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外交风云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外交风云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

    自从七十六号成为约寇的侍女后,他连找丹尼丝寻欢作乐的次数都少了许多。

    倒不是因为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而是他不得不花时间来照料这位可怜的引路人——「黑钱」说的责罚并非在开玩笑,当她被负责人银面送过来时,浑身到处都是鞭痕和淤青,和半天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约寇庆幸自己及时提出了这个要求,不然照这样打下去,七十六号恐怕会被活活打残,所以银面才会说她已无法再担任引路人——客人自然是不会让一个残障者来服侍自己的。

    好在七十六号的身体颇为结实,并不像一般女子那么柔弱不堪,特别是腹部和背部,还能看到浅显的肌肉线条,上完伤药后,倒也快速恢复过来,如今已能打理屋内的杂事——当然,也包括一些小小的个人服务。

    就像今天这样。

    “大人,需要我帮您按揉下肩膀吗?”

    七十六号打扫完屋子后靠拢过来,微笑着坐到约寇身边——按规矩来说,没有主人的指令,侍女是不可以主动贴近主人的,对方显然还在以「黑钱」所训练的方式来讨好“客人”。不过约寇丝毫不以为意,相反,他还挺喜欢这种主动而热情的挑逗。

    如果她只是一个事事讲究规矩,遵循主人命令行事的女仆,那未免也太无聊了点。

    “坐上来吧,”他放下手中的野史,横躺上长椅,而七十六号也脱下鞋子,屈膝跪坐,让他把头稳稳架在大腿上。

    接着她细长而有力的五指压住双肩,缓缓揉捏起来——比起那些调情多过按摩的女子,她的力道要重得多,技巧也丰富得多,显然经过一番苦练,能真正起到缓解疲劳的作用。

    约寇躺在她腿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七十六号的面容。「黑钱」把她送过来后,她自然无需再戴着那副铜面具掩饰身份。

    老实说,七十六号并不算那种特别美貌的女子,就五官来说只能算中等偏上,更别提与女巫相比了。但那抹红唇却恰到好处,特别是当他从下方仰望时,弯弯的嘴角格外能引起他的兴致。

    更美妙的是她的身材——约寇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蕴含着如此力量的女子,她不像大多数贵族妇人那般丰腴,又不像穷苦丫头般消瘦。匀称的四肢、富有弹性的肌肤,以及凹凸有致的胸膛与腹部……当她紧绷身体时,能感受到微微隆起的坚实肌肉,对于喜好新鲜的他来说,这比单纯的容貌有吸引力多了。

    就在约寇打算同对方再进一步时,房门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希尔.福克斯。

    好吧,享乐时间到此为止,他叹了口气,坐起身来,“这次不会又让我去救赎哪个女巫了吧?”

    希尔没有回答,而是望向七十六号。

    后者识趣地躬身行礼,接着快步退出了房间。

    “不过是个仆从罢了,”约寇耸耸肩,“你也太过谨慎了。”

    “晨曦的局势并不稳定,这种时候还是小心点好。”

    “丹尼丝无论从声望还是家世上,都比七十六号要大得多,怎么不见你如此提防她?”

    “因为丹尼丝.佩顿是摆在台面上的人,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查清底细,而一个「黑钱」培训的引路人却无从查起。”希尔在他对面坐下,将一封信放在中间的茶几上。

    “但我觉得我已经查清了她的底细,”约寇得意的一笑,“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哦?”希尔眉头一挑,“说说看。”

    看来就算是老朋友指派的亲卫,也不是全知全能的,他咧开嘴角,“想要培养一个如此训练有素的引路人,需要花去大量的时间——无论是她服侍客人的技巧,还是明显经过锤炼的身体,没有十几年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讨好客人、为客人服务这些已经成为了她的本能,而她现在才多大?”

    “二十一二左右……最多不超过二十五。”

    “没错,也就是说,七十六号接受这些训练前,差不多也就是五六岁大的孩子。除非她是个不老不死的怪物,否则不大可能是来自于「黑钱」之外的势力。”约寇摊开手,“而「黑钱」跟我们毫无利害关系,他们所做的那些事可比偷购奴隶和包庇女巫惊悚多了——何况后者我们还没有实现呢。”他自嘲道,“女巫根本不需要我们的庇护。”

    见希尔.福克斯一时无话可说,约寇顿觉神清气爽,他拿起桌上的信件,拆封展开,刚看了两眼,眉头便垮了下来。

    这竟然是一封以罗兰陛下名义发出的正式外交函。

    而且上面的内容也让约寇心惊胆战。

    灰堡君王想要阻止晨曦之主继续迫害女巫?约寇觉得自己脑袋都要转不过弯来了,这里可是晨曦王国的都城,不是灰堡西境啊!

    难道老朋友觉得安佩因.摩亚会听他的话?

    更别提后面紧跟着的一连串威胁了——例如什么不要逆时代而行,摇摇欲坠的教会就是最好的证明……又例如灰堡不会对此坐视不理,将保留采取下一步措施的权力,望新王好自为之之类。

    尽管措辞说得很委婉,但约寇相信能站在王宫殿堂里的人也都不是傻子,这简直是在说如果不按灰堡说的做,晨曦就是灰堡的下一个敌人了!

    这种话要让他怎么在晨曦之主的面前说出口?

    约寇愁眉苦脸的将信交给希尔,整个人都感到坐立不安起来,刚刚辩赢对方的一点窃喜也不翼而飞。

    还真被亲卫说中了,对罗兰陛下来说,女巫比盟约重要得多。不过这种威胁除了招来晨曦各大贵族们的反感外,还有其他作用吗?无法实现的威胁,注定只能徒增笑柄啊。

    “我该怎么办?”现在能给他出主意的,也只有希尔了。

    “按照陛下说的做,”希尔很快看完了文函,“这是你身为大使的职责。至于安佩因.摩亚的反应……我猜他最多大发雷霆,将你赶出王宫,不会有其他危险。”

    “那样我们和其他贵族营造的关系就全完了,”约寇闷闷不乐道,“辉光城的各大家族一定会嘲笑我们都是些疯子,罗兰也会成为宴会上的新谈资……这种空口威胁对陛下有什么好处?”

    “空口威胁?”希尔不置可否道,“你真认为陛下只是说说而已吗?”

    约寇心里猛得一颤,不敢置信地望向亲卫,“这……不太可能吧……”

    “在旧王都没有倾覆前,提费科.温布顿也是这么认为的,”希尔缓缓说道,“据我的了解,罗兰陛下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