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被俘虏的纯洁者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被俘虏的纯洁者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夜莺一生中从未感到这样自责与悔恨过。

    她曾以为,只要自己待在罗兰身边,就不可能有人伤害到他。

    然而她现在仍好好的站在幽谷镇的城堡卧室里,全身上下连一点擦伤都没有,罗兰却躺在床上,终日不省人事。

    他的体内看不到任何魔力反应,五脏六腑同样完好无损,既不是类似于安息之种那样的诅咒,也不是直接破坏脏器的杀伤能力,就连见多识广的爱葛莎,都看不出这种能力的类别和破解方法。

    各种常规的唤醒手段全部用尽,依然无济于事,罗兰对外界的刺激毫无反应,如果不是还有呼吸和心跳,恐怕跟死亡没什么区别。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爱葛莎的告诫——

    在女巫的能力面前,没有绝对安全的防护。

    可惜这份明悟来得太晚了一些。

    就在这时,房门外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闪电推开房门大声道,“那名纯洁者醒过来了!”

    房里的女巫顿时激动起来。

    “大家不要着急,一窝蜂跑过去打探没有意义,”温蒂开口道,“而且我们尚不清楚她的能力,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由爱葛莎小姐和夜莺去问清楚情况比较好。”

    作为深受姐妹信赖的前辈,她沉稳的语气让大家稍稍平静下来。

    夜莺深吸了口气,向温蒂点点头,“交给我吧。”

    在好几年的逃亡生涯中,她深知负面情绪对改变局势没有任何好处,尤其身处这种关键时刻,她绝对不能因为犯下大错而逃避自己的责任。

    她必须将罗兰陛下带回来。

    “我们走吧,”爱葛莎叹了口气。

    在离开房间时,夜莺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床头的安娜坐着一动不动,她的眼睛仍旧注视着罗兰,仿佛其余的一切都不能再引起她的注意。

    内疚的感觉更强烈了。

    ……

    城堡首层的一间仆人房已经改造成了特殊的囚禁室,它的四面墙体背后都被嵌入了数十枚神罚之石,所形成的黑色孔洞层层相叠,形成了隔绝能力的牢笼。只有站在房间中央,才能驱动魔力。

    夜莺自然知道她们要审问的对象是谁。

    大战结束后,第一军士兵在三号壕沟的方形土坑里找到了三名还活着的纯洁者,一人脱力、一人昏迷,唯一清醒的人则瑟瑟发抖。从她口中得知,潜藏于地底的纯洁者一共五人,分别是洁萝、伊莎贝拉、黑纱、玛姬和香草——而最后一个,便就是她自己。

    根据香草交代,她与玛姬只负责确认罗兰陛下的位置,以及运送另外三人潜入战场,对其余事情所知不多。至于洁萝、伊莎贝拉和黑纱是直属于教皇管理的纯洁者,地位和大主教相当,能力也是教廷机密,很少有人知道详情。如今黑纱已经死亡,洁萝消失不见,唯一的突破口只剩下了伊莎贝拉。

    而伊莎贝拉昏迷的原因,经过检查后发现是魔力耗尽带来的意识丧失,只要等上一两天,就能自然恢复。另外在她手中,还找到了一块破损的古怪符印,不过由于魔石全毁,爱葛莎也无法辨认出来它到底是什么符印。

    结果没想到伊莎贝拉一睡就是五天,这期间等得夜莺心急如焚,恨不得用匕首强行唤醒对方,如果不是温蒂劝阻,她很可能已经这么做了。

    “是你发现她醒来的?”爱葛莎问闪电。

    小姑娘摇摇头,“她自己醒来的。轮到灰烬检查时,她就坐在床头位置,还告诉我们这样的监牢对她没有意义。”

    夜莺的脸色沉了下来,“她是在挑衅我们吗?”

    “等会问问就知道了,”爱葛莎平静道。

    通过第一军的层层把守,两人走进一间狭小的房屋内,屋子里没有窗户,高悬头顶的松脂火把发出昏黄的光芒。房间里除了一张竖放的木板床和一席矮桌外,什么都没有。

    纯洁者就坐在床头一动不动,垂落双肩的卷发被火光映衬成金红色,身上仍穿着那件沾染鲜血的神官袍,脸上的灰尘已经凝固成一道道黄斑。

    “看来洁萝彻底失败了,”还未等夜莺开口问话,对方主动打破沉寂道,“她始终没能成为神明的宠儿啊……”

    “神的宠儿?”夜莺冷笑。

    “放心,我会把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你们,”伊莎贝拉像是没有听到她话里的讥讽一般,轻声叹了口气,“然后……任由你们处置。”

    纯洁者的态度让夜莺不由得一怔,因为她能分辨出来,对方的话是真心的。

    不过现在服软未免太迟了点,“你之前不是宣称这座囚笼关不住你么?现在又决定认命了?”

    “我的能力是消除神罚之石的作用,只要有施展的空间,再多的神石也没有意义。”伊莎贝拉缓缓说道,“但除此之外,我既不能穿透墙壁,也无法遁地潜行,所以你们并不需要为我准备如此特别的房间。”

    “你的能力可以影响到神石?”爱葛莎惊讶道。

    “它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深不见底的黑色孔洞,但没错……”伊莎贝拉坦言道,“我能消除它们。”

    “你的意思是,罗兰陛下佩戴的神石会失效,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夜莺的双手捏成了拳头。

    “我当时没有其他选择,洁萝已经被神明所蒙蔽,她坚信两人中只有一个能获得神的微笑。”

    爱葛莎不动声色地按住她的手,“令罗兰陛下昏迷不醒的人就是洁萝吗?她的能力是什么?”

    “昏迷不醒?”伊莎贝拉微微皱眉,“灵魂战场应该瞬间就能分出胜负,如果罗兰没有当场变成洁萝,就意味着洁萝吞噬失败了。难道是因为他没办法承受如此庞大的记忆,才导致无法苏醒?”

    夜莺和爱葛莎对视一眼,“灵魂战场?”

    “是,”伊莎贝拉沉声道,“那是一场精神与意志的较量,败者失去所有,而胜者……获得一切。洁萝自从觉醒为女巫后,从未在灵魂之战中失败过,她吞噬的凡人和女巫数以千计,除了他们的记忆和学识外,还有漫长的寿命……迄今为止,她已经活了两百多年。”说到这儿她有些哀伤的闭上眼睛,“我从未想过,她会败在一名凡人王子的手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