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诗意的情感>正文 第1161章.我写《中苏铁列克提之战》

正文 第1161章.我写《中苏铁列克提之战》

书名:诗意的情感作者:纪实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我写《中苏铁列克提之战》张宝同 2020.7.17

    昨晚我在中央7台看到了一个名为《铁列克提边防连》的节目,感到既亲切又非常地意外。关于铁列克提在过去的许多年里一直被严密地封锁着。因为这里曾发生过一次严重的边境冲突。是苏军在珍宝岛之战吃了亏,在这里发动的一次对我边防人员报复性的事件。

    我在几年前写《中苏铁列克提之战》时,实际上对铁列克提一无所知,所有的信息和资料都是从网上获取。后来,小说快写完时,我遇见了一位在一起工作过的师傅,他在新疆曾当兵多年,还当过团长。他说他曾在1969年前后到铁列克提边防站检查过。所以,他给我讲了一些有关铁列克提的情况。但是,我对铁列克提的印象依然比较模糊。直到昨晚,我在中央7台看了那个节目,才算亲眼看到了铁列克提的真实面目。

    铁列克提的蒙语是“白杨树”的意思,是《一棵小白杨》歌曲故事的发源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裕民县巴尔鲁克山的西部地区。这里的边防站距县城约150多公里,曾是紧扼中苏国境线的阿拉山口,也是我国最严重的风口地带,每年六级以上的大风要刮近10个月,八级以上的狂风也有160天,平时黄天罩地,少有晴日。所以有人把这里的环境编成顺口溜:“抬头黄沙天,处处乱石滩,蜿蜒崎岖路,一山连一山。”

    边防站的背后有一条小路,顺着小路上到了一面高坡上。抬眼望去,四周是一片片山丘和荒漠。山上满是尖厉的砾石,地面上却堆满着鹅卵石,放眼一看,是满目荒芜苍凉的褐色。

    但这里有一条小河,就在边防站旁边,叫铁列克提河。听说铁列克提就是因这条小河而得名。这与其说这是条小河,不如说它是个小河沟,宽不足十米,深浅不一,蜿蜒曲折,远看就象一条长蛇从我方边界怆然地流向邻国边界。能在这片荒凉的褐色中看到这条小河,实在让人有种惊喜和惊异,能立即感受到一种生命的鲜活与生机。

    来过新疆的人都知道这里跟北京时间有两个时差,在我国南方夏天早上五点来钟就天亮了,可在这里,到了七点多了,天还是灰蒙蒙的。边防站属连级单位,实际上现在就叫边防连,管辖着一百来里长的边防线。很远的地方原来都骑马过去巡逻,但多数都是住在远处的建设兵团的牧民们发现问题后,马上派人过来送信,边防站就马上派人骑马过去。

    铁列克提得名,可以说不是因为这个地方,而是这里曾发生过和“珍宝岛之战”同样重要的铁列克提之战。只是珍宝岛之战被中国大肆宣传,而铁列克提之战则被严密封锁。

    由于解放初期我国与苏联的友好关系,在新疆与苏联接壤的大部分地区的边界上,我国的实际情况是有边无防。直到两国关系在六十年代初交恶以后,于1962年才开始设立铁列克提边防站。那时边界在阿拉湖边,边防战士们常去阿拉湖边游玩,还能上到距湖边不远的一个小岛上,岛上有一座叫樊梨花的小庙。可是,到了1969年,中苏边界已被浸蚀到了离铁列克提只有几公里的地方,那个阿拉湖早就被苏军完全占据了。

    这一年,在中国东北发生了“珍宝岛事件”,苏军在珍宝岛上吃了亏,于是,就想铁列克提进行报复。苏军把那个作为中苏界碑的独立石向中国一方移动了好几公里。这么大一块石头至少也有二十多吨重,苏军要把它从高地上搬到坡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见苏军是费了很大的心思,下了很大的功夫。如果让我边防战士再把这块大石头移到山上的原位,就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那边已经设立了苏军的前沿哨所。有了苏军的前沿哨所,我边防战士原来巡逻的路线也不能再走了,因为那样很容易与苏军发生军事冲突。

    1969年8月12日上午,我方准备对此进行反击,要从原来的边界线恢复巡逻,宣誓主权。这时,苏军早有准备,当即出动装甲车10多辆,步兵300余人,对我边防巡逻队进行袭击。我方边防站虽然有100余人,因为电台被炸,指挥失灵,各战斗组只能坐视苏军从容不迫地用四辆装甲车包围无名高地,不断地进行炮击。而无名高地只有七八十米高,是一片光秃秃的褐色石山,寸草不生。不但没有任何的掩体,而且我边防战士穿着草绿色的军装,非常地显眼。所以,在苏军装甲车火炮的轰击下,只有机枪、步枪和冲锋枪的我边防战士完全处在被动挨打的地步,使得铁列克提之战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坚守无名高地及其南侧小高地的边防指战员等26人及3名随军记者全部伤亡。只有一位叫袁国孝的战士因被炮弹炸晕,头部受伤,被苏军俘虏。后来,被苏军放回。在这次战斗中,苏军死亡12人,伤22人。

    我的那部中篇小说就是以袁国孝为主人翁写的中篇小说,当时命名为《我被苏军俘虏》。可是,这个书名被中文的编辑告诫说不能使用,只好改为《中苏铁列克提之战》,而且小说中的有些内容也不能出现,如《激战无名高地》那个章节就被屏蔽了,还有一些章节必须要进行修改。也许是担心这会触及到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

    昨晚我看到了《铁列克提边防连》的节目,看到现在的边防站和我所叙述的边防站有所不同了。因为现在的边防站盖成了一栋三四层的大楼,大楼前有两个篮球场,四周被围堵所围。边防站外面的环境和我想像的环境却相差不大。一条沙石路从边防站通往巡逻的边界地区。只是,现在边防战士可以乘坐运兵车走上一大段比较平缓的地带,到了山边,再下车一起开始上到山上进行巡逻。

    昨天的节目是边防战士顶着八级大风进行巡逻的情景。这是我在小说中没有想到的,而我主要讲述的是边防战士在巡逻中与苏军士兵进行交涉和交战的情景。可这种情况现在已经不必再担心了,因为苏联解体后,中苏边界的对面已经划归了哈萨克斯坦,而苏军抢占的一部领土也已经被哈萨克归还给了中国。所以,铁列克提边防站的战士们巡逻的主要困难就成了与大风作斗争了。

    但是,在昨晚的节目里,我没有看到当时非常重要的那个“独立石”,还有那片无名高地。那都是当年与苏军进行冲突和战斗的主要见证。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