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 意外的联络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 意外的联络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当光波穿过身体时,帕莎感到了一股奇特的牵引感,体内所剩无几的魔力躁动不已,仿佛要随它而去一般。 更新最快

    这种强制剥离的错觉持续了短短数息时间,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与魔力一同安静下来的,还有整个大殿。

    通过背后的短须,她能看到波纹扫过的区域内,混合种邪兽如同被什么定住了一般,全身僵直不动,随后一声不吭地栽倒在地。

    这是一场最具效率的杀戮,无论是泥土、岩石还是砖墙,都无法阻挡“天谴”的推进,即使现在没有监视地面,她也能想象得出迷宫上层的场景密密麻麻的混合种邪兽会像虫子一样死去,维持它们生命的魔力将消散于无形,而一旦没有魔力的支持,异化的身体会瞬间丧失行动能力。

    当然,也有一些变异程度较少、体内几乎不带魔力的普通邪兽能存活下来,但这类没有智商的兽种已无法再威胁到遗物的安危。

    这一回,赛琳总算是赶上了。

    帕莎气喘吁吁地拔出触须,望向埃尔瑕,你去看看地表上的情况。接着她又挪到爱莲娜身边,情况怎么样?

    后者浑身都沾满了蓝黑相间的血液,半截手臂已不翼而飞,头发被汗水浸透,如同刚从河里捞出来似的。“还好,一个都不少。”

    这句话让帕莎长出了一口气。

    环顾四周,尚能动弹的女巫仍在举盾戒备,而脱力的同伴则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争取尽快恢复体力。

    即使刚经历完一场大战,她们的神色也没有显露出丝毫疲惫和绝望,而是轻松地咧开嘴角,向她挥手打起招呼来。很显然,所有人想的都和她一样,把每一场战斗都当作生命中的最后一场来应对,即使为塔其拉献出全部,她们也不会后悔。

    这让帕莎感到早已不存在的眼睛有些发酸热流在她心中缓缓流淌,像是一道温泉。

    每一个女巫都同等重要四百年的漫长岁月里,她们的数量再也没有增加过,彼此间已经积累下了深厚的感情,一个都不少便是最好的消息。

    “只是这副身体得更换了,”爱莲娜叹了口气,“我可是挑了好久才选中它来着,也不知道新来的躯壳里有没有更英俊强壮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帕莎一时哭笑不得,不要在这种时候谈论如此煞风景的话题好么!她伸出触须敲了敲对方的脑门,还有谁需要更换的吗?

    “五、六个吧,”爱莲娜掰着手指道,“贝蒂中途被划破了肚子,伊佐为了掩护埃尔瑕被岩浆喷到,只剩下一个脑袋能见人,剩下几个都和我一样,缺胳膊少腿的,已经拉去保存灵魂了。”

    所以你打算挑出中意的备选躯壳后再转移?

    “当然,感觉都没有了,至少得换个看起来舒服一点的,”爱莲娜撇撇嘴,将满是血渍的巨剑收入背后,摇摇晃晃走出没两步,便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啧,这该死的身体。”

    神罚武士感受不到疼痛,同样也体会不到疲惫,只是体力的损耗是实实在在的,哪怕精神依然充沛,耗尽力气的躯壳也会变得虚弱不堪,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

    我带你过去吧,帕莎用触须卷起爱莲娜,向大殿侧室走去但凡从赫尔梅斯前来的无主神罚军都被收集于其中,以供幸存者们使用,新来的一批里,我记得有几具面相还挺不错的。

    “哦?你也会关注这个?”爱莲娜饶有兴致地望着她。

    帕莎不由自主地咳嗽两声,别忘了,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女巫啊。

    当她处理完伤患之事,埃尔瑕与赛琳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前者是迷宫里的邪兽基本死伤殆尽,外面盘旋的飞行种也都逃之夭夭,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爆发大规模的进攻了。后者则是天谴仪器的两个部件出现了损坏,原因大概跟仓促组成新核心有关,总之,今后的一周时间里,她们将无法再得到仪器的保护。

    坏消息让帕莎心生一丝忧虑,光是这种程度的激活都会让核心受损,换作天选者的话,岂不是只能使用一次?

    钥匙越复杂,天谴影响的范围就越广,她激活的仪器只能覆盖整个迷宫,也就是方圆数百米的距离,远远无法满足与魔鬼交战的需求等到魔力充盈时,投矛早就将她和仪器一同摧毁了。只有天选者,才能将光波扩散到十余里之外,从而令天谴仪器成为对付敌人的最强大武器。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缺乏优质的亲魔材料,只能在遗迹里挑挑拣拣,还都是些易碎的骨制品,达不到核心的要求也正常,这毕竟是近乎神明的造物啊。赛琳颇为无奈地回道,若是探秘会还在就好了,金银宝石随便用,至少不用测试一次修补一次。

    总之,这个冬天不要再测试了,我可不想每天都过得这么惊险,埃尔瑕抱怨道。

    也没有测试的机会了嗯?她忽然一顿,等等。

    怎么了?帕莎问。

    你们看幻象仪器,赛琳利用吸附在屋顶的主须,飘荡到另一座稍小的魔力核心前,核心光泽发生了变化,五彩魔石碎了!

    什么?两人齐齐一惊,心中同时冒出了不详的预感。

    只有在必须与迷宫进行联络的时候,菲丽丝才会破坏手中的魔石。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不大可能是因为找到了天选者,要么她遇上了麻烦,不得不向迷宫求救,要么……戒指已被其他人破坏。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能算作好消息。

    你能确定她的位置吗?埃尔瑕沉声问。

    赛琳伸出触须插入核心之中,在我们的西南方向,距离……应该是灰堡王国境内,差不多靠近沃土平原的入口处。

    灰堡西境,看来她已经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帕莎心中不禁思绪纷涌,那么迫使菲丽丝打碎魔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不慎暴露了身份?还是新时代的女巫视她为敌人?又或者……不,不可能会这么顺利,帕莎摇摇头,将杂念抛出脑海,她十有**是遇上了麻烦。

    你打算怎么办?埃尔瑕望向她。

    她沉吟片刻后回道,按预定计划,一天后启动幻象仪器。

    这已是仪器最短的准备时间。

    如果魔石是被不坏好意的人所打破,她们的存在或许会提前暴露在凡人面前,但不管如何,帕莎都不会放弃菲丽丝她们是塔其拉最后的幸存者,也是命运相连的伙伴。rb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