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使者团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使者团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艾蕾希亚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成为使者团的一员。≧>≥网

    毕竟教会派出使者团时,队伍成员历来都是精英武士,不仅文武双全,同时外貌也要能够代表教会的脸面。她对自己的战斗技巧和教廷礼仪都十分自信,可论到模样……一个常年奔波在防线,整天举着大剑挥来挥去的女人能好看到哪里去?想到这点,她就浑身有些不自在。

    听神官弥拉说,他们要前往灰堡王国的西境小镇,去交涉一起王权包庇女巫的渎神事件。除了带队的神官外,使节团由十名审判军组成,其中一人还是在赫尔梅斯防线有过一面之缘的冷面队长。

    不过现在看来,即使没有在战斗中,他也仍是板着一张冷脸,光是站在他身边,艾蕾希亚都会觉得温度降低不少。

    而神官弥拉则完全相反,她年纪在四十岁以上,有着一双睿智的眼睛。总是笑着谈论起教会的趣闻,见多识广,为人热情又不失风度,即使在大主教面前,她的风采也依然不减。艾蕾希亚不止一次听说,她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主教的候选人。

    而且令女武士意外的是,身为文官,弥拉的骑术不比其他审判军差多少,这两天来,她一直领着队伍走在最前头,从林间山地到城镇小道,她都能让马匹保持度的同时减少体力消耗。这种技巧只有长期经过骑术训练的审判军才能掌握。

    “我们不是在向南走?”离开赫尔梅斯地界,进入灰堡王国后,队伍里有人问道。

    “不是,边陲镇离我们太远,走6路的话,我可不想屁股被磨开花。”弥拉摆手道,“我们先往东走,去幽谷镇,那里有条河流通往赤水城。赤水城再到长歌要塞就很快了。”

    “您是什么时候加入教会的?”艾蕾希亚好奇地问,“不仅知晓圣城的各种趣闻,连世俗世界都如此了解。”

    “十二年前,那时候我正好三十岁。”弥拉答道。

    “这么晚,”她惊讶道,“据我所知,年纪越大越难领悟神明的教义,您竟然只花了十年时间就从教徒晋升为了神官,简直不可思议。”

    “是啊,”弥拉笑了笑,“这正是教会的迷人之处。我啊,原本是商人之女,跟着父亲在四大王国行商,把一些地方的普通商品带到另一个地方,价格便会差上数倍。例如海风郡的翠绿珊瑚,从当地渔民手中收购,一株只有二三十枚银狼。装进水箱,带到永冬王国的皇宫,就能换到一枚金龙。成色好,枝桠形状均匀的,甚至能卖到五枚以上。我常常想,明明是同一件物品,为什么会有两种不同的身价?”

    “因为……物以稀为贵?”艾蕾希亚开口道。

    “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神官点点头,“不过后来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王都一名贵族偷偷窝藏了位可以改变温度的女巫,他想出各种办法,终于能在寒冷的永冬王都饲养来自海风郡的珊瑚。他把院子里的地下室改造成一个巨大的水池,顶部开天窗透光,大概一年能收割一次,每次产出比我们往返十趟的量还多。而这条漫长的商路,我父亲一年只会跑上一次。于是市场上的翠绿珊瑚多了起来,他不仅卖给皇宫,还卖给那些大贵族。如果是物以稀为贵的话,翠绿珊瑚的价格应该会不断下降才是。”

    “可是才过了两年,皇宫便拒绝接受那些价低的翠绿珊瑚,认为它们都是仿冒品。我父亲贩卖的珊瑚不仅没有降价,反而翻了一倍。至于偷藏女巫的贵族,则被教会揪了出来,按包庇罪和女巫绑在一个火刑架上烧死。可我知道,他饲养的珊瑚并不是仿冒品,跟我父亲运送的翠绿珊瑚没什么两样。”

    “物以稀为贵,并非错误的想法,可决定商品价格的原因还有很多,这只是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因为永冬王宫把翠绿珊瑚作为奢侈品的象征,人为规定了它的价值。当更多翠绿珊瑚出现时,对王室的规定造成了冲击,因此在行刑当天,女王还大肆庆祝了一番。你觉得,这些商品像不像世俗的我们?”

