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虚幻的现实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虚幻的现实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一口气连爬了十几层楼,当松懈下来时,罗兰只觉得双脚发酸。

    这座老式建筑根本没有电梯,哪怕是在梦中,他也庆幸自己出现的位置不是顶层。

    毫无疑问,造成这一切的一定是洁萝,但又不完全是洁萝——因为没人会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自己。

    辛苦制造一场诡异梦境,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自己目睹她的失败,不仅剥夺了身为纯洁者的记忆,还变成了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初中生?

    一时间,罗兰脑袋里冒出了很多邪恶的想法。

    就凭洁萝现在的样子,无论自己对她做什么,她都毫无抵抗之力。

    难道这也算得上是复仇么?

    只能说当时洁萝的确做了些什么,才让记忆发生了不可思议的重铸,但最终形成的结果,却绝非她所希望看到的。

    如果说这栋规模奇大的筒子楼是洁萝记忆的忠实反映,那也仅仅只是一座楼而已。

    而远处,此起彼伏的摩天大厦和街上奔流不息的车辆行人,很明显则属于他的记忆——一个来自现代世界的灵魂。

    洁萝和她所吞噬的人以现代人的身份融入到这个梦境中,就说明她的企图彻底失败了。

    这才是比较合情合理的推断。

    那么他自己呢?

    罗兰一边慢慢向楼下走去,一边思索这个问题。

    他不属于这里,至少说,他不属于这栋败者楼。很显著一个特征便是,他仍有完整的记忆,知道自己处于梦境之中,并随时能离开此地。

    当然,接下来他得订做一个更方便的坠落工具,上回滚落沙发撞到脑袋,这一次依然能感到隐隐作痛,说明梦境的真实程度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水平。

    既然如此,它在丰富程度上又能做到哪一步?

    是无所不包还是仅有一个空壳?

    ……

    罗兰回到0825号房中,再次仔细地检查这间住所。

    很标准的一室三厅房,没有阳台,三间单间分别是罗兰的卧室,洁萝的卧室,以及一间杂物房。杂物房里摆放的都是些大物件,例如一辆调速飞轮都没有的老式单车,一台缝纫机,一扇已经锈蚀的铁门等等,估计卖废品都值不了几个钱。

    接着他走到了洁萝的卧房门口,门板上贴着明显的告示:不得擅自入内。

    只是这种警告在罗兰眼里形如无物。

    他毫不客气的推开房门,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进了他的鼻子。

    小小的房间里,家具摆设得整整齐齐,连床铺都叠好了被子,光洁的桌子和地板上纤尘不染,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初中生能做到的事。

    罗兰转了一圈后,目光很快被一个放在书桌一角的卡通日记本吸引住了。

    她居然有写日记的习惯?

    这可是个了解洁萝过往经历的好机会。

    对他来说,在梦境之中偷看一个小丫头的日记没有任何心理上的压力。

    罗兰拿起粉红色的本子,发现侧面还有一个塑料锁。

    不过这种玩意完全难不倒他。

    塑料锁扣的作用存粹是给孩子增加一个心里安慰,并没有防止偷看的功能,罗兰找来两根牙签,插进锁孔里捣鼓一番,几下便撬开了锁头。

    翻开第一页,纸张上的字迹虽显稚嫩,但甚少有墨点和涂改,显然她在写这些东西时,还是颇为认真的。

    「2月16日,因为学校搬迁,我被寄托到一个异地的家庭中,房主叫罗兰,是个不太讲究的叔叔。他的工作是在酒吧打工,经常白天睡觉,晚上出门,一直到凌晨才回来,身上总有一股难闻的酒味。我太不想住在这里,但家里说他索要的寄宿费最少,还包伙食,不准我再多说一句不好,否则就要把我送到乡下去。」

    这是个什么见鬼的背景?罗兰忍不住呲了呲牙,从小到大,他去酒吧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在那里打工了。不过梦境本身就是个不讲理的地方,它常常会把多个毫不相干的片段拼接到一起,而且在梦中时还丝毫不觉得有异样。

    想到这点,他也懒得跟梦计较了。

    「2月27日,开学了。罗兰叔叔似乎丢掉了工作,看起来很颓废,晚餐变成了泡面,还是我买回来的。」

    「3月2日,最近的零花钱都用在泡面上了。这样下去不行,杂志上说,十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必须保证足够的营养,我得跟叔叔谈判,如果被揍的话,我就……再忍忍好了。我不想去乡下。」

    「3月3日,他同意了我的提议,太好了!每个月他都会给我一部分生活费,用来购买新鲜的食物。不过只要我没在学校,三餐就得由我来做,这到底是谁在照顾谁啊?我怎么觉得他应该多给我一份薪水才对呢?不管了,反正在家也经常要做这些事情,都习惯了。」

    「6月8日,来到新城三个月后,已经渐渐适应这里了。我交到了许多朋友,成绩也是班上最好的。罗兰叔叔虽然很不讲究,老是不修边幅,但实际上并不是个坏人,至少从来不会打我。可惜他仍没有找到工作,看起来都快要放弃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单靠家里打给他的生活费,是没办法养活我和他的,我得想办法帮帮他。」

    「6月22日,唔……挣钱好难。画了些卡通图卖给补习班的同学,最后才赚到十五块,这还不够两天的菜钱呢。对了,最近对叔叔的语气是不是太随意了些?他毕竟是大人,感觉有点不太礼貌,但总是控制不住。难道这就是叛逆期吗?」

    「6月25日,天哪,今天吓死我了,一进门就看到罗兰叔叔从椅子上摔下来,还好底下有沙发接着。把椅子搭那么高,难不成他是想自杀?简直让人生气,万一磕伤了,不就更找不到工作了么?算了,明天再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省去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罗兰花去半个小时就读完了整本日记,也对洁萝与自己同住一屋的原因有了个大致了解。

    梦境似乎给所有人都编造了一个符合现代身份的背景,这无疑是个极为复杂的构设,单靠他一个人的大脑恐怕没法完成,也难怪灵魂决斗结束后他足足昏迷了快两个月。

    将日记本锁好放回原位的时候,罗兰不由得怔了怔。

    只见书桌旁还垒放着一叠书籍,似乎是小丫头的教材来着。

    他咽了口唾沫,伸手将课本全部挪了过来。

    第一本是语文,第二本是思想品德教育,当他翻到第三本时,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那正是初二生所使用的化学课本。

    它的内容十分简单,连文字都很少,大部分是插画,乍看起来就和十万个为什么差不多,但当罗兰翻到最后一页时,一张折成几叠的长页掉落出来。

    把它摊平后,一幅完整的元素周期表出现在他眼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