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不详的征兆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不详的征兆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之前也有过数次吹响号角,多是数十只邪兽陆陆续续地袭击边境,民兵队已能熟练应对。

    所以罗兰并不慌张,他宣布中断训练,让温蒂和闪电回城堡休息,安娜保护娜娜瓦前往医疗远等待伤者,自己则和夜莺赶赴城墙。

    不料闪电却提出了抗议,“身为探险家,来大陆西境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亲眼见过大规模邪兽进攻,说出去简直愧对自己身份。我要求一同前往!”

    罗兰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方的抗议,并吩咐温蒂看好闪电,严禁她在邪兽肆虐时间到处乱跑。

    随后他望向夜莺,后者点点头,上前抓住罗兰的手,踏入迷雾,向城墙方向直线前进——自从知道夜莺能将接触物体一并带入迷雾后,罗兰立刻就迷上了这种旅行方式。直穿障碍,无视地形,一步数米,颇有些方寸之地任我行的快感。

    抵达城墙脚下,罗兰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脱出迷雾,独自走上防线。远处的原野一片雪白,他并未看到邪兽大举进攻的情景。这是误报?不止他这么想,陆续就位的民兵队中也响起了议论声。

    王子找到铁斧,却发现他正满脸严肃地望着远方,手中仍紧紧的握着号角。

    “是你吹响的警报?”

    “是的,殿下,您看……”他的声音比平时要干涩得多,“那家伙来了。”

    那家伙?罗兰极目远眺,只见视线尽头隐约有一处黑点,即使在纯白色的背景中,也很难被发现。按规定,只有在判定巡逻队无法解决的情况下,才会吹响集合号角。但铁斧作为一名经验老道的猎人,必然有他的道理。

    “是混合种,”他咽了口唾沫,“六年前,我曾遇到过的那只。”

    是么?罗兰皱起眉头,理论上邪兽都会在进攻长歌要塞时死去——它们没有智商,脑中不会存在撤退的概念。要塞从未被攻破过,但它居然没死,还活到了六年后?他心里隐隐升起不详的预感。

    不过这么远的距离,自己只能隐约看到黑点,而铁斧却能清楚地分辨出邪兽的种类,这视力也太过惊人了。或许,是他看错了吧,王子想。

    邪兽并没有令罗兰等待太久,它开始向城墙靠拢,很快众人都注意到了这个体形独特的目标。

    它不像上一个混合种那样身躯庞大,乍看之下,如同放大版的猫科动物,但它的背部拥有一对肉翅,未展开时掩盖在躯干两侧。头部类似于狮子,却长着两对眼睛——如果多出来的那对眼睛不是装饰的话,它不转头也能捕捉到大半个后方范围内的动静。

    卡特和几位猎人已经装好弹药,严阵以待。

    可狮型混合种没有直冲上来,它在弓弩射程范围外停下脚步,四处张望。

    这个距离在燧发枪的有效射程内,但首发命中几率几乎为零。

    没等多久,它忽然朝左侧跃起,翅膀张开,使得那庞大的身躯整个腾飞起来。就如铁斧所说的那样,它能进行短距离飞行或滑翔。翻过障碍后,混合种邪兽快速朝城墙西端那段无人防守的区域跑去。

    罗兰心里咯噔一下,不详感应验了。能通过观察判断对手的强弱,并选择薄弱之处出击,完全是拥有智力的证明——而这点恰恰是野兽所缺乏的。它们偶尔也会针对猎物的弱点攻击,但那是千万年本能的代代遗传,在面对未知对手时,它们根本无从判断,更别提多个目标的综合分析。

    拥有智力意味着什么?人类凭借着出色的大脑和杰出的耐力,从茹毛饮血的大草原生生走到了生物链的最顶端。罗兰不敢再细想下去,他招了招手,让首席骑士跟着自己,其他猎户随铁斧去狙击这只邪兽。

    它奔至无人段后,直跃而上,轻松翻上城墙,然后朝居民区跑去,完全视猎户队如无物。

    “畜生!”罗兰破口大骂道,“民兵队二墙段的人,跟我来。替补队员顶上,暂时看守城墙!”

    此时他已顾不上民兵队只接受过原地刺击训练,移动中很可能会导致队伍脱节,被邪兽分头袭击。卡特也率领侍卫紧跟王子,他们的个体战斗力最强,随时能填补可能出现的缺口,队伍最后面的,是铁斧带队的火枪组。

    进入旧区后,视线被一栋栋平房阻挡,加上道路狭窄,积雪覆盖,众人行动受到了极大限制。罗兰不敢将队伍分散搜寻,只能在纵横交错的巷子中穿行,希望能发现邪兽的踪影。

    他后悔没把闪电带过来了,如果有女巫在空中侦查,一群人也不会像无头苍蝇一般窜来窜去。

    搜寻了约半刻钟,巷子深处忽然传来了镇民的惨叫。

    队伍立刻调整方向,朝声源处急速前进。多亏民兵大多是旧区的居民,有了明确的目的后,他们熟练地穿越小道,甚至从别人家的后院趟过。赶到事发地点时,罗兰看到一人被咬成两截,内脏撒了一地,显然已经死了。

    “天哪……是铁叉,我认识他!”

    “该死,它跑了吗?”

    “当心!看右边!”突然有人喊道。话音未落,一道黑影从右侧的木屋中掠出,伴随着四散横飞的木头碎片,它径直撞穿木屋墙壁,扑进猝不及防地队伍当中,前爪按倒一名民兵,张口就咬。

    铁斧最先反应过来,他想要举枪射击,却发现四散开的民兵队将巷子堵死,自己根本没有合适的开火机会,只得挤开人群,一步步朝目标方向走去。其他猎户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他们纷纷将枪夹在腋下,跳起扣住屋檐,两三下攀上房顶。

    混合种面对刺向自己的长枪毫不在意,它张开翅膀,格挡下众人慌乱的刺击,叼起那名满身是血的民兵准备跃走时,枪响了。

    怪物身上顿时冒出几朵黑色的血花。

    被铅丸击中的混合种愤怒的咆哮起来,它甩开嘴里的猎物,张开翅膀想要扑向楼顶的猎人,而铁斧正好挤出人群,他在邪兽面前快速举枪,扣下扳机。

    几乎贴脸的射击没有射失的可能,火药的燃气甚至喷到了怪物鼻子上。子弹出膛速度不减,笔直穿过目标的眼睛,贯入颅内。

    混合种邪兽全身一僵,翻倒在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