    “像……什么?”艾蕾希亚没有回过神来。

    “像王权下的人民,孩子。”弥拉一字一句说道,“我们出生起就被赋予了价格,而这价格并不是我们真正价值的体现。我们就如同这翠绿珊瑚,明明都一样,有的价格低廉,而有的却高不可攀。”

    “高不可攀……您是说贵族。”

    “贵族便是永冬王宫的珊瑚,”神官笑道,“他们出生时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一双手、一双脚、一对眼睛一张嘴。可是,他们却被人为规定在最高的价值,这种不平等不是取决于他们自身的能力,而是来自王权的规定。所以我加入了教会,至少在新圣城赫尔梅斯,出身不会限制你的价值。如果我们能把整片大6变成教会的最终圣城,所谓的神明国度,也不过是如此了。”

    “您说得真是太好了!”艾蕾希亚连连点头,心中激动起来。如同真能建立像弥拉所描述的那种地上神国,人民出生不分血统,也没有贱民和奴隶,该是多么美好的景象。

    “神国?哼……他们还想要多少人变成冷血怪物?”那名冷脸审判军队长抖动缰绳,上前一步,“神官大人,你对神罚军知道多少?”

    “喂,你——”艾蕾希亚刚想要让他注意礼貌,还未说出口便被弥拉拦了下来。

    “神罚军是教会最强大的战士,他们由信仰坚定、甘愿献身、勇敢无畏的审判军转化而成。”

    “最强大不错,需要审判军转化也不错,但他们转化出来的并不是战士,而是一群没有感情的怪物!”他冷冰冰地丢下这一句话后,策马跑到队伍前头去了。

    “简直是无礼之徒!”艾蕾希亚恨恨地说道,在赫尔梅斯见到他时,还觉得他临危不乱,兼具将领的沉稳和战士的勇敢,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人?

    “没关系,他只是心绪不宁罢了。”弥拉摇摇头道,“为了建设地上神国,难免会有挫折和牺牲……不过,至少我们是自愿的。”

    一行人抵达下一座城镇时天色已晚,神官带着使者团前往教堂休息。众人吃过饭后纷纷回房睡觉,艾蕾希亚却尾随那名审判军队长,在走道里将他拦了下来。

    “弥拉大人是我们的领队,你那样做是什么意思?教会的规章和条例你全忘了吗?”

    “你叫艾蕾希亚对吧?”他沉默片刻才开口道。

    “没错,如今我和你一样,是名审判军队长。早在邪魔之月我就询问过你的名字,可你什么都没说,现在能告诉我名字了吗?”

    “艾布拉姆斯,”他面无表情说道,“至于我为什么要那样做……你有兄弟或姐妹吗?”

    “没有。”艾蕾希亚忽然记起来,他曾说过自己的兄长是一名神罚军。

    “我有。他和我一起在教会长大,我们对彼此的了解就如同是一个人般。后来,他主动接受了神罚军转化,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审判长告诉我,他的转化十分成功,现在已外出执行教会的特殊任务,我还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他顿了顿,“直到有一天,我在大教堂里再次看到了他,我呼喊他的名字,上前想要和他拥抱,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艾布拉姆斯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一个陌生人。他像是根本没有看到我一般,径直从我身边走过,眼神毫无神采,直勾勾地瞪着前方,行动根本不似人类。”

    “……”艾蕾希亚背后升起一股寒意,她想要高声喊出对方在撒谎,张开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神罚军被剥夺了人的感情,不过是一团会动的死物罢了。”他推开愣在原地的艾蕾希亚,头也不回地朝自己房间走去。(未完待续。)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