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真正的心情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真正的心情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北坡矿山,烧制间后院。

    夜莺拿起桌上摆放着的玻璃酒杯,举过头顶。晶莹剔透的杯身在光线下闪闪发亮,一点儿杂色都看不到。

    她知道这种杯子被称为水晶杯,烧制过程和配方一直是王室炼金工坊的绝密信息。光手中的这个高脚杯,价值就在一枚金龙左右。水晶玻璃器皿搭配精致的银餐具,一直是大贵族和富商用来炫耀财力的最爱。

    而如今,这些从王宫里带来的水晶容器,很快就要化为熔炼的原料。

    “殿下,您烧的不是杯子,是金龙。”夜莺感叹道。

    “我没时间去研究如何把沙子烧成无色玻璃,只好先用这种方式凑合了。”罗兰将一个造型精美的水晶壶丢进安娜的黑火构成的炉鼎中——夜莺还记得王子曾用它盛过麦酒,在城堡花园的下午茶和邪魔之月庆功宴上为姐妹们盛满杯盏,心里不禁感到一阵可惜。

    在稳定的高温下,壶子很快软化,接着化为一滩粘稠的糊状物。

    “用沙子……烧玻璃?”安娜问,“它们是同一种物质吗?”

    “嗯,主要成分都差不多,不过沙子含有很多杂质,烧出来的玻璃大多偏棕色和绿色,不能满足使用要求。”

    “所以说,玻璃是纯净的沙子?”

    罗兰笑了,“可以这么认为。等我把这部分的知识写成书,你看一遍就会明白,那些小球是如何构成物质的。”

    反正我不会明白……夜莺撇撇嘴,再说了,颜色不同的玻璃并不影响它的容器功能啊,反正您又不是拿它来当水杯用,为何非要用透明的水晶杯烧制。她走到安娜身边,打量着那些已经过重新熔铸的玻璃器皿。

    尽管它们看起来仍然无色透明,但外表和之前的水晶杯相差甚远。

    有的看起来像管子,底部呈圆形,又细又长。而有的像瓶子,下面大如水壶,上面只有一截拇指粗细的瓶口。

    最奇怪的是一种被折弯成马蹄铁形状的管子,两边都没有封口,简直连容器都做不成。

    “您打算用这些水晶玻璃器皿来做什么?”夜莺忍不住问道。

    “不是我用,是给以后边陲镇的炼金师用的,”罗兰用玻璃棒搅拌着黑火中的粘液,“他们可以用这些器皿来提取一些酸和碱,为我生产新武器所需的化工品。”

    酸?碱?化工品?夜莺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完全听不懂殿下在说什么,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憋闷。可若要逐一询问,又显得太过无知了点,她不想在安娜面前暴露出这一面,只好把注意力放在了唯一能听懂的名词上。

    “小镇里哪来的炼金术师?就算是长歌要塞,也没有炼金工坊。您只有到赤水城才能找到炼金师,而且听说他们的薪酬比领主大臣还高,单靠金龙是很难招募到他们的。”

    “你知道得还真不少啊,”罗兰笑着回应道,“的确是这样没错。我派出的人已经在前往赤水城的路上,大概两周后就能得到消息。不过我也不是用金龙招募他们,而是一些炼金学上的秘密。至于能不能招募到我也没把握,总得去试试。”

    王子殿下的前半句赞扬顿时驱散了夜莺的憋闷,她心满意足地回到院子中央,捏起圆桌上摆放的一团糕点塞进嘴里。

    自从罗兰将主要实验地点从城堡后院改到北坡山烧制间以后,下午茶也跟着移了过来。

    圆桌上摆放的都是王子殿下让厨师特制的宫廷小吃。

    例如这个叫包子的点心,外皮是由小麦粉磨制而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处理过,糯软无比。里面还包裹着一团肉馅,剁成碎沫,包含汁水……不像咸肉那般,又硬又难下咽。只要一口咬下去,碎肉就会和肉汁融为一体。

    夜莺将手指放进嘴里挨个吮了遍,靠坐在躺椅上,心头涌上一丝困意。

    似乎自己最近越来越懒了?

    午后的阳光撒在身上,如水般的暖意将她缓缓包围。春风吹拂树叶发出的沙沙声让她心头无比宁静。她脱掉鞋子,将双腿缩卷起来,侧身躺下。

    这个视角可以看到后院通往火药制作室的侧门,门口还挂着纱帘,大概是当时殿下用来防备自己偷偷闯入的手段。想到这儿,夜莺便觉得有些好笑,院子的隔墙也好,制作室的外墙也罢,对她来说都是可以自由穿行的平地。她也曾进入过间神秘的屋子,在殿下讲述制作方法时静静待在一边旁听,只不过没有拿走火药成品而已。

    而对方却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全然不知道他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位。

    夜莺挪了挪脑袋,望向安娜。

    她正握着一个刚烧制出来的平底杯子,和殿下交谈着什么,神情看起来认真而专注。

    对于这位出自平民家庭,却天才横溢的女子,夜莺心里充满了敬佩。

    共助会的姐妹们能摆脱颠沛流离的命运,从魔力反噬的折磨中解脱出来,很大程度是因为安娜——如果不是她改变了王子对女巫的看法,后面的一切转折都不可能发生。

    如果殿下真会娶一名女巫作为妻子,那么安娜几乎是她能想到的唯一人选。

    尽管自己心中有那么一丝期待,但夜莺选择把它深深埋藏在心底。大多数时候,光是待在殿下身边就令她心满意足。

    她闭上眼睛,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幅画面。

    罗兰在王宫大殿登基为王,他戴着金色的王冠,手持宝石权杖,走向城堡露台,接受民众的敬仰和欢呼。

    在他身边,身披白色绸缎长裙挽手而行的女子,正是安娜。她头上同样戴着一顶金光闪闪的后冠,盖着面纱,微笑着向人民挥手致意。

    闪电在空中盘旋,洒下鲜红的玫瑰花瓣,远处,王都钟楼传来悠扬的钟鸣。

    自己则和其他姐妹们站在一旁,鼓掌送上祝福。

    愈发强烈的睡意游遍全身,意识逐渐朦胧起来。

    罗兰转过身子,揭开女子的面纱,低下头吻在她的唇上。

    最后的场景变得十分模糊,随着面纱落地,夜莺恍惚看到,那名闭着眼睛的女子……正是她自己。

    她翘起嘴角,陷入了梦乡。(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