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新时代的外交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新时代的外交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

    吃过午餐后,罗兰把巴罗夫叫进了卧室。

    总管大人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手脚明显要比往日拘谨,脸上的神情却十分激动。

    看到对方的表现,罗兰不由得想起了历史上某位名人衣衫不整地跑出来接待来访的臣子,结果令后者大为感动的故事。明明只是自己偷懒的行为,却让老总管感到了强烈的信任之情,这也算是无心插柳了。

    不得不说,男性官员在提升忠诚度方面还是具有独特优势的,例如秉烛夜谈、抵足而眠什么的……如果换作伊蒂丝.康德的话,恐怕就是另一种想法了。

    他笑着摇摇头,将这些杂念抛开,“我在北地作战和昏迷的这段时间内,你一共收到了多少封信?”

    “一共一十六封,”巴罗夫很快汇报道,“大部分是各地领主请求商贸或者来访的信函,还有两封是东境守护向您表示和谈的密信,我都按照您此前定的要求一一回复了。”

    按照战前会议交代的任务,国王率军出征时,无冬城暂时由巴罗夫代管行政事宜,寄给国王的信件也由他来拆阅,如果是特别重要且超出预设回复范围的消息,再派飞行信使转寄至前线。

    “只是和谈吗?”

    “是……他们并不愿意交出分封权,还劝您保留下贵族的传统与荣耀。”

    “等到明年开春,那帮人自然会清楚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罗兰耸耸肩,“那么需要我亲自过目的信件呢?从哪里寄来的?”

    “一封来自曙光城占星家结社,一封来自晨曦王国,”巴罗夫递过来两张信纸,“它们寄到时您正好处于沉睡状态,内容也有些……古怪。”

    “古怪?”

    罗兰首先摊开绘有星座花纹的羊皮纸。

    信是弥散星学士写的,前半页是问候与感谢——之前送给观星台的天文望远镜已经派上用场,他们表示感谢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但接下来的内容让他不由得一愣。

    星空居然中发现了「灭世之星」的踪迹?

    一颗闪烁着红光、且位置固定的星辰?

    罗兰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同步轨道。

    按他可怜的天文知识来判断,只有在同步轨道上运行的物体,才能与星球保持相对静止。

    可红月若出现在这条轨道上,不可能不对星球本身造成影响,而观察的结果也表明,它的体积应该极小才对。

    所以红月不是自然天体,而是一颗人造卫星?

    罗兰思索片刻后又否决了这个猜测,如果是卫星的话,怎么可能做到“降临世间”?按照爱葛莎的说法,当红月现世的那一刻,整个大陆的人都能目睹到它的存在——它比月亮更加巨大,也更为明亮,猩红的光芒让圣城的石墙都染上了一抹血色,即使在白天,也能看到它的轮廓。

    这完全不合常理。

    他沉默了好一阵子,才将信纸放到一旁。“替我拟一封信,邀请占星家们前来无冬城。”

    “但上次他们拒绝了您,”巴罗夫迟疑道,“这回恐怕……”

    “情况不一样了,占星结社已经找到了他们想要追寻的星星,之后只要盯着那片天空就行。”罗兰轻敲着桌子道,“你在信中告诉他们,无冬城研制出了更好的天文望远镜,而且还发现了一些有关灭世之星的古籍,我相信他们会来的。”

    “是。”

    他摊开第二张信纸——或者说是纸条,和往常的密信一样,利用飞行信使传递的消息总是十分简洁。

    「晨曦之主驾崩,长子安佩因.摩亚继位。」

    「他下令清剿教会的信徒、断绝与圣城的商路、以及大肆搜捕女巫。」

    「受此影响,边境地区出现了叛乱,我们的商队也遭受波及。」

    「原计划可能需要暂时中止。」

    罗兰不禁皱起了眉头,巴罗夫不清楚教会在晨曦所做的一切,觉得摸不着头绪倒也正常——伊莎贝拉等人撤离后,没有药物供给的晨曦之主死于昏睡是迟早的事,他只是没料到安佩因会对教会产生如此大的仇恨,连带女巫也一起厌恶上了。

    这几条政策里,清剿信徒还好说,单方面禁止通商根本是掐断了边境领主的财路,起兵叛乱的背后必然有教会的影子,而搜捕女巫则完全和自己的利益相悖。

    如此冲动的命令,不大可能是三大家族的主意,只能说新王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想要为父亲报仇。

    他原本以为晨曦会是一个潜在的盟友,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

    “发一封正式的外交函,”罗兰缓缓道,“首先祝贺他加冕为王,然后再告诫他不要这么做——纯洁者并不等同于女巫,灰堡已经组建了正式的女巫组织,把她们视作敌人就是与灰堡为敌。”

    “呃……陛下,”巴罗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您确定要这么写?”

    “有什么问题吗?”

    “对方根本不会当回事的,还有可能把您的话视作威胁。”

    罗兰自然清楚,有时候连地方领主的封臣都不会接受国王的命令,更何况是去插手国外的政事。但时代已经不同了,如果对方不懂,他不介意教会他们什么才算真正的外交。

    “这本身就是威胁,”他*裸地回道,“如果安佩因.摩亚一意孤行的话,明年攻占圣城时,顺便就让晨曦换一个国王好了——一个愿意站在灰堡一边,共同对抗神意之战的贤明之人,例如奎因家的安德莉亚就不错。”

    新时代的外交将建立在钢铁枪炮之下,谈判桌上得不到的,就靠军队来实现。别说干涉别国内政了,更换继承人、扶持反对派、直接派兵占驻都是常用的手段,在红月降临前,罗兰不希望有其他王国拉他的后腿。

    因此,整封外交函的核心内容便是「勿谓言之不预也」。

    “我……明白了,”巴罗夫.蒙斯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有惊讶,有振奋,也有掩藏不住的敬畏……他深深弯下腰,“我会将您的意志传达给晨曦国王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