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炼金(下)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炼金(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

    凯莫.斯垂尔回到家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在家人的陪伴下吃完晚餐,他回到自己的书房,将水晶玻璃的原料配方和选材心得写入自己的著作——《炼金之门》,上面记载了他从学徒走到首席炼金师的历程,同时还包括了赤水城炼金工坊的这些年来所总结的全部炼金公式。

    凯莫相信,凭借这一本书,他将留名于历史,即使在千百年之后,那些炼金师们也会将他的名字深深铭记。

    直到蜡烛火苗接近底座,凯莫才放下鹅毛笔,准备脱衣睡觉。

    忽然间,他想起还有一封来自王子的信件没拆阅,瞟了眼只剩下手指甲长短的蜡烛,他决定用最后这点时间看完这封信,明天再口头回复使者——小半截蜡烛尾巴仅够他写出几十个字,却足以读完一封毫无价值的信。

    拆开信封,里面一共有三张薄纸,第一页是常见的客套话,介绍自己的头衔及领地,凯莫甚至懒得看,直接跳到第二页。

    第二页的内容让他略感意外,那既不是招募也不是斥责,而是五行奇怪的式子,仔细看的话,每行式子都由三句话构成。

    呵,有点意思,他笑了笑,先不论王子的目的到底为何,至少挺会故弄玄虚的。

    他扫过第一行式子。

    「硝石干馏生成硝酸。」

    硝石……干馏……酸,都是些炼金术语。等等,凯莫心里突然一怔,这不正是炼金坊里双石制酸法中的一种吗?

    硝石干馏出来的酸液必须通过特殊容器收集,看上去和普通的水汽无异,很难引起注意。但它的腐蚀性却十分强悍,不仅能烧蚀皮肤,甚至可以溶解一些金属。

    这……居然是一个炼金公式?难不成边陲镇也有了炼金师?

    他飞快地将视线移向下一行——

    如果说第一句话让他惊讶万分,第二句话便是匪夷所思了。

    它由一堆莫名奇妙的符号组成,符号并列在一起,排出了两个等式。凯莫皱起了眉头,他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符号。

    再往下,第三句似乎是对第二句的解释,包括那些符号的名字和意义——说实话,他看完后依然没能弄明白,那些拗口的词语似乎都是些生造词,他需要反复阅读多次,才能把词语同符号联系起来,尽管如此,整句话的含义仍让他摸不着头绪。

    就在这时,蜡烛的火苗摇晃了两下,熄灭了。

    见鬼!凯莫心里暗骂一声,毫不犹豫地从抽屉里取出一根蜡烛,重新点上。

    ……

    当第二根蜡烛燃烧到一半时,首席炼金师握着信纸的手正微微发抖。

    看似没什么内容的信纸,却花费了比以往正常阅读多上好几倍的时间。

    第二页信纸上的五行式子,竟然全是炼金公式!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一个杰出的炼金大师,凭借个人之力总结出五条公式并非无法想象之事,然而这五个式子,除了第一个制酸法之外,全都是相互呼应的。某些生造词反复出现,构成了一个看似平衡的循环。

    「硝酸和银反应生成硝酸银、水和一氧化氮。」

    「硝酸银与铁反应生成硝酸亚铁和银。」

    「硝酸银与铜反应生成硝酸铜和银。」

    「硝酸铜与铁反应生成硝酸亚铁和铜。」

    将银棒置于酸中的炼金反应他也做过,部分银棒明明被酸溶解,消失于无形——这正是酸的特性,腐蚀万物。可信上却信誓旦旦说道,因为硝酸银溶于水,所以表面看上去是消失了,实际上银只是以另一种形态存在,而不是湮灭。

    这怎么可能?

    不……凯莫摇摇头,显然对方也料到了自己的想法,这些公式相互呼应并不是偶然,他意识到,对方在给自己验证的机会——无论是银、铁还是铜,都是常见的矿物。若按后面的公式来进行炼金,那些银子还能再次被置换出来,以证明它不是被湮灭,而是仍然存在于酸液中。

    看到纸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公式,他感到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了——如果这些炼金公式都能成立的话,自己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同行们的努力,撰写中的《炼金之门》统统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你跟孩子先睡,我去一趟炼金工坊!”

    顾不上妻子惊讶的目光,凯莫披上*外套,径直冲入夜色中。

    赶到炼金坊,他立刻叫来三名职守的弟子,告之自己要进行一场炼金试验,让他们点起火把和蜡烛,越多越好。命令很快被执行,属于他的长桌被火光照得通明,弟子们穿梭在材料室仓库和提炼室之间,为首席炼金师准备试验材料。

    硝石干馏出来地酸还存有不少,验证可以直接从第二行公式开始。

    他取出一些酸液倒进玻璃杯中,接着放入银棒。随着反应开始,棒身逐渐被腐蚀,同时伴有气泡冒出。

    在焦急的等待过程中,凯莫顺手展开了第三页信纸。

    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我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想要知道更多答案,来边陲镇吧。」

    该死的,这句话写了等于没写!如果真能验证信纸上所说的,他是如论如何都要去见一下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炼金大师。不然的话,今后的日子自己将寝食难安。

    直到气泡不再冒出,他才取出残缺的银棒,把一小块铜片放入杯子里。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铜片表面很快浮现出点点白班,像是瓢虫的甲壳,白斑越扩越大,慢慢覆盖整个铜片,而杯子里的酸液也由无色变成了蓝色。

    跟信中描述的一模一样!

    「白色的析出物为银,而新生成的物质硝酸铜和硝酸银一样易溶于水,但它的溶液却呈蓝色。」

    凯莫.斯垂尔望着杯中的结果,呆立在原地。

    ……

    第二天一早,查美斯来到炼金工坊时,被挂着双黑眼圈、满脸憔悴的首席炼金师吓了一大跳。

    “您昨天难道一晚上没有睡觉?”他大感惊讶,“为了第二批水晶玻璃?”

    凯莫摇摇头,将查美斯拉到长桌边,疲惫地问道:“你曾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想问下,你对炼金有什么看法?”

    “呃……就如您教导我的那些,”他注意到桌上摆放着一些玻璃杯,其中几个杯子里还装着颜色各异的溶液,其中有一杯呈天蓝色,十分引人注目。这莫非就是首席大人昨晚一夜未睡的原因?查美斯虽满是迷惑,仍老实回答道,“我也感同身受,炼金的本质是在无序和混乱中寻找世界的真理……”

    “不不不,查美斯,我错了,”凯莫打断道,“所有人都错了,炼金并非如此。”

    并非如此……?查美斯觉得对方实在有些奇怪,先是通宵达旦地炼金,如今又问些莫名奇妙的问题,可没等他进一步询问,首席大人已自顾自说道:“炼金比你我想象得都要有序,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刻板——如同一加一等于二一般,无论怎么变化,物质都不会增加或消失。”

    “不会增加或消失?您在说什么啊?把一些常见原料筛分组合,使之生成不可思议的新东西,这不是炼金师们常做的事吗!”他不解道。

    “是啊,我也曾这么认为,直到边陲镇的领主给我写了一封信……”凯莫.斯垂尔拍了拍他的肩膀,口中说出的话却让查美斯心神俱震,“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去边陲镇寻找答案了。你……愿意我和一同前往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