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复仇之人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复仇之人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图拉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酒馆二层,欣赏楼下往来不息的顾客。? ??

    这是他的酒馆,也是他的领地,因此图拉姆按照自己的喜好,把它命名为了,并重新装饰了一番,还在入口处悬挂上了一连串残缺不全的头骨,作为酒馆的标志。

    尽管在五年前,它还不是叫这个名字来着。

    那时候叫什么来着?

    妖精森林……或是妖精花苑?管他呢,反正已经不重要了,图拉姆喝了口盛有火灯笼果的烈酒,让火辣的味道充斥舌根。如此柔弱的名字不适合染血之地,这里看不到妖精或是妖精般的女子,骨头倒是要多少有多少。

    每次战斗之后,铁砂城外围就会留下一堆尸体,比起容易腐烂的皮肉,他更喜欢埋在热砂中烘烤而成的白骨,特别是头颅部分。

    先,它具有恐吓作用,能让那些来借酒闹事的家伙明白,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其次,它确实能盛酒,这样可以少买几个酒杯。

    毕竟前者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总有一部分脑袋天生畸形的蠢货认为所有地方都跟他自家后院一般,而他的对手则都跟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在一个经常出现闹事者的地方,易碎的陶器和玻璃可不是什么理想的容器。

    打量每位顾客是图拉姆近些年养成的习惯,出入此地的人一般可以分为三类,半死者、将死者和死者——比起身份,他更喜欢这样来区分众人。半死者来此的目的很简单,喝酒、赌博、玩女人;只要他们保持目前的行事状态,基本都能走完剩下的一半路程。而将死者大多是看门狗,或是来打探情况的挑战者,他们已经把脑袋放在了刀剑下,随时都有可能搬家。

    至于死者嘛……当然就是那些闹事之徒了。

    图拉姆重点观察的对象既不是半死者,也不是死者,因为前一种甚为无趣,后一种只有在死时才能带来那么些许欢愉。他最喜欢看的是将死者,在他们身上,图拉姆能看到年轻时的自己。

    那时候,他也和他们一样,手中握着尖刀,身处众多氏族羡慕的染血之地,眼睛却一直遥望着铁砂城。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在等待中,勇气、热血、力量一点点离他远去,直到有人取代了他的位置,成为小绿洲的新主人……他摇尾乞怜才让自己活了下来,成为了染血之地的一部分,却从将死者变成了半死者。

    尽管把生命置于刀刃之下,将死者却有可能一飞冲天,如破茧展翅、浴火重生。而半死者则永远没有这个机会,只能在乏味的后半生寻找一些乐子当作慰藉。

    例如欣赏这些绿洲过客……或是葬身黄沙,或是成为此地的新主人。

    就在这时,一名手下推门走了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

    “喔?你确定没有听错?”图拉姆怔了怔。

    “他是这么说的,而且从他身边那名女子的容貌来看……很可能是一名神女。”

    图拉姆沉吟片刻,随后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带他们进来吧,记得收掉武器,这家伙可不太好对付。”

    “是。”

    看,现在就有一个大乐子找上门来了。

    ……

    来访者一共两人,虽然身躯掩藏在宽松的长袍之下,但他仍然看出了对方是一男一女。当那名高大的男子摘下兜帽,在他面前露出真容时,图拉姆忍不住眯起了双眼,“没想到我还能有再见到你的一天,铁斧。”

    “你想不到的事情比绿洲里倒映的星星还多,这没什么好奇怪的,”铁斧先是伺候着女子坐下,接着才坦然地坐到他的对面,“不过此时此刻……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何而来。”

    “大概吧,”图拉姆耸耸肩,作为一名老沙民,灼火之地的每一场神圣决斗都耳熟能详。有的将死者确实能浴火重生,但大部分将死者都成了彻彻底底的死者,傲沙氏族便是其中之一……尽管听说决斗过程中生了一些意外,可结果不会改变。“只是你不该回来,铁鞭氏族已经今非昔比。”

    对方作为一位小有名气的混血武士,他也曾起过招揽之心——即使成为了看门狗的部下,最初的雄心壮志仍未完全熄灭,他幻想着氏族有朝一日能重新占据小绿洲,并且更进一步,走上那片神圣的决斗之地。

    不过,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至于现在嘛……他只是想找点乐子罢了。

    “是么,正合我意,”铁斧却不以为然道,“我原先还担心他们已经被其他挑战者赶出铁砂城,死在哪个疙瘩角落里,现在看来,三神还没有彻底昏睡嘛嘛。”

    图拉姆皱了皱眉头,他印象中的混血武士并不是一个夸夸其谈之人,“我明白你想要复仇的渴望,但没有相匹配的实力,无异于自寻死路。”说到这儿他望向那名一言不的女子,“即使傲沙氏族诞生了一位神女,也很难扭转你们与铁鞭氏族之间的差距。当年的被流放者大多已死去,就凭你们两个又能做些什么?”

    “所以我找上了你,图拉姆,”铁斧的神情十分自然,话里的内容却让他心头猛得一跳,“你的氏族还待在这片绿洲之中吧?八年前和傲沙氏族同为挑战者,明明有机会入主铁砂城,最终却成为了看门狗,再到后来……连看门狗都不是了。看到族人沦为其他氏族的奴隶,你就没有感到过一丝悔恨吗?现在一个新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向卓尔.银月大人宣誓效忠,你便能再次触摸到铁砂城的城墙!”

    愣了好一会儿,图拉姆终于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

    这的确是个难得的乐子,没有什么比欣赏一名疯狂的复仇者走向毁灭更有趣的事情了,只是他没料到对方还试图把乐子转移到他身上。

    “所以你想让这名小姑娘成为氏族的新族长,然后再起神圣决斗?就算是她的父亲,也不过和我平等相交,现在你却让我奉她为主?或许你确实找到了几位好帮手,能够在决斗中玩出些花样,但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召集起那些奴隶族人,与看门狗斗得遍体鳞伤,然后欢送你们进入铁砂城?”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已有些狰狞,“告诉我,铁斧,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好处,才让我不至于将这位卓尔.银月小姐的动向透露给铁鞭氏族,好从他们那里换取一笔丰厚的奖励?我猜他们一定会对折磨一名昔日仇家的神女倍感兴趣。”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