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武炼巅峰>正文 第五千四百章 囚徒

正文 第五千四百章 囚徒

书名:武炼巅峰作者:莫默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母巢……”苍笑了笑,“你们是这么称呼的吗?倒也贴切。不错,母巢确实就在这里,在那黑暗之中,处于封禁之内。”

    “这里便是墨族的源头所在?”

    “是!”

    碧落关老祖略一沉吟,开口道:“前辈如何称呼母巢?”

    母巢之说,是如今的人族提出来的,听苍的意思,好像还有别的称呼,虽说一个称呼代表不了什么,不过有时候或许也能映射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墨。”苍回道,“它自号为墨!”

    此言一出,诸多九品皆都皱眉,就连正在煮茶的杨开也动作一滞,讶然地看着苍。

    墨族的母巢,为墨,这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苍的说法。

    “自号?”碧落关老祖脸色凝重,“前辈此言何意?难不成那母巢……还有自己的灵智?”

    迄今为止,人族各路大军,破灭不少墨族墨巢,领主级,域主级,王主级皆有。

    对墨巢,人族如今也都有一些了解。

    每一座墨巢都是有自己的意志,墨族那边正是以墨巢的意志作为载体,才能深入上一级墨巢意志所化的墨巢空间,从而迅速地传递信息。

    但无论是领主级还是域主级,又或者是王主级墨巢,它们的意志都是一片空白,简单来说就空有意志,却无灵智。

    但听苍的意思,这母巢似乎与别的墨巢不太一样。

    苍颔首道:“自然是有灵智的,早些年,老夫无聊之时还会与它闲聊,后来……它气恼老夫,嫌老夫聒噪,便不搭理老夫了。”

    众九品悚然,墨族母巢居然是一座有自己灵智的墨巢!这可真是让人太意外了。

    此前人族这边也曾猜测,墨巢这东西既有意志,会不会有朝一日诞生出属于自己的灵智,从而真正变成一个真正的活物,可墨族那边的墨巢存在的年月也不短了,从未有此先例,导致人族以为墨巢绝无可能诞生灵智。

    而如今,众人方知,墨巢是可以诞生自己的意志的,只不过唯有母巢这边才可以。

    不过转念一想,这毕竟是墨族的源头所在,能如此也不算奇怪。

    笑笑老祖道:“它既有意志,那此前我等被困在它的墨巢空间时,它为何不对我等出手?”

    作为墨族的源头所在,墨的意志绝对强大无比,那个时候它若是对被困的人族九品们出手,定能让九品们损失惨重。

    问完之后,笑笑老祖自己也反应过来:“它在忌惮提防前辈?”

    苍微微一笑道:“算是吧,它暗地里搞些小动作,没被老夫察觉也就罢了,若是被老夫察觉了,它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此前明王天老祖自爆神魂,冲击墨巢空间,导致大战的气息泄露,苍这边第一时间便出手撕裂了墨巢空间。

    如果墨主动出手的话,恐怕早就暴露了。

    它也想悄无声息地将人族九品们解决掉,所以一直没有主动出手,只让麾下五十位王主埋伏墨巢空间之中。

    “前辈如今是什么修为?已经超越了九品吗?九品之上,还有更高的境界?”有老祖问道,这也是所有人比较关心的问题。

    单从上次那玉手透露出来的气息推断,那一击已经超过了九品能够发挥的力量,否则也没办法从外部撕裂墨巢空间。

    要知道,明王天老祖可是自爆了神魂才勉强做到这一点的。

    是以人族九品们曾推测,那玉手的主人实力可能超越了九品之境。

    闻言,苍失笑摇头:“九品之境岂是那么容易超越的,老夫的境界严格来说还是九品,只不过比起你们来说,走的更远一些。至于九品之上是不是还有更高的境界……或许有,或许没有,没有走到那一步,谁又知道呢?”

    苍居然也是九品!

    这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纵然他说自己是在九品这个层次上走的比旁人更远一些,却没办法解释上次那一击之力的强横。

    似是瞧出了众人的疑惑,苍解释道:“上次那一击,并非老夫一人之力,老夫也借助了此地禁制相助。”

    这可是汇聚了其他九位老友的力量,那九位,每一个都不弱于他,由他引导,纵然不能发挥出全部,撕裂墨巢空间还是没问题的。

    “禁制……”

    苍已经不止一次提及此地禁制,事实上,老祖们此前也都看到了,这里确实有禁制,而且是规模及其庞大的禁制,正是有这一层禁制存在,才将那黑暗封禁。

    很难想象,若是没有这一层禁制,墨族母巢脱离掌控,会是什么光景。

    别的不说,母巢这边墨族强者数量肯定不少的,单是之前在墨巢空间内,就出现了五十位王主级别的强者,谁敢保证就没有更多?

