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课程再开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课程再开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s日pt>受伤士兵很快得到了娜娜瓦的治愈,接合骨折对她来说已是得心应手。罗兰让第一军返回营地后,现场只剩下首席骑士、女巫和几名亲卫。

    他阴沉着脸,走到尸体边,指挥卡特切开对方背后的中弹处。

    血孔约为一指半深,切开后发现铅丸已破裂,所受创伤基本和常人无异。

    “你怎么看?”他问卡特。

    卡特也显得有些懊恼,大概是没想到让个从未接受过剑法训练的人给晃了一招,“空有力量和速度罢了,若不是想看看他能做到何种地步,第一击我就能砍下他的脑袋。”

    “如果对方是一名骑士呢?”

    “这……”卡特想了想,“如果是公爵手下的那种骑士,我大概还能勉强应付,但换成王都骑士团的凛风骑士或钢心骑士,我就无力招架了。”

    罗兰不置可否,大家都凭技巧和剑术决斗,卡特说的或许没错,不过加上装备的话,形势便会急转直下。假设测试时犯人穿着重甲,带着铁盔,用一把双手巨剑,他绝对无法轻松取胜。

    强大力量带来的提升是多方面的可以背负更厚重的盔甲和武器,可以爆发出更快的速度,可以进行更持久的作战。罗兰觉得自己得更正之前在长歌要塞时的想法,肾上腺素?不,这玩意比肾上腺素要可怕得多,激素最多激发人体的潜能,而红色药丸显然已经使犯人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尤其他奔跑时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和冲力,几乎可以媲美重装骑兵。

    黑色药丸同样效果惊人,几乎切断肋骨的横斩和近距离击都无法令他停止行动。若是普通人,早就因为疼痛而失去战斗力了。

    一个无惧痛苦的怪力平民就已经如此强悍,若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士兵呢?想到大祭司说的话,罗兰不禁皱起了眉头。

    “殿下,”夜莺开口道,“您看他的皮肤。”

    犯人手部表皮褪去最初的红色后,已变成一片灰白,同时出现了大量褶皱,像是正在蜕皮的蛇。罗兰用刀柄戳了戳,发现皮下不再是坚实的肌肉,而是空荡荡的触感。切开后,发现皮下脂肪全化作了粘液,而肌肉也跟着萎缩了。

    “这种现象跟吞下神罚之石后一样,”她望向王子,“药丸中确实含有石头的成分。”

    “可光吞下石头不会产生增幅力量的效果,”罗兰思忖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出如此不科学的玩意儿的?”

    药丸似乎具有强烈的副作用,目前不清楚是永久性的还是可以恢复的,罗兰更倾向于前者。如果是后者的话,这种类似吗啡与肾上腺素混合加强版的药品完全称得上战争神药,只要根据恢复时间分批服用,教会利用它一统天下都不足为奇。

    即使它持续时间短暂,有副作用,也足够值得自己警惕了,罗兰想。如果教会转而支持提费科或嘉西亚,自己将有可能要面对一支嗑药军队。

    更令他不安的是,教会愿意把这种东西拿出来,就没考虑过灰堡统一后,新国王利用药丸反咬他们一口吗?灰堡能征召上战场的炮灰可比新旧圣城要多得多,拼消耗的话,审判军只会被一点一点消耗殆尽。

    除非……他们手中掌握着更强的牌,根本不在乎这样的事发生。

    罗兰想到这里叹了口气,他原本打算通过攻打长歌要塞解决小镇人口和资金不足的问题,再主抓教育、生产和农业,争取短时间内将边陲镇扩建为城市,至于兵器研究暂时先放一边。不过现在看来,军队的建设同样不能放下,第一军要扩充人数,燧发仍要继续生产,新武器研究也得尽早列上日程例如后膛和定装这两样神器。

    后膛的机械原理倒是不难,定装可以用纸做,也可以多次冲压铜片而成。

    唯独用于定装的,罗兰仍没有一丝头绪。他只知道那玩意叫雷酸汞,按字面意思,原料必然有硝酸和水银。至于还需不需要掺别的东西,他一时也记不起来。而且印象里这东西时对湿度和温度都有要求,危险性较高,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的手指炸上天。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花重金招一批炼金师回来,在小镇角落建个实验室让他们自己去琢磨。

    *******************

    吃过晚饭,罗兰把安娜和书卷喊进了办公室。

    如今边陲镇的财政荷包已经鼓胀起来,他很快就要把一半资产投入到义务教育这个耗钱多,收效慢的大坑当中。

    工业社会需求的是拥有基本文化素质的优质工人,而不是空有一身蛮力的文盲。若普及教育做不到位,人口红利只会变为人口负担。

    鉴于此,他打算从今天起,每晚都抽一些时间出来开堂授课。等到书卷将自然科学基础知识掌握后,差不多镇里也能完成第一批识字扫盲的任务。

    书卷作为今后的教育先驱者以及全能老师,罗兰自然要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她。而叫上安娜一起则是出于他的偏爱。

    安娜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但对知识的渴望和主动学习的意志却是所有女巫中最强烈的。他经常能看到对方在自己书柜中翻找书籍,半年下来,只怕那为数不多的几本书都已被她翻遍了。除此之外,她对新事物的接受速度和逻辑思维方式也是这个时代难得一见的。

    接过书卷幻化出来的数学、物理初级教科书,他开始讲述今天的教学内容。

    从最开始的加减乘除,到稍微复杂一点的方程计算,安娜的理解能力明显胜过书卷不少。换到物理时,书卷差不多是先将罗兰讲的话原封不动记忆下来,再慢慢理解。而安娜还能时不时提出几个问题。

    例如基本粒子长什么模样,为什么基本粒子构成的万物形状各不相同等等……

    有些罗兰还能回答,有些他自己也答不上来。

    例如魔力到底是什么。

    他只好把之前思考的猜测拿出来讲了一遍,称魔力也许是一种能量,和电能、热能相似,目前只有女巫能使用它。不排除以后其他普通人也能通过某种方式储存和使用魔力。

    安娜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教导女性,尤其是风采出众的女性时,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不知不觉,蜡烛已经换过两次,新的一支又要到底了。

    忽然间,罗兰听到了细微的呼声,夜莺躺在沙发椅上不知不觉已经睡着或许这样的课程对她来说宛如催眠曲,迷雾解除了遮蔽,她完全称不上优雅的睡姿暴露在三人眼前。

    王子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决定今天的课先上到这里。他脱下外套轻轻盖在她身上,吹熄蜡烛,同忍着笑意的安娜和书卷一道关门而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