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王宫之内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王宫之内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晨曦辉光城,王宫庭园内。

    奥托.洛西和奥罗.托卡特两人偷偷摸摸来到一处假山背后。

    当然,并不是完全的偷偷摸摸——至少在走进王宫区时,他们是当着守卫的面光明正大的通过大门的。只要不去宫殿禁区,他们的行动不会受到任何阻碍,所有亲卫都知道,洛西和托卡特家族一直就是王室的忠实拥护者,而两人接管家族后也会成为大王子的执掌大臣。

    “喂,真的要这么做吗?”奥托不由得有些紧张。

    如果说晨曦之主常出没的晨光堡算是禁区的话,那城堡里的寝宫就算是禁区中的禁区了。而他们偏偏知道一条从庭园前往寝宫的密道——这个狭窄的地底通道应该是王宫数条逃生密道之一,小时候就和安德莉亚以及安佩因王子一起探寻过,四人还把它当作了自己的秘密基地,偶尔会在里面举办一场小小的聚会。

    当然,那时候他们才十岁左右,就算被摩亚陛下发现,也最多呵斥一番。但现在两人已经成年,再私自潜入寝宫的话,陛下会怎么想?

    “拜托,三家联合起来找出安佩因变得陌生的理由,这不是你提议的吗?”奥罗撇撇嘴,“现在到了关键时候,你居然又想退缩了?”

    “我……”奥托张了张嘴,一时语塞。

    “不过我也真服你了,居然用安德莉亚的近况去套奎因大人的口风,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她从小到大的玩伴,换做别的人,我想他老人家最想做的事就是杀人灭口。”奥罗边说着边探头望了望,“现在就是知道真相的最好时刻,你到底干不干?”

    奥托犹豫片刻后,咬牙点了点头。

    因为奎因伯爵透露出来的消息实在让人惊讶。

    自从陛下病倒后,大王子就时常在宫中接见一位炼金术士,而且还会把探望病情的人请出王宫。听说陛下每天能转醒一两个时辰,就是那人用特制药物来压制病魔的功劳。安德莉亚的父亲作为御前首相,自然有进入寝宫向陛下询问政事的机会,他曾见过那名炼金术士一眼,对方居然是一位年轻的女子,且全身都蒙在黑纱之下,只能看到她黯淡无光的银灰色瞳孔。

    听完这番话的奥托竟刹那间想到了教会。

    若是没有去灰堡一趟,他还不会往这方面联想,但见过罗兰.温布顿后,关于教会暗中培养纯洁者,并妄图颠覆四大王国政权,蓄积力量迎接末日之战的消息已在他心中扎下了根。

    他最终还是没把这些情报告诉给奎因伯爵,毕竟此事影响甚大,他必须确认自己的猜测正确后才能做出下一步决定。

    从伯爵那里得知炼金术士今天会出现,奥托立刻想到了这条儿时经常出入的密道。

    既然没可能得到大王子的支持,他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寻找真相了。

    见到他点头,奥罗立刻行动起来——拨开及膝高的杂草,用匕首撬起假山背后一块伪装成普通石块的盖板,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很快出现在两人面前。这道栅栏差不多一臂长宽,只能用钥匙从里面打开,不过这难不倒早有准备的两人。

    奥罗从腰包中掏出一个玻璃瓶,揭开盖子,将瓶中的黄褐色液体浇在锁扣位置。

    一阵呛鼻的白眼顿时腾起,被液体沾到的栏杆发出滋滋声响,犹如丢入热锅中的黄油。

    这正是辉光城炼金大师配制的化铁水,拳头大小的一瓶就要十多枚金龙,而过程并没有像对方宣称的那样可以眨眼间将铁器化为一滩黑水,足足倒完两瓶,缩小了两圈的锁扣才从栏杆上脱落。

    随即两人弯着腰爬入洞口,奥罗还不忘回身将石板合上。

    爬了十来步后,通道稍微宽敞了些,已可供人站立行走。奥托熟练地摸索到墙上悬挂的油灯,用火石点燃。微弱的光芒照亮了石壁与拱起的天花板——离开这里十余年,密道依然保持在原来的样子,仿佛时光在此地停滞了一般,路过中途的休息室时,还能看到他们当年为了聚会拖进来的软席和酒杯。

    随着道路来回弯曲着向上爬升,奥托.洛西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晨光堡内。

    城堡的墙壁分为内外两层,如同夹心面包片一般,中间空出来的部分就是为密室和暗道而留设的。当两人抵达密道尽头时,就等于来到了寝宫卧室的壁炉背后。

    由于机关必须从寝宫里开启,所以他们无法直接进入卧室,不过透过细小的活门缝隙,可以大致看到卧室中的景象。而且足够安静的话,还能听到房中人谈话的声音。

    奥托熄灭油灯,将眼睛凑到缝隙前。

    壁炉正对着一张大床,床上躺着的便是晨曦之主,狄根.摩亚陛下。而大王子安佩因在床边来回渡步,神色显得有些焦急。

    两人对望一眼,心照不宣地点点头,小心翼翼靠在活门石板上——显然殿下正在等待那名炼金术士前来。

    过了约半个时辰,房间里终于有了新的动静。

    他们立刻偏过头,眯眼望去。

    只见两名女子走进了卧房,其中一人正是奎因伯爵所说的黑纱炼金师,另一人大概是炼金师的助手,提着一个挎包,身穿红白相间的长袍和披风,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卷发。

    “你们来迟了!”安佩因不悦地说道。

    “抱歉,”金发女子抚胸道,“路上出了点状况,耽误了不少时间。”

    “说那么多干什么,只要让他的父亲醒过来就行了吧,”黑纱人冷冰冰回了句,“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不能这么说,我们还得依靠王子殿下的帮助呢,”她从垮包里掏出一个绿色的瓷瓶,“维持融洽的关系对我们来说都有好处,不是吗?”

    “把药给我,”安佩因上前两步,却被黑纱人拦了下来。

    “您忘记我们的约定了?这药得由我来喂服才有效,而且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满足冕下的要求才行。”

    冕下!

    奥托心神剧震,只有在称呼教皇时才会用到这个敬语,对方真的是教会派来的人?

    他不禁咬紧了嘴唇,这么说来,眼前这两人也根本不是什么炼金师,而是传说中的纯洁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