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寒风岭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寒风岭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

    索利.达尔满意地跨过破碎的城堡大门,走进寒风镇城堡内。

    三天拿下寒风岭?抛开两天花在路上的时间,他只用了半刻钟便突破了小镇的城墙——当然,那道仅有一人高的泥巴围栏算不算城墙还是个问题。站岗的卫兵也寥寥无几,被审判军砍倒两人后就一哄而散,几乎没有任何正式的抵抗。

    这就是镇守边疆的城镇?

    灰堡王国也不过如此。

    唯一令他不满的是,当教会大军还在半山腰时,脚下的烽火台就冒起了浓烟,好像料准了他们是来攻打镇子的一样。

    虽然让北境其他领地看到警报是迟早的事,但这种毫无敬畏感的做法仍让他有些气愤——提前把圣城的队伍视作敌人,说明他们早就有了亵渎之意。他已经派出一小队审判军前往烽火台,准备把这些人捉来质问一番,然后再送上绞刑架。

    “请这边走,大人,”带路的骑士颤声道。当长剑架在这伙人脖子上时,骑士们并没有表现出为保护领主不畏牺牲的大义,而是立刻下跪投降,并宣称愿意为教会效忠。

    这就是没有信仰之人的丑态,懦弱,无助,比起为神明而战的审判武士根本不值一提。

    一路上斩杀数名亲卫后,审判军闯入了领主的书房,并将任何可能逃脱的窗口堵了个水泄不通——虽然索利觉得对方并没有跳窗逃生的勇气。他缓缓踏入房间,望着脸色苍白的寒风岭领主一点点瘫软在椅子上。

    “下午好,凯冯.玛顿大人。”

    “你、你竟敢擅闯寒风岭……圣城难、难道想公然与灰堡为敌吗?”

    他已经完了,索利心想,恐惧完全剥夺了他的心志。在赫尔梅斯防线上抵御邪兽数十年,大主教磨炼出了一项独特的能力,那就是品味恐惧。有些人能将恐惧化为求生的*,而有的人只会被恐惧吞没,前者是审判武士晋升为神罚军的必备素质,而后者则会被无休止的血腥征战所淘汰。

    凯冯显然就是后者。

    “没错,您不早就知道这点了么?”

    “什么?不!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大人,”索利打断道,“高价收购粮食、禁止商人前往圣城,别告诉我您只是突发奇想才这么做的……灰堡国王想将寒风岭变为进攻圣城的前哨站,自然也不能怪我们提前展开反击。”

    “你这是无端指责!”凯冯连连摇头,“我根本就没有做这些事情,国王也从未派使者来过寒风岭,更别提主动进攻赫尔梅斯了!”

    “不承认也没关系,教皇冕下自然有办法知道从您的脑袋里搜出他想要的消息,不过真到那一步时对您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您还是趁现在把知道的一切都交代出来比较好。”

    “我、我确实没有做过这些,你不能冤枉我!”他肥硕的身子又往后缩了缩,“我是寒风岭的领主,灰堡王国的伯爵!你的行为已经违反了邪月公约!”

    “够了,这是您自找的。”

    索利.达尔厌烦的挥挥手,审判武士立刻将他拖出了书房。

    大主教在领主的位子上坐下后,隐约觉得有哪里有些不对劲。领主明明已经被恐惧摧垮,为什么还死咬着不松口?难道他就那么向着罗兰.温布顿,宁可被押往圣城审问,也不愿意将国王的计划托盘而出?

    就在这时,一名审判长走进房间,“主教大人,皮索斯已经封锁了粮仓,只是……”

    “只是什么?”

    “里面根本没有多少存粮,估计仅够镇民吃上一两个月的,不可能供养得起一支大军。”

    “你确定?”索利顿时皱起了眉头。

    “皮索斯将粮仓翻了个遍,还询问了守仓人,他们说最近并没有大批粮食运入,仓库里堆放的麦子还是上一年的存货。”审判长一五一十地汇报道。

    “那镇子上传出的高价购粮消息是怎么回事?”他思索片刻,“你去找那些商人问问情况。”

    “是。”对方点头应下,“另外我们还把城西的戍卫营地全部搜查了一遍,里面大部分都是空房——据投降的骑士说,自从边境军在赫尔梅斯遭遇全军覆没后,就一直没能得到有效补充。”

    换而言之,寒风岭根本没有做好战争准备?这和洁萝提供的情报也相差得太大了点。大主教眉间的沟壑更深了,沉默许久后他才下令道,“这座城镇里肯定有教会的信徒,把他们召集起来,详细询问最近两个月来寒风岭的变化。还有那些自愿投靠教会的人,以及当地老鼠,也都盘问一番,我要立刻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审判长握拳在胸,“我这就去办。”

    索利靠在椅背上,长出了口气。进攻灰堡是早已决定好的计划,过程和缴获并不重要,但他一点儿也不喜欢这种意外的感觉。

    到底是哪里弄错了?

    待到第二天,审判长将收集到的情报交至大主教的桌前。

    索利翻开第一页,快速扫过众人的供词,“大肆收购粮食的是两名当地商人,而且囤积的麦子足有千斛之多?”

    “那是商人们的说法,”审判长沉声道,“得知此事后我立刻搜查了这两人的住宅,里面的确有不少粮食,但那只是对于个人而言——地下室里堆放的总共加起来不过二十斛。而且宅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应该是燃起烽火后不久就逃走了。”

    “你是说……串通?”主教很快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是的,大人,只有和外地的行商勾结起来假装买卖,从左手倒至右手,再从右手偷运回左手,才能制造出这样的假象。”

    “那些行商都来自哪里?”

    “北地的各个城镇,幽谷镇、永夜城、横风堡……高价收购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开始没有太多人在意,直到后来数量越来越大,才引起了商人们的注意。我们已经把镇里的所有行商都关押起来,但没有找到那几个运送粮食的家伙。”

    如果真是双方串通好的,那么抓到他们的机会已微乎其微。只是……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就为了吸引圣城注意,让教皇冕下早日发动入侵?

    索利不解地翻到报告后面几页,另一条消息映入了他的眼中。

    “负责烽火台的巡逻队员……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