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心牢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心牢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月光从楼道间的窗口洒下,将女子的半边脸庞照亮,她的眼睛反射出幽幽蓝光,犹如黑暗中的星辰。安娜的身子斜靠在门扉上,大部分没入阴影中,但轮廓线依然隐隐可见——良好的营养补给使得她完全不似最初那般干瘦模样,作为一名刚刚成年的女性,她的身形恰到好处,蕴含着这个年纪独有的青春魅力。

    罗兰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慢慢走上前,对方也看到了他,站直身体,与他四目相对。

    “那只是一场意外,我不知道她会——”他开口道。

    “我明白。”

    “对方还小,我根本没放在心——”

    “我也明白。”

    和罗兰预想中的不同,安娜并不像在闹别扭,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不悦,而是一副一本正经的神情。她的湖蓝色双眸中没有泛起丁点波澜,罗兰意识到,对方仍是那个直来直往的女子,她不喜欢伪装,也不需要伪装。果然,她主动说道:“我无法像闪电那样,在众人面前敢做出如此……大胆的行为,所以我只好在这里等你。”

    说完这句话后,她的双颊明显看到了一丝红晕,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退缩,眼睛仍与罗兰直视,神情可谓无比认真。

    罗兰心跳慢了两拍,他想说点什么,但此刻一切言语都显得多余。她或许介意闪电的举动,但委屈或抱怨不是她行事的方式,她只会将自己的要求直截了当地表达出来。

    耿直而努力的孩子不应该被拒绝,他想。弯下腰,罗兰将脸颊贴近安娜,对方的鼻息微微吹拂,像是拨弄心弦的春风。略带紧张的呼吸声在寂静的走道里清晰可闻,随后,一张柔软的唇轻轻印在了罗兰的脸颊上。

    “晚安,殿下。”安娜轻声道。

    *******************

    温蒂靠坐在床头,翻看着手中的书籍。

    这对她来说,是难得的闲暇时间,也是在共助会时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来小镇没多久,她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在睡觉前清洗干净身子,穿上丝制的睡袍,不系腰也不扣扣子,盘腿坐在被窝中,将软绵绵的枕头垫在腰后,阅读从殿下那儿借来的书籍。

    今天安置闪电花了不少时间,所以她没打算再回到后花园,而且洗漱后直接上了床。

    这是一本关于教会起源的史书。

    尽管她从小在修道院长大,但对这方面了解并不多。修女长反复告诫她们要听从神的训导,可从未提起过神的名讳——这令儿时的她感到迷惑不解,大家都有名字,为何最高贵的神明反而没有?

    书中记载的和她后来听到的传闻基本相同,大陆上起初共有三大教会,相互认为对方是异端,信奉的是邪神。这场信仰之战持续了将近一百多年,最终现在的教会大获全胜,并宣称邪神已被消灭,今后神只有唯一的名讳,就是神明这个词本身。

    后面的篇幅都是描述教会的荣光和不朽,包括旧圣城和新圣城的建立,以及对邪恶女巫作乱所取得的胜利。这让温蒂觉得十分奇怪,她曾在罗兰殿下那儿借阅过《灰堡历史》和《大陆简史》,第一本几乎事无巨细地记载了王国的建立、发展和重大事件。譬如每一位国王的名字、婚姻情况以及儿女的去向。人物篇内所记载的家族分支简直像一部详细的族谱。

    《大陆简史》则着重于四大王国的演变,权利交替和政治斗争,但各个王国的统治者生平依然是重要的记载内容。

    可教会的史书上,没有提及任何一位教皇的名字,或者说,和神明一样,直接用教皇一词取代了历任领导者的名字。通篇看下来,仿佛他一人就贯穿了数百年的历史。这根本不符合常理,与其说记录,倒不如说在刻意淡化。

    就在这时,夜莺突然出现在房中。温蒂放下书本,饶有兴致地望着对方:“这么晚了,居然有空到我这里来?”

    后者揉了揉脖子,走到床边坐下,“刚送完娜娜瓦回家,闪电呢?”

    “一倒床上就睡着了,嘴里还爸爸、爸爸的念个不停,”温蒂耸耸肩,“平时看她胆大包天的模样,仍然是个孩子啊。”

    “在你眼里,谁都是孩子,”夜莺夺过她手中的书,“殿下说过了,晚上尽量不要看书,特别是坐在床上看书,光线不充足的话有害视力。”

    “是是,殿下说的。”

    两人闲聊了好一会儿,从银光城说到绝境山脉,从听说小镇有女巫遇害到和王子携手对抗邪魔之月,夜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而温蒂也时不时搭上两句。这是过去五年里两人形影不离所形成的默契。时间就这样缓缓流淌,直到蜡烛快要熄灭时,温蒂才掩嘴笑道,“怎么,看到闪电的那番举动,睡不着了?”

    “你在说什么啊……”

    “还能是什么,”温蒂笑着摇了摇头,“薇罗妮卡,我们是女巫,你应该知道的。”

    “……”夜莺沉默下来,过了好久才轻声应道,“嗯。”

    这就是命运,所有女巫无法逃避的命运。温蒂收起笑容,轻叹了口气,“罗兰.温布顿是王国四王子,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助他登上王位,成为灰堡国王。他会治理好国家,并给姐妹们一个容身之所。”

    “但是,他终究是一位国王。待到时机成熟,他会迎娶一位公爵的女儿,或其他王国的公主,然后诞下子嗣。或是一人,或是许多;或是男孩,或是女孩。男孩将继承这个国家,女孩则会嫁给其他家世显赫的贵族。”

    说到这儿温蒂停顿片刻,说出了夜莺,或者说所有女巫都不希望听到的那句话,“薇罗妮卡,我们是女巫,女巫无法生育后代。”

    “就算尽最乐观的想,殿下执政百年之后,姐妹们终于能和常人无异,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在王国每片土地上。偶尔也会有杰出的女巫进入上层阶级,被册封为贵族,但女巫无法生育的事实仍不可改变。她们不会有后代来延续家族的辉煌,同样,那些世家也不会考虑迎娶一名女巫。上天赋予了我们一些东西,同时也夺走了我们一些东西。这就是命运。”她轻声道,“愿您仁慈。”

    “我明白的,”她低声说。

    ……

    送夜莺离开后,温蒂心里也不太好受,但她相信对方能走出来,毕竟她们曾跨过那么多道难关,不会轻易倒在这道坎上。

    她是这么坚信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