。那一年我正好四十五岁,浓烈的血腥味让我直接在仪式台上吐了出来,差点浪费了整整一盆血液。前任教皇甚至狠狠抽了我一顿,可抽完后,他又接着命令我回到台上,继续主持仪式。”

    &nb“……”梅恩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nb“所以,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回去休息一天。”

    &nb“是,冕下。”主教深吸口气,跪下行礼后准备告辞时,忽然想起了来时的目的,“对了,您叫我来枢秘区是为了……”

    &nb“呵,瞧我这记性,”奥伯莱恩自嘲地摇了摇头,“我找你来是想交给你一种机关研制的新毒药。”

    &nb“毒药?”机关枢秘区里有专门对神罚之石进行研究的机构,比如驱寒丸、荧光石、狂化药等,有了成果后便会派发给主教使用。但从未听说过他们对毒药还有所涉及,在梅恩印象里,这应该是炼金师所擅长的。

    &nb“听他们说,得到这个成果完全源于一次偶然。”教皇缓缓说道。“它只要撒在腐烂的尸体上便可长期对周边人群生效,不必像普通毒药那样必须灌入口中。没有特殊解药的话,基本无法治愈。具体情况你可以询问鸦眼大师,我想在与四大王国的战斗中,它或许能派上用场。”

    &nb梅恩立刻想到了久攻不下的断牙堡,以及灰堡那令人不悦的僵持局势。他压住喜悦,再次行礼道:“如果这种毒药真像鸦眼大师说的那么有效,那么它的确能帮上我的大忙。”(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