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遗留的证明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遗留的证明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听完莉芙亚的讲述,罗兰不禁感慨万分。

    故事倒没有多复杂,戈隆.温布顿身为边防军统帅,每年都要前往寒风岭协助教会对抗邪魔之月,期间在酒馆作乐时遇见了陪酒女莉芙亚,两人一来二去居然坠入了爱河。

    当然以莉芙亚的身份,几乎不可能嫁入王宫,戈隆也不敢声张,只是悄悄在小镇买下一栋宅子,作为两人的秘密爱巢。他们的感情有多真罗兰并不清楚,不过记忆里戈隆确实没有在王都找过其他情人,贵族间的联姻也被悉数拒绝,甚至还有大王子喜好男风的传言,对于一名成年王室子弟来说,确实有些不可思议了。

    而莉芙亚递上来的这封密信,内容更是惊悚——戈隆似乎执意要把这位平民女巫娶为王后,如果只是口头说说也就罢了,还留下文字证据,若是泄露出去,温布顿三世绝对不会给他好眼色看。

    然而好景不长,自从大王子被提费科判处死刑的消息传到北境后,莉芙亚的平静生活很快被打破了——噩运接踵而至,先是戈隆留下的侍卫不辞而别,接着是住宅遭到偷窃,丧失了生活来源的她不得已回到了之前工作的酒馆,重新当起了陪酒女。

    结果这还没完,酒馆老板似乎对她之前的突然离开极为不满,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之后还威逼利诱,将她强行收入房中。

    总之这半年来,莉芙亚的日子过得极为糟糕,老板夫人不敢对丈夫有太多怨言,火气全部洒在了名义上是侍女的她身上。而老板大多时候都视而不见,有时候还会加入到对她的欺凌当中。

    罗兰当然不会怪她意志不够坚定之类,作为毫无依靠的普通人,有太多种方法能使其屈服了,毕竟生存才是第一需求。另外侍卫的消失和之后的失窃恐怕也不是出于偶然,能清楚知道她的藏钱位置,并且趁她不在时果断下手的,十有*是内贼。

    “那么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他跟戈隆没有任何交情可言,把四王子那份也算上的话,说是半个敌人也不为过。他决定帮对方一把的原因只是因为莉芙亚本身——能一路隐忍至此,坚持等待机会自救的女子,其心性就已经值得赞叹。

    更何况,对于如今的罗兰而言,这种小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至于好吃不过饺子那一套,他绝对想都没有想过。

    他发誓!

    “我想离开酒馆……陛下,”她小声道,“您能帮我找份新的工作么?”

    “你确定还要待在北境?如果酒馆老板对你恋恋不忘的话,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罗兰摊手道,他不打算亲自介入到这种民间纠纷中,那样实在太掉价了,“你可以跟随船队前往西境,在那里工作、食物和房子都不会缺乏。”

    莉芙亚犹豫了下,声音更低了,“陛下……我、我想留在这里。”

    “我觉得她是在害怕你。”耳边传来夜莺的嘀咕声,“对于普通人来说,她的容貌至少有半个伊蒂丝的水平,酒馆老板觊觎她的美貌也十分正常。”

    「胡说八道」,罗兰以口型回应道,接着点点头,“那好吧,我会通知卡尔文公爵,让他派人接你去永夜城。如果担心今天回去晚了的话,肖恩可以为你找间旅店过夜。”

    “我永远不会忘记您的仁慈,陛下,”她再次跪地道,“不过……今天我必须得回去。”

    “无妨,”罗兰挑了挑眉头,望向肖恩,“送这位女士一程。”

    当莉芙亚走到门口时,他忽然问道,“对了,你和戈隆……有过孩子吗?”

    她脚步一顿,过了片刻才回身道,“抱歉,陛下……我没能为他留下点什么。”

    ……

    等到亲卫带着她离开书房,夜莺现出了身形,“她最后一句话在说谎。”

    “嗯,看得出来,”罗兰撇撇嘴,“她不是个擅长隐瞒的人,而且这样才解释得通她为什么会受酒馆老板胁迫。”

    “因为孩子?”

    “酒馆老板应该知道当时带走她的是大王子戈隆.温布顿,他也很清楚这种事情让提费科发现的话,孩子绝对是死路一条。而莉芙亚为了保住她与戈隆的爱情结晶,只能接受对方的条件,我猜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需要我去打探一番吗?”夜莺问。

    罗兰凝视她许久,渐渐翘起嘴角,“你在担心我跟提费科一样,打算把这个秘密永远掩埋么?就连莱恩公爵的家人,至今还软禁在无冬城里呢。放心,我不会对这些无辜者下手的。”

    他本身就不喜欢古代君王打着斩草除根的口号玩株连那一套,更何况一位平民女子所生,对王位不存在任何威胁的私生子。

    “如果是你亲口说出的命令,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去执行,”夜莺缓缓说道。

    “我明白了,”罗兰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肩头,“那就……再帮我揉揉吧。”

    *******************

    莉芙亚回到迁移民暂住的木屋中,脚步声惊动了睡熟的婴儿。

    “哇————哇————”

    孩子大哭起来。

    “该死的,叫他闭嘴!”里屋传来老板娘的咆哮,“否则我就把他塞进马桶里,再扔到无声河里去!”

    “抱、抱歉,我马上让孩子安静下来。”

    莉芙亚顾不上幽谷镇夜晚的凉意,匆忙脱下满是泥泞的裙子,将婴儿抱在怀中。小家伙熟能生巧地紧贴而上,开始寻找食物来源。

    她稍稍松了口气。

    老板还没有回来,自己总算是赌对了。

    自从离开寒风岭后,他的脾气就一天比一天暴躁,并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当地的酒馆和赌场里,连碰她的次数都少了许多。正因为如此,莉芙亚才敢在入夜后溜出木屋,前往城堡央求戈隆的弟弟帮她一把。

    她既不敢透露孩子的存在,也不敢随对方前往西境,那里是国王的地盘,万一陛下想对孩子不利的话,她根本无力反抗。

    莉芙亚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脑袋,在昏暗的月光下,能看到他头顶的点点银丝——那是温布顿血脉的象征。

    可惜戈隆没能等到这一刻,当他的家书送到寒风岭时,她才知道自己怀上了王子的孩子。

    吃饱喝足后,婴儿发出满足的哼声,很快又陷入了梦乡。

    莉芙亚低下头,亲吻着婴儿的额头。

    她会一个人将他抚养成人,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