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战争的前奏曲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战争的前奏曲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洁萝站在通天塔顶层,眺望脚下繁忙的赫尔梅斯圣城。

    前往高原的信徒比往年多了一倍,新的审判军也是如此——光是永冬一地,就为教会输送了近两万人口,之前同邪兽与狼心王国的战斗中损失的军队迅速得到了补充,规模反而超过了战争之初。

    可以说,统一四大王国是奥伯莱恩冕下唯一正确的决策,等到灰堡和晨曦陆续落入圣城手中,教会无疑将迎来一个新的巅峰。

    不过还远远不够,她想,这种巅峰用来统治世俗王国绰绰有余,但仍比不上拥有沃土平原的联合会。

    若想在神意之战中胜出,教会必须做得更多。

    “这回不是伊莎贝拉?”身后忽然传来泰弗伦的声音,洁萝转过身,只见三位大主教依次走进厅中。

    “她被冕下派去晨曦执行监督任务了,”洁萝微微躬身,以示敬意,“今天由我来代替她主持这场会议。”

    “教皇冕下真的这么忙吗?”埃尔耸肩道,“连见我们一面的时间都没有?”

    “注意你的态度,埃尔,”索利.达尔皱起眉头,“冕下自有打算,容不得你来质疑。”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坐在那个位置确实会非常忙碌,”泰弗伦笑笑,“奥伯莱恩冕下还在的时候,我也常听梅恩和希瑟这么抱怨。”

    “的确如此,”洁萝朝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接着走到窗边的小桌前,“我们就在这儿谈吧。”

    “不去密室?”

    “如今教会形势一片大好,又有谁会偷听我们的谈话,并将它泄露出去呢?”洁萝轻松道,“就算是再固执的贵族,也知道该选择哪一边。”

    “但总有一些人喜欢逆流而行,”泰弗伦虽然不太同意她的说法,却也没有坚持要去密室,另外两人就更无所谓了。

    “你说的是灰堡的那位四王子殿下?”

    “除了他还有谁,”老人坐下后喝了口茶,忿忿道,“我们试图包围西境的计划失败了,不光是纯洁者,连主祭都跟着跑回了赫尔梅斯,这简直太荒唐了!”

    “是冕下同意他们撤回来的,”洁萝不紧不慢说道。

    “你是指……梅恩?”泰弗伦一愣。

    “一步慢,步步慢,”她点头道,“自从银鞭在坠龙岭被杀,我们就落后于罗兰.温布顿了。等到知晓这个消息,已是三个月后,再派出新的人手肯定为时已晚。所以你们无需苛责手下的纯洁者,她们坚守灰堡只会成为罗兰的靶子。”

    “不需要责罚么?我倒是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磨炼下爱玛的性子,”索利挑眉,“她总是对我的命令提出质疑。”

    “那肯定是你的命令漏洞百出,”埃尔讥讽道,“毕竟对于审判武士来说,动脑子是件困难的事情。”

    不等索利出言呵斥,洁萝已率先开口道,“多听听她的质疑,或许对你大有帮助。但你要管教自己的纯洁者,我也不会多说什么,只是别折腾得太狠了,每一位纯洁者都是教会来之不易的财富。”

    “是,洁萝大人。”

    “不过……罗兰为什么要抢夺神罚之石?”泰弗伦沉吟道,“难道是因为银鞭和暴风的关系,让他察觉到了纯洁者的存在?”

    “或许早就知晓了,”洁萝不置可否,“我们现在都知道他在很早以前就开始招揽女巫,还和沉睡岛的人搅合在一起——而女巫的能力千奇百怪,能知道教会的消息一点儿也不奇怪。”

    “抢走了如此多数量的神石,也没见那边有大量出售的消息,这不是个好兆头。”

    “并不一定,”她敲了敲桌子,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这也是今天冕下把你们召集来的原因。枢秘区的情报机关最近发现寒风岭有不正常的粮食收购现象,另外经过赤水城北上的船只多得不可思议,差不多每天都能看到一两艘,但银光城并没有瞧见这些船只驶向王都,三湾河那边也同样如此。”

    “……”三人互相望了一眼,“那船都去哪里了?”

    “你们最近都在忙着回收部署在晨曦的战备物资,所以没有关注灰堡的局势也很正常,”洁萝直言道,“排除了东西两边后,他们能去的地方就只剩下一个了——北地的幽谷镇。那里有着唯一一条和赤水河相连的支流,也是灰堡北方离寒风岭最近的城镇。”

    靠着碧水女王的记忆,她对灰堡的城镇分布了如指掌,“换句话说,罗兰.温布顿正在调集自己领地的资源,还把它们集中到北境。他想做什么,答案已不言而喻。”

    三位主教没有一个是愚笨之人,他们很快明白了洁萝话里的意思,但明白是一回事,相信又是另一回事,“等等,难道你认为罗兰打算进攻赫尔梅斯圣城?”

    “不是我认为,而是情报机关分析出的结论,而教皇冕下也认同这个推测——王都的胜利让他信心高涨,认为赫尔梅斯圣城也不堪一击,会做出这个决定并不难理解。诚然他的雪粉武器远远强过提费科,但我们也不是毫无准备。所以冕下才会允许灰堡的教会人员暂时撤离,”洁萝摊手道,“已准备公开与我们为敌的人,贵族根本无法阻挡他扫荡各地教堂。”

    “他……疯了!”索利低呼道。

    “温布顿一家都是疯子,”埃尔咽了口唾沫,“嘉西亚是如此,罗兰也是如此。”

    “这个消息事关重大,我们应该做进一步确认,”泰弗伦沉吟了片刻,“要不我让手下的纯洁者去寒风岭打探一番?”

    “没那个必要,”洁萝否决道,“我们迟早都要进攻灰堡,所以他把部队集中起来反倒省事,这样我们就不用像狼心那样一座城市一座城市的去攻打——只要击溃四王子,战争就结束了。”她望向泰弗伦,“我们还有多久能完成物资筹备?”

    老主教沉声道,“两周左右。”

    “若派出一支千人左右的先遣军呢?再搭配上三百名神罚军。”

    “这种规模的队伍,明天就能出发。”

    “很好,”洁萝起身道,“与其等着罗兰来找我们麻烦,不如我们先拿寒风岭开刀。他不是在那儿收集粮食吗?说不定还能补偿我们一点的神石损失。索利.达尔,这支先遣军由你来负责,三天之内拿下寒风岭。”

    然而她没有立刻得到答复。

    三人迟疑了片刻,其中泰弗伦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梅恩冕下的意思?”

    “……”洁萝忽然感到心中涌起一股怒气,这群蠢货,她才是奥伯莱恩认可的继承者,也是联合会正统的延续者,一介凡人也敢质疑自己?她压住心火,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笑道,“当然是教皇冕下的决定。有什么疑问的话,你们可以亲自向他询问,不过枢秘区的事务十分繁重,所以没有特别的事情,最好不要干扰冕下的工作。”

    “是,谨遵圣意。”三位主教抚胸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