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天雷无妄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 天雷无妄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手下拆开木箱后,露出了里面的“礼物”。

    那分明是一副棺材。

    一副上好的棺材。

    无论是金箔包边还是漆绘,都显得精致无比,盖板上的图案是一柄漆黑的短鞭,正是铁鞭氏族的战纹。

    鲁巴卡.血鞭先是怔了怔,随后不由得冷笑起来。

    “就这样?我还以为他们会放些更能吓唬到我的东西来着,”他摇摇头,“头颅、耳朵、人皮……这才是铁砂城的做法。棺材?极南境不需要这多此一举的玩意!”

    这里的死人全部会被丢进沙漠,然后在高温烘烤下化为白骨不管身前地位如何,死后都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北方人才需要这么扭捏的木盒子。

    即使死了,还得把自己禁锢起来,像是永远的牢笼。

    傲沙的婊子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他喘出一口粗气,在灰堡做了太久的奴隶,恐怕她已经忘了沙民的威胁方式。

    但这种侮辱仍让鲁巴卡感到血脉偾张。

    “拿我的斧头来!”他大喊道。

    立刻有族人抗来了一把铸铁大斧,握柄近一人高,黝黑的斧首足有脑袋大小虽然他是铁鞭氏族的族长,最喜欢用的武器却是这柄沉重的战斧。无论是与沙漠中的野兽搏杀,还是斩下挑战者们的脑袋,它挥舞起来都无比称手。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阻挡和招架都毫无意义,只要劈中,就算是穿着北方人的盔甲也是一击毙命。

    它当然也饮过傲沙氏族的鲜血有妇孺的,也有孩子的。

    他忘了告诉卓尔.银月,那些被流放者并没有抵达无尽海角。因为他提前绕路赶到了押送队伍的前面,然后把他们挨个劈死在黄沙中。

    倒不是担心他们有朝一日能报复回来,他只是单纯地享受这种杀戮的快感罢了。

    棺材?

    去他妈的。

    鲁巴卡吐了口唾沫,大喝一声,双手举起战斧,对准绘有铁鞭战纹的盖板猛得挥下

    “咔嚓!”

    大量火星从斧刃两侧冒出,像是劈到了什么铁石之物一般。

    棺材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一分为二,从握柄传来的触感告诉他,这个精美的木盒子绝不是空空如也它里面塞满了东西!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然而已经迟了。

    火花迸射之后,一道更为耀眼的光芒从棺材内部绽放,接着瞬间填满了整个大厅,并迅速向外扩张。

    不过鲁巴卡并没能看到这一切。

    当光芒掠过他的身躯之际,他的眼珠和舌头已经在急剧膨胀的气浪中挤碎、撕裂,之后是他的头颅、四肢、内脏……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所有铁砂城的居民都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烈焰和浓烟从旭日石堡底层喷涌而出,如同暴怒的地火;庭园围墙被无形的巨手夷为平地,整个石堡仿佛猛得向上一颤,接着在浓烟中分崩析离。

    先是墙面向下剥落,然后是立柱和屋顶,坠落的石块加速了烟雾的喷发,最终崩塌的石堡让烟柱冲上云霄,与灰蒙蒙的天际连成一片。

    铁砂城中仿佛多了一座“通天塔”。

    ……

    绿洲酒馆里的图拉姆也看到了这一幕,直到此刻,他才明白了铁斧之前缓缓讲述的故事到底指的是什么。

    装满雪粉的棺材,被神女削减的重量,贴着盖板的燧石,与板顶相连的拉火索……无论是暴力破坏棺材,还是正常揭开盖板,都会招来一场无与伦比的雷霆。尽管他并不太清楚雪粉和拉火索是什么东西,但雷霆他还是明白的。

    能够波及数里的闷响,以及被染血之地观察到的烟柱,可以想象得出这道无妄天雷有多么惊人。

    如果他没有骗自己,铁砂城里的景象真是那副棺材造成的,铁鞭族长应该是活不成了。

    只是图拉姆没想到,对方会真的在决斗前对排名第四的铁鞭氏族动手,而且还是以如此明目张胆的方式施以报复。

    “你……”他望向神色如初的铁斧,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当年鲁巴卡.血鞭玷污了神圣决斗,也辜负了三神的期望。对于一个已经失去决斗资格的人来说,我又怎么可能在灼火之地与他展开公平的较量?”铁斧平静地说道,“鲁巴卡和他的族人不过是一群懦夫而已,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们当作决斗对手。”

    “但是……铁鞭毕竟是大氏族……”

    “正因为如此,这样的结局才更适合他们,而不是光荣的在擂台上战死。”铁斧摇摇头,“何况傲沙氏族不会违背三神所定下的规则,一旦对手投降,我们便会收起武器,宽赦决斗者的性命。”他说到这里停顿片刻,“想想看,如果你是铁鞭族长,知道傲沙氏族又回来了,你会怎么做?”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图拉姆立刻明白了铁斧的意思。

    的确,破坏过一次规则就有可能破坏第二次,一个不遵守三神规则的逾越者会给他们带来无止境的麻烦即使想通过神圣决斗来扭转八年前的“败局”,在决斗开始前与结束后都会招来对方无止境的扰袭与陷害,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将他们彻底碾碎,总比之后疲于防范要好。

    “可是……倘若鲁巴卡既没有打开棺材,又没有去破坏它,你的计划不就行不通了吗?”图拉姆的脑袋里只剩下最后一个疑问。

    “铁鞭族长生性暴烈,喜爱破坏与杀戮猜测他的行动并不比逗弄一只猴子要难上多少。”铁斧微微扬起嘴角,”而且雪粉棺材不过是开胃菜而已,就算鲁巴卡侥幸逃过这一关,后面还有许多礼物再等着他呢……不过现在看来,三神并不会庇佑背弃了它的叛徒。”

    听到这句话,图拉姆不禁打了个寒颤。

    向卓尔.银月和新傲沙氏族效忠时,他也以三神的名义起誓过。

    铁斧的最后一句话,同样是对他的警告。

    “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正事了,”混血儿若无其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挑中你的另一个理由,便是因为你对铁砂城了如指掌。听绿洲里的人说,沙漠里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我只是在这里待得久了,听到的故事比较多而已,”经历了一夜击败看门狗与轻易解决铁鞭氏族后,图拉姆对铁斧,傲沙公主以及背后的灰堡势力都变得恭敬了许多,“不过若是我知道的,一定会详细道来。”

    “很好,想要赢下神圣决斗,就得仔细了解敌人……你就从各大氏族的勇士与神女说起吧。”铁斧点头道。rb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