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归宿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归宿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夜莺行走在「迷雾」中。

    从这里看去,世界只剩下黑白二色。

    原本构成事物的线条不再明确,直线、折线、曲线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犹如孩童笔下的涂鸦。

    这是种很难言喻的感觉,夜莺也花了很长时间才熟悉如何分辨界限,只要运用得当,她就能不受凡物拘束,在迷雾中自由穿行。看似连成一片的墙体,只要稍微换个角度,便能看到现实世界中绝对不存在的入口。

    在迷雾里,上和下,前和后也不再是固定的概念,它们会相互变换,甚至重叠在一起。比如她现在所做的,从守卫眼皮底下迈入城堡,顺着那变幻莫测的线条,一步步凭空而上,穿过天花板,抵达安娜的房间。

    对她而言,这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世界。

    只有身处「迷雾」之中,夜莺才会真正放松下来,尽管它寂静又孤独,可她喜欢这种不受威胁的感觉。

    大多时候,这里都是黑白的,但她偶尔也能看到其它颜色。

    例如眼前的安娜。

    女巫和普通人不同,她们是魔力的聚合体。夜莺能看到这股力量的流动和消逝,它也是迷雾中唯一的色彩。

    她从未见过像安娜这么饱满又强烈的颜色——碧绿色的光泽在她身上涌动,中心处接近白炽,让人几乎无法直视。这令夜莺十分迷惑,一般来说魔力的颜色和能力表现十分接近,她在共助会时见过不少拥有操作火焰能力的女巫,她们大多呈橙色或暗红色,像一团跳动的火球,无论大小和光亮度都无法与安娜相比。

    如果这点还只是难以理解外,另一点便是不可思议了。

    如此庞大的魔力在她身上汇聚,她为什么还活着?

    整个女巫共助会里,夜莺都找不到拥有这等魔力之人,哪怕是成年的女巫,比起来也相形见拙。如果等安娜成年的话……

    不,她没有这个机会了,夜莺叹了口气,魔力越强,反噬越强。她甚至不敢想象当邪魔噬体降临时,安娜会面对多么可怕的折磨。那种从内部向外撕裂的剧痛不会让人失去意识,直到放弃抵抗,接受死亡的那一刻,都得反复承受毫不间断的痛苦。

    她走出迷雾,将低落的思绪暂时收起,打起精神道:“早上好,安娜。”

    安娜对对方这种不请自来,突然出现的行为已经习惯,她点点头,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练习着操控火焰。

    夜莺摸摸鼻子,走到女孩的床边坐下。

    这样的练习她已看过很多次,最开始安娜还会失手将自己的衣服点燃,在后花园的棚子里,准备着满满一桶给她替换的衣服。到后来,她已能熟练的让火焰在指尖跳动,连罗兰都不再督促她练习,园子里木棚拆掉改成了享受下午茶和晒太阳的地方。

    即使如此,安娜依然按照王子之前的吩咐,每天都会进行一至两个时辰的练习——就在自己的房间里。

    “我带了鱼饼来,吃吗?”夜莺从怀里摸出个布包,摊开递到对方面前。

    安娜嗅了嗅,点点头。

    “去洗个手吧,”夜莺笑道。还好,她并不是讨厌自己,只是不善于交谈罢了。说起来,她明明对娜娜瓦很在意,话同样说得不多。事实上除了在罗兰面前外,她几乎很少说话。

    而对比之下,罗兰的话就忒多了。他总有说不完的道理,连吃个饭都有许多条条框框——比如饭前要洗手,吃东西不要太快,掉在地上的不要捡起来吃等等……每一条他都能讲出个长篇大论来。

    开始她是极不耐烦的,不过对方好歹是此地的主人,灰堡的四王子,既然吃他的住他的,那么就勉为其难的听下好了。到现在,她竟也慢慢习惯了这些规矩。不知为何,当与安娜、娜娜瓦、罗兰、卡特等人一起争抢洗手排队顺序时,她莫名地感到了一丝乐趣。

    安娜把手伸进盛满井水的桶子里搓了搓,再点起一团火烘干,捏个鱼饼坐回到桌前,小口小口啃了起来。

    “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吗?”夜莺没话找话道,“那里有很多姐妹们,她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在这里,你只能在城堡范围内活动,不觉得闷吗?”

    “绝境山脉虽然物资不多,可大家都是一家人,为了相同的目的聚集在一起。”

    “你的力量这么强大,她们会很欢迎你的。”

    “这年冬天,我怕你撑不过去……”

    说到后面,夜莺的声音低了下去,或许已经来不及了,她想,就算回到营地,她现在这样庞大的魔力,几乎不可能熬过成年。自己所能做的,只剩下目视她的消亡。

    “加入女巫共助会之前,你曾住在哪儿?”

    夜莺怔了怔,她很少会向自己提问题,“我……以前住在东边的一座大城市,离王都不远。”

    “过得开心吗?”

    开心?不,那简直是段不愿去回想的日子,寄人篱下,被人轻视、嘲弄。当发现自己变为女巫后,更是像猫狗一样看管起来,锁链栓在脖子上,强迫自己为他们办事。夜莺摇摇头,轻声问,“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之前住在旧区,”安娜简单地将自己的经历讲述了遍,“我的父亲为了25枚金龙就将我卖给了教会,是殿下将我带出牢笼。在这里,我过得很开心。”

    “但你出不了这个城堡,除了罗兰.温布顿外,其他人依旧憎恨着女巫。”

    “我并不在意,而且,他说他会改变这一切,不是么?”

    “那很困难,只要教会不倒,女巫就始终是邪恶者。”

    安娜没有反驳,沉默的时间有些漫长,长到夜莺以为她再也不会开口时,她忽然问道:“你在共助会过得开心,还是在这里过得开心?”

    “你……你说什么啊,”夜莺被问得有些猝不及防,“当,当然是……”

    是共助会?说实话她对寻找圣山兴趣不大,但那儿有她无法割舍的朋友。

    是边陲镇?若不是听到有女巫陷入危险,她根本不会到这儿来!

    答案应该很明显才对,但为何自己没能第一时间说出口?

    这次安娜露出了笑容,夜莺很少见到她笑,那双眼睛像是倒映着晨曦的湖面,让人莫名觉得安心——即使自己没有身处「迷雾」中。“我听罗兰说,你们在北方群山中寻找圣山,如果圣山意味着安稳和归宿,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它。”

    这里就是她的圣山,夜莺意识到,尽管她的生命已所剩无几,但她的灵魂将比大多数女巫都更早抵达彼岸。

    就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地奔跑声,夜莺仔细听了听,竟像是娜娜瓦的脚步。

    门被推开,冲进来的果然是娜娜瓦.派恩。

    她一脸哭相地扑进安娜怀里,“怎……怎么办?安娜姐姐,我父亲发现我是女巫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