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一章 修道院之伤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一章 修道院之伤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我不是教皇,教皇冕下已经——”伊莎贝拉刚想否认,却被爱葛莎拍肩膀制止了。

    “任务要紧,陛下不会介意的。”

    看似毫无关联的话语,伊莎贝拉却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也知道此法更加方便,但对于看重权力的君王来说,这着实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回想起自己在无冬城的所见所闻,她犹豫片刻后还是将否认之辞收了回去,“救你们是什么意思?审判武士和神官又在哪里?”

    “他们跑了!”

    “不,有些人是被圣城召离的!”

    “我们犯下罪行,杀了神官……”

    “那不是她的错!”

    “没有食物、没有衣服……整整两个月没有补给,我们被抛弃了吗?”

    “说什么蠢话,冕下不是来了么!”

    现场顿时响起了一阵七嘴八舌的回答声。

    “都安静点!”伊莎贝拉不耐烦道,“一个人说就行。”她扫过人群,伸手指向了那名带头的修女,“你先来吧,站起来说。”

    “是,冕下。”修女先恭敬的以头触地,才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最后一次收到赫尔梅斯的消息,已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半个时辰之后,伊莎贝拉总算对这边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自从寒风岭一战后,修道院的供给就每况愈下,一开始是食物分量缩水,到后来连次数都减半了。由于三座大院都是封闭式管理,消息全靠外界传入,秩序倒也还算稳定。驻守的神职人员和审判武士鼓励大家勤做祈祷,以坚强的态度度过这段困境,并称情况很快会好转过来。

    可事实并非如此。

    对方所谓的最后消息,便是教会在一个半月前抽调走了所有审判军和神官。

    修女们并不清楚他们接到了怎样的命令,只知道那些没有被调走的教徒从大厅里出来时面若死灰,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之后修道院便成了灾厄之地。

    根据自动补替的原则,他们自封为新一任神官,却不再带领众人祷告,也不愿遵循前人订下的缩衣节食制度。不仅毫无节制地享用仓库里为数不多的存粮,还进一步克扣了孤儿的伙食。

    当修女前去交涉时,得知了一个天崩地裂的消息,也就是赫尔梅斯大教堂的坍塌。

    教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为了和敌人决一死战,高层决定放弃旧圣城,将所有正职人员全部调回高原。而留给修道院的最后命令则是,自行抵挡入侵的敌人,将生命奉献给神明,直至最终一刻。

    尽管这些变故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但连接倒影教堂的通道封闭一事仿佛验证了他们的说法。

    面对此噩耗,修女间也分裂成了两派,一部分人彻底失望,加入了“新神官派系”,另一部分人则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按照带头修女的说法,教会过去是如此强大,强大到她们几乎不需要思考,也从未考虑过自身的命运……正因为如此,该消息几乎让她们完全陷入混乱,就好像过去所熟知的世界陡然崩塌一般。

    打破这一局面的,是新神官们的变本加厉。

    他们原本只是底层教徒,在修道院中的地位仅比修女高上一点,平时负责协助管理者打理院中事务,几乎不存在晋升可能——真正有能力者,根本不会被分派到这里来。现在好不容易尝到了权力的甜头,又失去了上面的监管,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例如唱诗班和教礼班的“赐福”。

    事实上这种事本身就是违禁之举,只不过圣城对修道院的管理并不严格,因此时常有特殊爱好的大人物来此享乐一番,这在大院里并不算秘闻。直到引发超凡者出逃事件,教会才加强了对这方面的监管。

    然而他们如今却没了顾虑。

    “赐福”从单独拉人到整个班的强迫服从,甚至最后演变成了以身体换食物的交易。这不仅完全违背了教会的律令,也把犹豫不决的修女推到了孤儿一边。

    虽说这些年纪不等的女孩都是从四大王国搜刮而来,但教她们识字看书、习礼颂歌,时间长了也不是毫无感情。再加上教会交代的命令,修女们开始抵触新神官的指使,并偷偷将仓库里的粮食取出来分给那些饿坏了的孩子。

    只不过她们再怎么缩衣节食,也不可能凭空变出食物来。仓库的存粮日渐稀少,神官亦察觉到了修女的“叛变”,冲突随之爆发——在一次偷运粮食时,他们当场抓住并处死了两名修女,此举意在震慑众人,却激起了其余修女的不安。领头人经过一番谋划和串联,于一日夜晚发起了反击。沉迷在享乐中的神官猝不及防,被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孤儿联军里应外合、一网打尽。

    不止如此,领头人还通过地道联系上了另外两座修道院,用同样的方式解决了那些丑态毕露的教徒。

    就在大家尝试选派出一名代表,想办法越过大院高墙,将此地的困境报告给赫尔梅斯时,晨曦王国的军队出现在了旧圣城的边境上。

    既然已被放弃,除开自行抵抗外别无他法。每个人都知道,一旦敌人攻下修道院,即使她们不反抗,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因此才有了伊莎贝拉最初看到的那一幕。

    ……

    听完修女的陈述,伊莎贝拉心中升起了巨大的疑惑。

    修道院里的陋习她也有所耳闻,至于那些无能者得到权力后迅速腐化更是毫不稀奇,令她觉得讶异的是教会宣布的命令。

    为了与敌人决一死战?如果真是这样,他们就不可能在弃守外圈城墙的情况下忽略对山间小径的监视,如此做法和把首道防线拱手相让有什么区别?

    即使退一万步,圣城真紧缺人手到了连云中梯都无法顾及的程度,也不可能说出“放弃旧圣城”这样的话来。

    因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教会的秘密,但她知道得一清二楚——无论是高原上的新圣城,还是山脚下的老城市,都不是教会的核心。教会真正的核心只有一个,那便是深藏地下的枢密机关,不管是对神石的开采、魔石符印的研究,亦或是神罚军转化仪式,都是在这座建于四百年前的隐秘机构中进行的。

    而旧圣城中就有通往枢密圣殿的密道,甚至是主要出口所在地。如此重要的位置,怎么可能这般轻易被放弃?

    />

    这段命令根本是漏洞百出,彻彻底底的谎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