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客观的历史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客观的历史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预想中的大乱并没有降临金穗城,局势的走向完全超出了贝尔的想象。

    作为数任城主的书记官,他自然知道破城意味着什么劫掠、杀戮、失序、流亡不管进城的是骑士、暴民还是海盗,都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提费科陛下平叛是如此,新公爵上位亦是如此。

    城中的粮食和财富是夺权者最好的报偿,尽可能归于己有乃天经地义之事,就好似贵族生来便比寻常百姓更高贵一般。

    史书中的记载也已多次证明了它的正确性。

    然而这次的情况却截然不同罗兰的军队不仅没有拿城民开刀,反而展开了救济和安抚工作,从公爵城堡里搜出的大堆麦子被煮成麦粥,发放到饥民手中广场中央贴出了大量招工消息,参与者除了可以得到食物外,还能获取一定的酬劳!难道罗兰的士兵都不介意这些原本该属于他们的东西,被白白发放到一群毫不相干的人手中吗?难道四王子不远千里打下金穗城,就是为了挥霍自己的金库?

    纵观各类书籍,贝尔也从未见历史中有过如此荒谬的先例。

    不过这些最多只是让他觉得讶异罢了,而另一件事则令书记官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那便是数天前的城堡大火。

    宣传中老鼠纵火的说法根本漏洞百出,他先后服侍了三位公爵,在城堡里生活了二十多年之久,也从未发现过密道的出入口。

    对于这种生死攸关的逃生之路,必然设计得十分隐蔽和安全,即使内部都难以发现踪迹,就更别提从外部侵入了。如果那群家伙有这份能耐,也断不至于沦落成黑街老鼠。

    火是罗兰的人放的。

    意识到这点后,贝尔感到自己的心脏猛地被什么东西攥紧了。

    贵族第一次变得不再比平民高贵,他们的命就和那些被填入城墙中的人一样,丝毫没有了安全保障可言。

    或许更加危险。

    而尚未被罗兰一锅端的大家族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的反应十分直接,那便是离开金穗城甚至离开灰堡。

    那么接下来呢?

    这样的事情会不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近些天书记官的头发掉了一撮又一撮,头顶的空白面积愈发大了起来。

    这份惊惧绝不是来自凭空瞎想,在过去的十余年中,他被称为没有头衔的贵族,或者说最接近贵族的贵族他侍奉过多位领主,见多识广,读过的书比大多数世家子弟还多。正因为如此,无论是嘉西亚的洗劫,还是东境执掌的交替,他都安然无恙的度过,哪怕城中的人们像被割稻草一般筛了一遍又一遍,他也依然有精力去观察、去记录那些景象。

    然而现在,贝尔连睡觉时都难以入眠了。

    尽管那支强大的军队至今没有对任何非贵族动过手即使是为大世家效力过的普通人也一样,但他实在不敢笃定对方以后仍会如此。

    他没法央求那些家族带他一起离开,因为自身到底还是平民血统。他也不愿意坐以待毙,心中总想着得做点什么。

    在摇曳的烛火前,书记官将目光移向了那本仍在撰写中的金穗城年史。

    想到自己写的东西,贝尔心中不由得一凛。

    没错,差点忘了这个

    接着他飞快地翻到最后几页,一把撕了下来,并将碎纸一片片点燃,直到它们化为灰烬。

    不,或许这样还不够。

    贝尔思索了片刻,抽出一支鹅毛笔,沾染墨汁后立于纸面上。

    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如实记录,明白了吗?他耳边响起威利恩公爵的话语。

    当然,他现在也会如实记录。

    这是一名书记官的职责。

    不过这世上本没有绝对的客观,他如今生活在罗兰统治的城市中,带有些许偏向性并不奇怪,或者说,这本就是客观的一部分。

    贝尔深吸一口气,很快落下了笔。

    伟大国王罗兰温布顿派出的使者于今日抵达了自己忠实的金穗城

    赤水城郊外,第一军营地。

    “陛下,有一封从东境送来的密信。”

    夜莺跃出迷雾,手里还捧着一只灰色的苍鹰。后者朝罗兰撩起爪子,不满地发出咕噜声,像是在抱怨信件太过沉重一般它的爪子上足足系了六卷纸条,几乎占满了双腿的全部空间。直到夜莺递上一把烤鱼干,飞行信使才安静下来。

    呃,这已经不能算是密信了吧。

    罗兰依次展开六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条,快速浏览了一遍,寄信人是铁斧,而主要内容为战后例行总结与局势汇报。

    前半部分和他预测的一摸一样,东线军轻而易举地攻克了金穗城,迫击炮在战斗中大显神威,面对远超十二磅野战炮的火力投送效率,即使是攻城战,敌人也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看到后半段,罗兰稍有些讶异的“咦”了一声。

    “怎么,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吗?”夜莺问道。

    “嗯倒也不能算是问题,只不过有些奇怪罢了,”他将第五张信纸递给对方,“你看看这里。”

    “焚烧监禁贵族的地牢?”夜莺扫过两眼,立刻捕捉到了重点,“这不是你下的命令?”

    罗兰摇了摇头,“不是,我只跟他说,东线战事归他全权负责。”

    “那奇怪在哪?”她不解道,“既然是全权负责,采取什么样的行动都算正常举措吧?何况那些家伙本身就不安好心,这么久都没向你投降,现在一把扫干净了不说,还能借此清剿老鼠,可以算得上是一举多得了。”

    “你说得也没错”罗兰摸着下巴道,不过他心里始终觉得,这个处理手法未免太文艺了点东境是二王子久居之地,攻占城池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与投降贵族的明争暗斗才是重点。因此他将市政厅培养的大半新手官员交给了东边,并委任沙民出身的铁斧来做东线军指挥。

    按照他的预想,铁斧拿下金穗城后为了肃清敌人,十有**会将自己的拷问绝技发挥到极致就连教会的高阶祭司都熬不过这位莫金人的酷刑,就更别提那些娇嫩的贵族了。通过血淋淋的审讯与处决,一步步摧毁贵族的旧有势力,从而在东境建立起新的秩序。

    而直接放一把火烧掉,似乎有些不太符合铁斧的风格。

    罗兰想了想,决定将这点小小的

    讶异抛到脑后,等以后两军汇合后再做询问毕竟正如夜莺所言,这把火的效果好得让人惊讶,大家族直接吓破了胆,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封地,开始一窝蜂地向境外逃离。

    按照这个速度,海风郡以及其他领地应该也会在一个月之内彻底被市政厅掌控,原以为东线局势会要僵持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现在却有了超过西线进度的趋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