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金银花与麋鹿(上)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金银花与麋鹿(上)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入夜后,麋鹿伯爵府上灯火通明,持有邀请函的培罗被侍从迎入大厅时,为伯爵家三小姐奥瑞利安举办的庆生宴席正好刚刚开始。

    能参加宴席的,都是在长歌要塞颇有家世和名望的贵族,伯爵大人对此次庆生宴也十分看重,从大厅中铺满的羊毛地毯和侍从统一定制的黑底金边衣服就能看出来。毕竟奥瑞利安正好满十六岁,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弦乐响起,侍从们端着葡萄酒和酒杯穿行于人群之间,大厅中摆放的几张圆桌上盛放着热气腾腾的熟食,而主角奥瑞利安打扮得像只金丝雀,正被一群姐妹围在大厅一角,看上去聊得十分欢快。

    这是王都时下最为流行的宴席方式。之前西境宴席可不是这个样子,培罗想,大家通常围坐在一张长条形木桌边,等着厨师上菜。端上来的都是大碗猪肉和整鸡,抹上黄油的面包,双面煎得焦黄的鸡蛋,和大盆生菜叶。

    不过对于同样在王都待过几年的培罗来说,这场庆生宴仅仅只模仿了个形似而已。

    例如侍从手中的酒杯,都是颜色各异的琉璃杯,而非透明洁净的玻璃杯。倒入葡萄酒后,根本无法衬托出酒自身的醇香色泽。圆桌上应该覆盖白布,而不是将油腻腻的桌面露出来。至于那些熟食,仍保持着西境的传统风格——又大又粗。培罗摇摇头,好歹也得先让厨师切成小片再端上来啊。

    按照惯例,他来赴宴前已经在家中填饱了肚子,此时更不会操刀去切这些大块的熟肉。出席宴会的受邀者都代表着各自家族的脸面,在此地吃的满嘴油光发亮,实在有损形象。培罗可不想自己被当作各家小姐嘴里的笑料。

    “好久不见啊伙计,”忽然有人从身后勾住了他的脖子,“听说你又被领主大人任命为使者了?边陲镇的矿石收获如何,你从里面抠了不少吧。”

    这熟悉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雷恩.梅德,麋鹿家族的次子,一心想成为名骑士,连领地都顾不上的傻瓜。当然,也是自己的朋友,“还好,”培罗不太想谈在边陲镇的遭遇,“你这次跑去寒风岭有派上用场吗,还是说,一直待在赫尔梅斯里的酒馆里瑟瑟发抖?”

    “该死的,”雷恩推了培罗一把,“从没听你嘴里说过好话。这次我连新圣城都没去,边境卫队启程的前一天,我刚好感染了风寒,整整在床上躺了一周。”

    “不错,比上次又进步了一点,至少给卫队省了不少麻烦。”

    “这次你错了,”雷恩忽然神秘地笑道,“如果我没有在寒风岭躺上一周,恐怕就永远躺在圣城冰冷的城墙上了。”

    “什么意思?”培罗挑起眉毛。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麋鹿次子凑近耳朵,低声说,“新圣城差点沦陷,邪兽都冲到了内城里。如果不是教会派出了他们最强的武士,只怕连圣城大教堂都保不住。不过四大王国的军队都损失惨重,寒风岭就没回来几个人。短短一个月里,满城都是寡妇,平时家里没有积蓄的……”他眨了眨眼睛,伸出两根指头比划了下,“两枚银狼就可以。喂,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可什么都没干。”

    “你确定这消息是真的?那边境卫队怎么办?”

    “当然,我可是亲眼所见,领主收到消息的当天就病倒了。”雷恩耸耸肩,“至于卫队……还能怎么办,慢慢再招募呗。现在北境急缺经验丰富的战士,如果不是家里非把我叫回来,我至少也能统领上一支骑兵队了。”

    这根本不是重点,培罗心里暗想,寒风岭的边境卫队主要防御的对象就是教会审判军,现在四大王国的将领和战士们一齐葬送在赫尔梅斯,怎么看都有点阴谋的味道。如果他们有所图谋,灰堡北方现在简直像个被扒光衣服的女人,“审判军呢,他们损失如何?”

    “不会比四国军队好多少,想想就知道,他们总是冲在最前面的狂热分子。话说回来,如果审判军不顶上去,其他国家的人马肯定不会动弹,”他不屑道,“那帮骑士都是这样,把荣誉挂在嘴边,到对抗邪兽时,都喜欢缩在后面。”

    “比如说我眼前的这位,”培罗笑了笑,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不过就算教会想对北方下手,也跟长歌要塞无关。让新国王去头痛这事吧。

    “遗憾的是,还没有人接受我的效忠,或者说,我还没发现谁有这个资格,”雷恩顿了顿,朝门口望去,“奔狼家的人来了,我先去招呼下他们,待会儿再来找你。”

    “去吧,不用回来了。”

    “对了,”刚走出两步他又回过头,“你有没有注意到邀请函里的手绢?”

    “你放的?”

    “呵,我只会给你塞条穿过两天的袜子,”他摇摇手指,“那可是我妹妹亲手裁的,虽然你们年纪差距大了点,不过只要你有那个意思,我肯定是举双手支持你们俩。不要再拖了,朋友,你已经二十二岁了。”

    培罗给了他一个白眼,后者吹声口哨,笑着走开了。

    从侍者的盘子中端下一杯酒,培罗一个人踱到角落,静静打量着热闹的大厅。他注意到,奥瑞利安和姐妹们相谈甚欢的同时,还会偷偷向自己这边望上两眼。刚才四目相对的瞬间,他能看到对方迅速移走的视线和双颊间浮现出的一抹羞赧。

    培罗回以礼貌的微笑。不过在他看来,对方还只是个小姑娘。

    忽然间,大厅一侧响起了一阵激烈的讨论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什么!他真敢这么说?”

    “是啊,寇里斯那胆小鬼,居然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这么灰溜溜地回来了。”声音最大的那人说道,“简直让长歌要塞蒙羞!”

    培罗认识他,似乎是叫西蒙.埃里来着,奔狼家的分支,娶了个颇有些姿色的女人。那女人他也见过,确实独具魅力。

    “说得好像你有办法解决一样。”有人嗤笑道。

    “我一个人或许办不到,但若能让公爵大人注意到这件荒谬的事情,我不相信罗兰.温布顿还敢如此肆意妄为!”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培罗怔了怔,顿时升起了兴趣。(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