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坠龙岭之战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坠龙岭之战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轰——”

    当火光从152型舰炮炮口钻出时,铁斧感到脚下的钢铁战舰都微微一颤。

    数息之后,远处的城墙上爆起一团烟尘,沉闷的轰击声过了好一阵子才传来。等烟尘散尽,他举起瞭望镜看去,发现低矮的石墙上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裂纹。

    和攻打王都不同,坠龙岭地处王国中南部,很少遭遇外地袭击,城墙也十分低矮,尚不及长歌要塞的一半。墙头仅允许单人通过,无法架设投石机等大型防御设施,因此炮兵部队已经将野战炮展开在离城墙五百米外的空地上。

    考虑到先锋营数百人的入城效率,铁斧决定在城墙上打开三个缺口后再同时行动,任何敢在缺口后聚齐起来试图防守的敌人都会遭到十二磅炮无情的打击。如今城门和北段城墙已经凿穿,只等打通最后一个入口,他就会发出总攻的命令。

    如果女巫能随军行动就好了,铁斧颇为遗憾的想,这些珍贵的炮弹用在对付石头上仍有些可惜。

    若是夜莺大人在这里,只需三包炸药就能把整段城墙都送上天——毕竟敌人的防御力量比起王都实在差得太远。

    这种观念的转变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要知道在半年前,他还坚持认为军队该独立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但自从和女巫联盟协力攻克王都后,他忽然觉得军队里能有女巫作为眼睛或突袭部队才是最完美的状态。

    “大人!”瞭望杆上的士兵大喊道,“城门方向有动静,他们似乎在集结马匹!”

    铁斧移动瞭望镜,朝早已残破不堪的城门望去,受视角所限,他只能看到墙后隐隐扬起些尘土。

    “需要调整舰炮,向那里开火吗?”凡纳问。

    “不必,想要让炮弹落在那个地方,至少得多浪费两三发。”他摇了摇头,“既然是马匹的话,我想他们应该是想组织骑士来搏一把,用冲锋来打开野战炮的封锁线——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您……”铁斧转头望向斯佩尔伯爵,“这场冲锋后,您领地里的骑士恐怕不会剩下多少。”

    “既然决定站到我弟弟一边,这些人就已经不再算是我的骑士了,”她平静地回道,“让他们为背叛付出代价吧。”

    “我明白了,”铁斧停顿片刻,“您想好怎么处置雷德温.帕西了吗?”

    在昨天,他刚接到一封来自市政厅的密信,要求除了斯佩尔的亲人,其余叛乱贵族一概押往无冬城,抵抗者可以就地处死。而他们的领地则由第一军封锁,等待市政厅统计官员抵达后再进行搜刮。

    按这架势,贵族们的下场大概全是矿洞劳役——现在要塞区的几处矿产正愁没人开采呢,把家属、亲信和仆从都算上的话,怎么也得有好几百人,无冬城又能收获不少铁矿了。

    至于罪魁祸首雷德温.帕西,信里要求把他交给伯爵自己处理。

    斯佩尔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犹豫之色,显然还未做出决定。

    铁斧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是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砍下对方的脑袋——没有什么比背叛之举更令人无法原谅。

    “他们来了!”瞭望员忽然高声道。

    他将这些琐事抛到一边,举起瞭望镜继续注视战场。

    正如之前预料的那样,一队骑士冲出城门,直朝外围的炮兵阵地而来。

    然后密密麻麻的枪声回响在旷野与林间,阵地前方飘起了朵朵白烟,二十多名骑士连同他们的扈从还未冲出百米,就陆续栽倒在潮湿的泥地里。

    如果说莱恩公爵率军进犯边陲镇时,骑士团集群冲锋还能对第一军造成些许威胁,到现在这些铁乌龟几乎就是毫无还手之力的活靶子。

    野战炮甚至连霰弹都不用换填,单靠转轮步枪和两挺重机枪就把敌人牢牢按死在冲锋的路上。

    随着舰炮又一轮射击,单薄的单薄城墙终于垮塌,铁斧下令拉响汽笛,发动总攻。

    先锋营的士兵从阵线中涌出,分成三队奔向三处缺口。

    收复坠龙岭的夺城战正式打响。

    ……

    一个时辰后,城堡和教堂就落入了第一军之手。

    敌人早已被轰鸣不断的武器吓破了胆,根本没有组织什么有力的抵抗,或者说那批出城门后瞬间覆灭的骑士,就已经是雷德温能拿得出的全部人手。

    而教会压根没有出现,教堂里的物资都被悉数搬空,祭司罗萨德也下落不明。

    坠龙岭并没有密道或是隐藏的侧门,背靠山岭的城市几乎无路可逃,士兵们在城堡顶层将夺权者堵了个正着。

    铁斧下令拖走了那些跪地求饶的大臣,接着让士兵离开寝宫,只留下伯爵的弟弟和斯佩尔伯爵两人。当然,雷德温被牢牢绑在椅子上,无法再对女伯爵造成任何威胁。

    “我不明白……”斯佩尔沉默许久才开口道,“成为领主而言对你有什么好处吗?你和三弟既不懂管理政务,对贸易又一窍不通,就算坐上这个位子,也不过是把手中的权力交给其他封臣。难道你觉得,我对你还不如这些外人吗?”

    “你是女巫,魔鬼的爪牙!”雷德温梗着脖子嚷道,“父亲看错你了,你欺骗了他!”

    “但我仍然是你的姐姐!”

    “你不是!”他咬牙道,“你只是父亲收养来的杂种!”

    “什……么?”斯佩尔愣住。

    “我亲耳听到他喝醉后说的,你是父亲年轻时所犯下的错误,也根本不姓帕西!”雷德温忿忿不平道,“凭什么最后继承家族的是你而不是我?我只是从你手中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你才是真正的外来者!”

    斯佩尔捂住头,脑海中却回想不起任何有关童年时的记忆,“他……所犯下的错误?”

    “不然为何你的模样和母亲判若两人?你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坠龙岭的么!”

    “所以……你也不是我的弟弟。”

    “没错,我才是家族的真正继承者,坠龙岭伯爵!快放开我,我要求得到符合贵族身份的对待!”

    斯佩尔跌跌撞撞地走出寝宫,铁斧连忙扶住了她,“您还好吧。”

    “我没事……”她深深吸了口气,“把我的——不,将雷德温.帕西押往无冬城吧,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我想矿山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

    “如您所愿,”铁斧应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