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 摔杯

正文 第八百六十六章 摔杯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这次情况发生了变化。

    复述完后,有四人被新王的侍卫带出了人群。

    贵族们不禁骚动起来。

    “陛下,这……”

    “啊,猜得没错,他们四人说的是真话。”罗兰摊手道,“愿意一试便是上车的资格,在变革面前,尝试的勇气最为可贵。”随后他望向被选出来的贵族,“好好做,不要错失了到手的机会。”

    “是、是……陛下!”四人受宠若惊道。

    一派胡言,乔治忍不住在心里低吼,勇气?资格?别开玩笑了!这些家伙不过是处在落魄边缘的男爵罢了,领地贫瘠、产出微薄、不善经营、人手匮乏,这才是他们的真实写照!入不敷出的土地自然没什么舍不得的,唯一还保留着的理由仅仅是当做身份的遮羞布而已,基本上再退一步就连晚宴邀请都不会收到,居然也能受到新王的重点关注?还是说……这些人早已经和罗兰.温布顿串通一气,来配合着表演这一出荒诞的儿戏?

    等等……他忽然想了一个传闻,一个来自王都的耸人故事。

    此事亲历者寥寥无几,但确实跟四王子有关,传言此人在攻占王都后,于双塔圣殿中进行了一场审判,以裁决那些大贵族们的罪行。从事后的结果来看,王都把持实权的贵族几乎被一扫而空,提费科也被判处绞首之刑,因此与其说是审判,倒不如说是铲除异己。

    不过其过程却充满了诡异的色彩。

    听说罗兰正是以一场「问答游戏」来给众人定的罪。

    十个问题,只要有一个答错,就会被送进监牢——而仲裁的依据,便是传说的读心。

    当时乔治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认为只是侥幸逃过判罚的贵族为掩饰自己的心虚与胆怯所编造出来的谣言,所谓的读心不过是罗兰任由喜好而做出的判决,哪怕对方最后没有留在王都,也不会给那些提费科的旧臣卷土重来的机会。

    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有些不确定起来。

    难道……这则传闻是真的?

    “接下来是第三句,听好了,”伊蒂丝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一点儿也不想放弃自己的封地与权力,不过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我更不想为它们搭上自己的性命。”她向众人比了个请的姿势,“现在轮到你们了。”

    大厅中的气氛渐渐改变了。

    先前还有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漫不经心地复述陈词,但当第一批贵族得到新王的认同,率先离开人群后,众人心头便多了一份异样的情绪。

    这一次就连回答都不再整齐。

    然而此轮侍卫依然挑选出了更多的贵族。

    令乔治.纳瑞心猛地一沉的是,德尔塔伯爵也包括在其中。

    “这是怎么回事?”盖伊悄悄挪到他身边,低声问道,“难道他们都被新王说服了吗?”

    乔治暗地里数了数,总共被带出来的人一共二十一位,甚至有几人两天前还站在他的府邸里,商讨着如何对抗罗兰。连同这些贵族的侍从和仆人,人群瞬间缩小了一半。

    “不,不可能……如果罗兰和这么多人有过联系,我不可能毫无察觉,”他咬牙道,“他们应该是临时被选中的。”

    “那……为什么他们不说出来?”利维坦男爵也靠拢过来,“胡夫那家伙,明明之前还站在我们这一边!”

    “说什么?”乔治狠狠瞪了对方一眼,“陛下您看错了,我把封地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舍弃性命也在所不惜?换作是你,你会说吗?”

    “呃,我……”

    真是蠢货,他恼火地想,问题不在于被挑选出去的人,而在于剩下来的贵族——罗兰.温布顿大可闭着眼睛选人,然后把最后剩下的那一撮归为打压者,但他要如何确保这其中不会有赤水城领主一方的人?

    选错对象只会平白将这部分势力推向反对方一边,此套把戏除了打草惊蛇外几乎没有意义,还是说,他只是想在众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读心术?

    乔治张望了大厅一圈,再一次确定新王仅带了六名侍卫,即使后者将人数缩小到一两人,想要杀鸡儆猴,只要当众闹腾起来,这六人都不一定能压得下。

    至少,他和三河伯爵就不会坐视不理。

    “服从力量并不是一个难堪的回答,”罗兰朝第二批贵族微笑道,“从古至今,力量的强弱历来是决定人类阶层排序的依据,审时度势的重要性一点儿也不比勇气要少多少。各位的祖先能在灰堡占据一足之地,将自己的血脉传承下来,而不是泯灭于历史长河中,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证明,我很高兴你们能将这一点继承下去。另外我也在此允诺,你们不会跟第一批贵族得到区别对待,只要你们将今天的回答记在脑海中,以后若是遇到了同类问题,好好想一想我所拥有的力量即可。”

    说完他望向北地珍珠,“读下一句吧。”

    伊蒂丝点点头,“第四句,我两边都不想放弃,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这句陈述很短,但剩下的贵族里仅有五、六人开了口,大多数选择了沉默,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分化开来。

    而开口复述的人中,侍卫只挑出了三个。

    “咳咳,陛下,我们相信您能看穿人心了,就到此为止吧。”

    “是啊,这毕竟是欢迎宴会,您看……”德尔塔伯爵和三河伯爵先后劝阻道。

    “中立者比我想象的少,”罗兰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左右摇摆、犹豫不前并不算一种好品质,特别是在日新月异的变革浪潮中。但你们属于可以改造的那一类,先留在这儿吧,说不定一刻钟之后,你们就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他顿了顿,面向剩下的贵族,“接下来是最后一句,但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猜到它的内容,或者说,你们心中的想法。既然如此,这句就由我亲自来说好了——”

    “无论如何我都不愿交出封地和权力,为此,我不惜冒险——只要能够扳倒国王,家族与富贵必然长存!”

    那一刹那,篝火仿佛无风自动。

    大厅中无人开口,空气犹如凝固下来。

    “不回答也不要紧,我之前说过,这不是建议,而是命令。”罗兰缓缓道,“不复述者,没有再同行的资格,你们的路便到此为止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乔治也沉下了脸,“没有证

    证据,也没有审判,只凭一句话,您就想要定我们的罪么?”

    剩下来的贵族仍有二十七位,这个数目远超过他的预期,按照爵位不同,每个人都带着二到四名随从,加起来至少六十人以上,其中还有不少预备骑士,把他们逼到这一步对新王到底有什么好处?

    他就不怕引火烧身么!

    “陛下,如果是开玩笑的话,已经足够了,”盖伊依然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心平气和地劝道,“最后一句话太过严重,我们背负不起啊,您怎么能肯定大家都是那样想的呢?至少我就绝对不会背叛温布顿家族。”

    “是啊……太冤枉了,我从来没那样想过!”

    “陛下,请明察!”

    众人纷纷嚷嚷道。

    “你们知道吗?洞察人心就是这样一种能力——说得越多,就越能辨明真伪,”罗兰不为所动地从伊蒂丝手中接过一个水晶玻璃杯,“有什么话,留着去和铁锹、矿石说吧。”

    “矿、矿石?”

    “没错,你们会以谋反之罪,被押往北坡矿山服劳役二十年——毕竟各位目前仍只是在心里谋划,并未付诸事实。”新王语气中夹杂着危险的气息,“但是……倘若你们有反抗之举,谋反一事便成了实际行动,矿山自然再也容不下你们。你们的归宿,只有死路一条。”

    说到这儿,他将杯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随手抛出杯子。

    玻璃杯划过一道弧线后,落在乔治脚下,呯的一声摔成了碎片。

    “拿下他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