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寒风岭的玫瑰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寒风岭的玫瑰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回到房中,伊菲静静听提莉讲完了血牙会建立的始末,以及赫蒂.摩根的真实目的。当听到安妮被天焰交给贵族时,她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被捏紧了。

    “赫蒂……她人呢?”

    “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处,”站在提莉身后的灰烬回道,“另外在抓捕过程中,天焰试图反抗,也和赫蒂走上了同一条路。”

    “是么……谢谢。”伊菲轻声道。

    她刚刚捏紧的拳头不由得一松,忽然感到有些怅然若失。

    虽然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已经付出代价,但她并没有太多轻松的感觉,反而因为失去了泄恨的目标而生出了一丝茫然。而且作为唯一没有受到惩处的人,她身上的罪孽更深重了。

    “我希望你能帮助沉睡岛回到正轨上来,”提莉停顿了片刻后开口道,“余下的血牙会成员跟你一样,都是受赫蒂蒙骗与陷害的人,她们不应该受到牵连或歧视。战斗女巫对辅助女巫的欺凌诚然是种错误,但反过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没有太多犹豫,伊菲点点头道,“我愿意帮您。”

    大概没想到她会这么快答应,提莉看起来倒有些意外,“你能答应那就太好了。”

    “我该怎么做?”

    “跟血牙会的其他成员聊聊你和安妮的故事就行了,赫蒂的罪行我会向所有人公开出来。”提莉说道,“等彻底铲除教会后,我会派人前往狼心搜寻这些被贵族囚禁的女巫,如果她们还活着的话,罗兰陛下会负责将她们解救出来。”

    “我明白了。”

    如果有任何能减轻这份罪孽的方法,她都会尽力去做。

    “你……还好吗?”提莉忽然弯下腰,伸手擦了擦伊菲的脸颊,后者顿时感到一阵温热在脸上淌开。

    “没有关系,”她眨了眨眼睛,“我只是有些……困了。”

    五王女沉默地望了她许久,“不要太难过了,好好休息吧。”

    直到两人的脚步声远去,伊菲才无力地仰躺在床上。

    她并没有哭。

    这只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而已,她告诉自己。

    无关悲伤,也并非懦弱。

    而是她思念安妮的证明。

    眼泪流淌得更快了。

    *******************

    罗兰坐在书桌前,翻阅参谋部的疏散统计报告,桌前摇曳的烛光让他头昏眼花——许久没有尝试过挑灯夜读,现在用起来都有些不适应了。原以为自己已经提前把文明拉入了近现代,但到了幽谷镇,一切又被打回了原型。

    没有淋浴,没有香皂,没有电灯……这里并没有比自己初到边陲镇时要好上多少。工业化的开端还只在西境露出尖尖一角,想要让烟囱和锅炉布满全国,他要做的工作还有许多。

    罗兰放下报告,刚想揉揉双眼,一双柔软的无形之手已经伸到了他的额前,轻轻按捏起来。

    「谢谢」,他偏头做了个口型,继续翻看报告。

    巴罗夫不在的日子,西尔特爵士很好的担当起了办公室助手的工作,至少在统计人数和编制报表上,他做得十分出色,一点也不比市政厅里那些接受过专门训练的小伙子差上多少。

    “这里面有多少人愿意前往西境?”

    “至少有七成,陛下,”爵士回答道,“寒风岭并不是一个适宜居住的地方,我询问过公爵大人,如果不是为了监视教会的行迹,那里根本不会设镇。剩下的三成,大部分都在北境有自己的田地或产业。”

    “很好,你现在就可以做计划了,尽量不要让船只空着回去,每次都捎上一批人,把这些人早日带回西境。”

    “可是,卡尔文公爵那边……”

    “我会跟他说明的,”罗兰喝了口茶,“反正战争结束后,无论输赢都不需要派人驻扎在寒风岭上唔——”

    “怎么了,陛下?”西尔特疑惑道。

    “不……没什么,”就在他刚刚说出无论输赢时,夜莺忽然轻轻捂住了他的嘴,让他把话又憋了回去,“总之,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遵命,陛下。”

    就在老爵士准备离开时,亲卫肖恩推门走了进来。

    “罗兰陛下,城堡外有位女子想要见您,被守卫拦下来了。不过她跪在地上,说见不到您就绝不离开。”

    “现在?”他下意识地看了眼窗外,整个小镇已经陷入了幽静的夜幕当中。

    “是,她似乎是刻意等到这个时候才来的,白天时我曾在城堡区见过她两次,而且……”肖恩迟疑了下,“她称自己为温布顿夫人。”

    听到这个回答,罗兰差点没被口水呛到。这不可能!据他所知,四王子根本没有来过北地,又怎么会凭空冒出一个情人来!不过口说无凭,他考虑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召她进来问问,一是可以打消夜莺的疑虑,二是心里实在有些好奇——如果对方是贵族,还可以说成是为了追求风花雪月的浪漫,但她只是一介平民的话,这种谎言可是十足的重罪。

    当那名女子走进书房时,罗兰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她的容貌并不是特别出众,但五官别具韵味,矮小瘦弱的身材有种莫名的稳重和柔和感,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明明看起来不大,却像是持家技能点满的人妻。长裙上脏兮兮的泥巴更是将这种柔弱和坚强完美的映衬出来。

    “尊敬的陛下,”女子屈膝行礼道,“寒风岭的莉芙亚像您问安。”

    “我想知道,你所谓的温布顿夫人是怎么一回事?”罗兰直入主题道,“听亲卫说,你是故意等到夜深后才来城堡的?如果想要以这个名义行骗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吧?”

    “请您原谅,陛下,如果不这样说的话,您根本不会见我,”她咬了咬牙,“我并不能算是您哥哥真正的妻子,但我们曾真心相爱过。”

    果然只是一个骗子么,等等……罗兰猛得一愣,她说什么?我的哥哥?

    “提费科?”

    她摇摇头。

    “戈隆?”

    莉芙亚涨红了脸,直接跪倒在地上,“我知道戈隆以前对王位有所企图,但他现在已经死了……陛下,您能看在他的份上帮帮我吗?求您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