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女王陛下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女王陛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透过露台的狭窄高窗,夕阳余晖遍洒地面,为墙壁映上暗红色的条纹。

    整个王国还能看到落日的地方已所剩无几,而碧水港便是其中之一。相传中被大雪和寒风笼罩的邪魔之月对此地影响微乎其微,除了黑帆舰队无法出港外,整个城市仍和平时一样繁忙。

    而这座港湾之都的主人,嘉西亚.温布顿,正坐在窗下的方桌前,认真地看着手中的信件。她的灰发在夕阳下被染上一抹金色,明暗交错的面部光影更衬托出她棱角分明的五官,独具韵味且富有英气。

    法瑞恩站在她身边已经好一阵子了。

    尽管这封信所花费的时间已超过她正常的读信用时,但法瑞恩仍选择静静等待——他不愿由自己来打断这份宁静。

    最终,嘉西亚轻轻叹了口气,将信放下。

    “父王死了。”

    法瑞恩怔了怔,“什么?”

    “我的父亲,艾林.温布顿,灰堡之王,死了。”

    她很少会将说过的话重复一遍,他想,若平时自己这么问,她只会对此视若无物。不过她确实没有在开玩笑?国王死了?

    “……”法瑞恩张了张嘴,想安慰她几句,说出口却变成了询问,“怎么死的?”

    好在嘉西亚对此并不在意——她是王国三王女、碧水港领主、黑帆舰队的最高统帅,不需要任何人安慰,“信里说,是我哥哥戈隆杀了父亲,随后被亲卫擒住。他没有畏罪自杀,于是被国王之手及其他几位大臣提起公审,已判处斩首之刑。”

    “这不正常,”法瑞恩下意识道。

    “当然不正常,”嘉西亚面无表情说,“我那哥哥虽然比较笨,但还没蠢到自寻死路。如果没人引导,他做不出这样的事。”

    “有人陷害他?”

    “让我猜猜……”三王女闭上眼睛,“大概有人布置好了详细计划,诱惑他说愿意助他上位——想要将人带进王城内院,就必须有人事先安排,包括根除、调换和收买。但那不是戈隆擅长的,或者说,他懒得做这些琐事。剩下的就简单了,布置计划的人深得他信任,却在最后背叛了他。”

    法瑞恩不置可否,这些终归是猜测,过程如何并不重要,关键是结果。他相信三王女殿下也是这么认为的。

    果然,嘉西亚睁眼继续说道,“这种人在大王子那里没有十个也有九个,空有一身蛮力,脑子里都长着肌肉,被人耍得团团转也正常。只不过……”说到这儿她语气里带上了些许怒意,“我二哥的手段也太粗暴了。”

    “您是说,是提费科.温布顿做的?”

    “除了他,还有谁对戈隆如此了解?此事过后,又对谁最有利?”嘉西亚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简直瞎子都能看出来!然而单凭父王对他的偏爱,他根本不必做到这一步!”

    殿下在生气,法瑞恩意识到,能让三王女露出这样的神态并不多见。看来尽管她一直抱怨温布顿三世过于偏心,但终究不希望父亲落得如此下场。

    这种感受法瑞恩或多或少能够理解,在大家族之中,家主给后辈的感觉总是这样——一座想要逾越的大山,既敬畏又憎恶。如果她说得没错,此事真是二王子所为,那么他这番举动确实称得上残暴了。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害怕我,”嘉西亚深吸了口气,似乎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害怕黑帆。”

    见到法瑞恩没有回答,她接着解释道,“提费科在碧水港有眼线,这不奇怪,就像我也在金穗城和王都布置了耳目一样。得知黑帆舰队的存在后,很容易能想到我下一步要做什么,金穗城没可能养出一支能对抗黑帆的军队。于是他用了最愚蠢的方法,将戈隆作为鱼饵来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你是说,他想要军队?”

    “他想要王位,”嘉西亚说,“戈隆死后,他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加上父亲已死,他此刻恐怕正在赶往王都的路上。只要能成为温布顿四世,他就能不受领地限制地调集封臣和军队。”说到这儿她摇摇头,“然而,就如我说的那样,身为父亲最宠爱的儿子,他本不必如此的。”

    “那岂不是糟了,”法瑞恩担忧地说,“如果二王子顺利加冕,宣布争王令结束,命令你回王城怎么办?”

    嘉西亚不屑道,“这一步走得太过直白,父亲偏爱他不代表所有大臣都会支持他,特别是谋害国王的举动——虽然提费科把它推到戈隆身上,可也就能糊弄下王国的平民百姓,他想要完全掌握灰堡的权柄,估计还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她望向法瑞恩,“我得稍稍改变一下计划了。”

    法瑞恩立刻单膝跪下道:“愿为您差遣。”

    嘉西亚站起身,走到窗边,背对着法瑞恩,“他登基后必然会第一时间来对付我,然而所能用到的手段恐怕只有命令乔伊.科尔,也就是南境公爵向我施压。而后者估计会拿国王新逝,举国哀悼期间不宜动兵作为借口来推脱——那老狐狸一向不愿意做亏本买卖。最多召集起封臣,围在碧水港边境上做做样子,”三王女稍稍顿了顿,“不过这些举动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们明天就起航。”

    “起航?殿下,您难道想要……”

    “雄鹰城由于身处王国内地,几乎是座不设防的城市。通过三湾河支流能抵达清泉镇,由此前往雄鹰城只需要一天时间。将乔伊拿下后,整个南境都将至于我的掌控之下。这是一个有趣的时间差,当他坐上王座,想要指使乔伊公爵时,却发现整片南境都已成为我的地盘,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可是,您也说了,温布顿三世刚刚过世,如此一来——”

    “怎么,我还需要先掉眼泪吗?”嘉西亚转过身,落入海平线的夕阳将她周身披上了层紫红色的轻纱。她的面容隐入黑暗,只有双眼迸射出细微的光芒。那眼神坚如磐石,法瑞恩心想,即使里面有愤怒,有惋惜,也绝不会有哀伤。

    哀伤不适合王者。

    “不,您不需要,”他认真说道。

    嘉西亚满意地点点头,“去吧,将各位舰长召集到我这儿来。既然提费科不愿意等到五年之后,我也不会让他失望。得到雄鹰城后,整个南境都将独立。”

    这一切是不是提费科做的都无所谓,他想,她总是能从变幻莫测的局面中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并且一旦决定,就勇往直前。这正是她的魅力所在,也是自己追随至此的原因。

    “遵命,殿下……不,”法瑞恩沉声应道,“女王陛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