    这么多王主一旦脱困,随便冲击哪一处战区,人族都无力抗衡。

    苍坐镇此地,以身合禁,囚禁墨上百万年,于三千世界,于所有人族而言,可谓是功莫大焉。

    “此禁制,是前辈布置的?”

    苍笑了笑道:“我哪有这本事,我只是出了一把力气罢了,这封墨之禁是由老夫和另外九位老友一起联手布置出来的。”

    “那另外九位前辈……”

    “岁月流逝,早已作古了,独留老夫一人枯守此地。”苍唏嘘一声。

    “前辈喝茶。”杨开又奉上一倍新煮好的茶水,神色戚戚。

    他不知这位苍前辈在这里镇守了多少年,但只从人族对这边一无所知的情况来推断,最起码也是二三十万年打底,或许更久一些。

    因为时间太久远了,久远到人族对这边的事毫不知情。

    这么长时间,独自一人扼守虚空,那漫长的孤独,枯寂,都由他一人默默承受。

    他囚禁了墨的同时,自己同样变成了一个囚徒。

    如此高义,杨开心生敬佩。

    单此一点,就足以说明对方的立场。

    而言谈至此,老祖们对苍的警惕和提防,才稍微削减一些。

    饮尽杯中茶水,苍砸吧砸吧嘴,似是在品尝滋味。

    杨开见状,忽然一把将面前的茶具收了起来,取出一坛子酒来,递过去:“前辈,见你饮茶之姿,似也不是什么好茶之人,喝酒吧。”

    旁人饮茶,都是小口抿品,这位倒好,几次都是一口闷,这般豪爽的姿态,更适合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见了酒坛子,苍顿时有些眉飞色舞:“还是你小子上道!”

    接过酒坛子,撕开酒封,仰头狂饮。

    一坛接着一坛,连饮十坛,苍一抹嘴巴,老怀大慰,哈哈笑道:“本就是粗人,做不来雅姿,还得在你们这些后辈们面前摆前辈高人的风范,真是憋死老夫了。”

    九品们见状,都是哭笑不得。

    原来您老刚才那高人风范都是装出来的呢。

    笑笑老祖抿嘴一笑,伸手一拂,上百坛酒水朝苍飞去,口中道:“前辈既喜酒,晚辈这里有些自己酿造的,前辈若不嫌弃,尽管拿去。”

    苍大笑着,探手一引,便将那些酒水收在身旁。

    又有老祖道:“我这里也有一些劣酒,请前辈笑纳。”

    说着话,取出一个酒葫芦来,朝苍抛去。那酒葫芦虽小,但显然是一件内有乾坤的秘宝,容纳的酒水未必就少了。

    一位位老祖,大多都是好酒之人,许多如笑笑老祖一样,都有自酿之物,平日里珍藏舍不得喝,这个时候都拿出来了。

    并非是要讨好苍,只是众九品都深谙这位先辈孤身镇守墨族源地的苦楚,借此聊表心意。

    “有酒岂能无肉?”有老祖大笑,伸手一托,取出一大块兽肉出来,那兽肉虽不知被珍藏多少年,可看上去依然新鲜至极,还滴着血水,灵气逼人,显然不是普通妖兽的血肉。

    杨开甚至从中感受到了一些龙脉的气息。

    这兽肉定然是有龙脉在身的妖兽血肉,搞不好是蛟龙之内的。

    也有老祖道:“酒肉既有,那就来些果盘吧。”

    伸手一拂,一盘盘晶莹剔透的灵果便呈现出来。

    一位位老祖取出自己多年的珍藏,没片刻功夫,苍的面前便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味珍馐,纵是虚空之中,也是香气四溢,灵韵盎然。

    苍大笑不止。

    各大关隘,一位位八品运足目力之下,惊愕地发现,那边老祖们汇聚之地,竟不知为何演变成了聚餐的场景,都有些目瞪口呆,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杨开也傻眼,没想到自己只是给苍将茶换酒,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在座诸位皆都是九品,唯独他一个七品,没得说,这做苦力的事自然是他的,忙着给一位位老祖斟酒,分果盘,还要去炙烤那些兽肉,心里把米大头和项大头骂了个底朝天,要不是这两坑货,自己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酒过三巡,苍一改方才的含蓄内敛,神情肆意豪放,高声道:“远古之时,混沌初分,当这世上第一道光诞生之时,天地开,万物生,那是何等辉煌壮阔的画面,那时的天地,简单,纯粹,没有太多纷扰,虽然环境极为恶劣,可所有生灵都只为生存而努力,纵有杀戮,争斗,那也是生存之道。”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