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389章 刀俎和鱼肉

正文 第1389章 刀俎和鱼肉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这个世道,都是男人主外,比如镖行的镖师,扫大街的,店铺伙计等等,人家都是招收男子。

    女主内,不能抛头露面,唯一能做的便是去帮人家洗衣服,做绣品来卖。

    这两样梓箐都不会。

    正在这时,街道上传来叫骂声,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酱色缎面长袍的白面公子,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指着跪在地上男子呵斥道:“…再不还钱就将你老婆抵了……”

    男人跪俯地上不住磕头,谄媚道:“…我我贱内怎么也也不止那点,吕爷再再多给一点,你将我贱内拿去便是……”

    总有好事者在旁边嘻笑着看热闹,甚至有人指指点点,“啧啧,太过分了,仗着有点钱就逼的人家妻离子散……”“嘘,小声点,吕家乃皇亲国戚,他姐姐现在刚被擢升为贵妃,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一个穿着长衫师爷都白面公子附耳“…我看这人是故意的,小心落了别人的圈套……”

    公子将手中折扇一收,啪地敲击下掌心,说道:“本公子才不稀罕你那贱内,告诉你,借债还钱乃天经地义,不管你耍什么花招,随时奉陪。”

    说着,几人正要离开,一个约莫二十芳华的夫人拨开人群,扑到那男人身上,“当家的,你这是说啥浑话呢,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怎能……”

    啪——

    出乎意料,刚才还一幅龟孙子的男人,此时面对女人立马变得雄赳赳气昂昂了,反手就甩了女人一巴掌,“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可是你当年说的,现在lz拿你换点银子花花天经地义”

    说罢,又跪向那个白面公子哥,“吕爷,怎么样?贱内还能入眼吧?您您再借给我二十两银子,哦不。十两也行。我肯定这次能翻本,到时双倍奉还……”

    周围人群围得个里三层外三层,一时拨不开。反被这两人给缠住。

    哭号抓扯着,不过一会,衙役赶来。

    领头的腰间挎着一把大刀,呼呼喝喝地拨开人群。抬眼一看,是吕公子。立马换上一幅谄媚的笑,“哟,是吕公子啊……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散了……”

    师爷神情一黯。上前做了一揖,“这人月前曾向我家公子借贷一百两银子,承诺三天后还。却拖延至今,现在竟然在这里胡搅蛮缠。我家公子却万万没有……”

    “呵呵。了解了解”捕头大笑着打断师爷的话,一幅“我懂”的意思,招呼身后众衙役,“今天的事谁也不要说出去……”

    吕公子想要再解释,捕头已经攀肩搭背,“走,飘香楼喝酒去……”

    ……梓箐神情冷如水,这场闹剧…未免太巧合了。

    围观者议论纷纷,看似好事的过路人,可是梓箐却一眼就能看出有几个在那里故意起哄。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笑意,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词:仙人跳。

    “你觉得他会怎么做?”一个低哑的声音突兀传入耳膜。

    梓箐身体本能瑟缩一下,脑海中一下子就找出与这声音契合的场景:飘香楼,就在她即将随着人流挤出那个是非之地时,身后便传来“你是谁”,当时周围人躁动,惶恐中带着惟恐天下不乱的激动,造势盛大,偏偏那声音穿透这些嘈杂专门传递给她一般。

    而现在,这个声音再次响起,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巧合,要么…她被跟踪了。

    巧合?一个逃出来的小小婢女,在鱼龙混杂的京都举目无亲无依无靠,何来的巧合?

    如果是被跟踪的话问题就严重了。梓箐梳理所有记忆,她只干过两件能够成功引起别人“注意”的事情:杀了平南王和妓院龟公。

    不过两件事都做的十分隐秘,就连平南王府的人都没查出来,当然最主要是因为里面关系复杂,平南王一死都忙着争夺自己的利益了,所以直接将那当成意外处理。将自己发卖勾栏院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龟公……从时间来算,这人应该当时就在飘香楼中,而且距离事发的偏房并不远,甚至…他亲眼看过案发现场…

    梓箐平淡地转过身……识海中电光火石的记忆梳理:无数间房屋,回廊,花台……一个人影从视线的一角一闪而过。

    梓箐看向声音来源,记忆已经与声音和眼前的人完全联系了起来。

    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袍,头戴纶巾,手拿折扇,腰系同色腰带,垂着一枚羊脂白玉玉佩和一个精致香囊。

    看着梓箐回过身看向他,应道:“你是说那个妇人还是痞子?”

    男子嗯哼一声,不知可否。

    梓箐说:“如果我是他们就应该早早为自己备下棺材。”

    男子眼中就有了淡淡的笑意,如释重负。上次折损太多,人才青黄不接,现在正是用人时候,一个苗子培养至少需要五到十年时间。而形势迫人,只能找现成的了。

    男子拱手一揖,磊落的说道:“在下葛靳,难得姑娘终于可以正面相谈,不如到对面回香茶楼坐下,慢慢聊。”

    梓箐下意识拱手回礼,她现在是男子打扮,而对方却直言说她是姑娘,而且没有任何回避,说要详谈。可见是有备而来。无论如何,对方刚才能够在自己毫无觉察靠近自己身侧,若是要直接害自己,根本用不着如此多废话。就凭这点,她就应该去看看,对方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在下青竹,葛公子,请。”梓箐磊落应道。

    点了一碟盐局花生,一碟油爆茴香豆,一壶清茶。

    梓箐一边剥着花生,喝着茶,动作轻细。实在是饿了,她又感觉自己身体力量在飞快地下降,吃,便放在了第一位。

    梓箐从知道自己名字是“梓箐”开始,就觉得自己与别人的身体不一样。因为同是奴婢,她们可以半天不吃饭还继续当值,可是她半天不吃饭,就会饿的走不动路,几次下来,她总会在身上藏点吃食。

    有了东西垫肚子,梓箐感觉身体力量和精神头都飞快恢复到最佳状态。

    相对静坐半晌,梓箐自顾吃吃喝喝,葛靳则坐在那里,目光柔和地看着她。如果不知情者还以为那是宠溺和包容的目光呢。(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