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370章 捷径

正文 第1370章 捷径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杨公公,用膳了。”一声纤细阴柔的声音传来。

    小太监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一荤一素两盘菜,一盅汤,一碗白米饭,箸勺。他又瞥了眼托盘上的食物,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何管事怎么想的,现在李公公因为在皇帝面前帮着这个灾星一样的杨安说话,皇帝迁怒,让他去建造万年息壤去了,现在宫里就数陈公公权利最大。

    原本李公公和陈公公之间就有罅隙,现在所有人讨好陈公公还来不及,他竟然要在这个时候对已然被遗忘的杨公公示好。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不过既然叫他送饭,送来便是。

    小太监喊了两声,屋内没有任何回应,心中嘀咕。这个地方原本是惩罚那些犯了错误的小太监,关禁闭的地方,除了这一扇进出的门,以及屋顶开了一个尺宽的天窗外,四壁连一扇窗户都没有。普通人在里面最多两三天就要求爷爷告奶奶,可是这杨安却已经被关了一个多月了……

    而且那段时间宫内宫外发生了好多事情,他们差点都把这里还有个人的事情给忘了。

    想到这里,他暗道一声糟糕,连忙紧拍了几下门,均无任何回应,就在他心中慌神想去通禀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一个细柔的声音,“放下。”

    小太监下意识松了一口气,想着刚才的焦急,顿觉失态,就有些不悦,于是打开左侧门扇下的小窗口,将饭菜一一递了进去。

    梓箐从修炼中恢复过来,一个月的修炼,终于将这具身体的筋脉打通。现在已经有仙术二层的水平。

    这一个月的吃喝洗漱等等用度都是从农场空间拿的,所以她现在看上去比一个月之前更加精神。身量长的更加匀称,有种风逸神采。

    梓箐抬眼看了眼门口小洞处的几样饭菜,心道,看来自己的舒心日子要到头了。

    果真,第三天,门上就传来开锁的声音。沉重木门吱呀打开。久违的阳光唰地倾泻而入。

    预期中的怪味和腌臜没有出现,待张公公视线适应了里面的黑暗,才发现一个穿着普通宫人服的男子长身而立。心中倏然一惊。下意识的就跪下行礼,“可是杨公公?!皇上叫您过去。”

    话音落,惊觉有些不对劲。如果是以前的话他有李公公撑腰,自己还让几分薄面。可是现在,后宫是陈公公当家。自己是陈公公最得力的红人,却一个照面就被已然落势的杨公公比了下去。正要站起身,却听对方传来“嗯”的声音,却是已经迈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举止从容清灵。气度自成。

    梓箐被带到太和殿时,陈公公正好出来,看了梓箐一眼。惊异之色一闪而过,他将梓箐上下审视一番。“杨公公,看来这几个月你过的很滋润的嘛,见了咱家竟是连规矩都忘了。”

    梓箐心中早已对这种动辄就要跪下行礼,吃不准什么时候就被对方暗中惩戒一番的“规矩”深恶痛绝。

    在原剧情中,杨安后来因为云州的事情被累及,被运送回都后,正是这个陈公公用尽宫中各种酷刑想戳破原主装疯。幸好原主意志坚定,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终于熬了过来。

    这陈公公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住,在皇帝面前极尽谄媚,可是对待同袍,那是用尽了花样的折磨。那时,陈公公和李公公两批人彼此争斗,后宫变成一个炼狱般的境地。

    想着这些,梓箐对他自然不会再客气了,反正现在已然豁出去了,有了实力,她已无所畏惧。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让开,以后最好别在我面前出现,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陈公公顿时就被惹火了,“来人啊,将这个以下犯上的给我拿下!”

    梓箐轻蔑一笑,不待周围人围上来,她直直上前,伸手一拂就将陈公公扫到一边。

    陈公公惊骇之中,抬眼看去,对方只给他留下一个背影。眼中仅是狠戾之色,正要喊“抓刺客”,将这个公然与他作对的太监给直接办了,猛地吸气,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声音未发出,身体却已经本能的弓了下去,右手捂上胸口,蹲在地上艰难地喘息。

    周围公公立马围了上去,“陈公公,陈公公怎么了?”

    陈公公强忍着痛,用细若蚊吟的声线说道:“快,快护驾,有有人要谋害皇上。”

    众人大惊,两个太监连忙扶起陈公公,另外的开始大声嚷嚷起来。

    一时间宫外乱糟糟一片。

    隐藏在角落的锦衣卫呼啦啦冲了出来。

    且说梓箐此时脑袋中不知道是一片清明还是一片空白,她觉得自己的真的不是那种搞政治的料,空有高级演技。

    她想的很简单,现在她通过兰荷雁雪四人将整个污浊的官吏清理的一遍。相当于国家几十年的所有积蓄都到了她的手里,如果只是用寻常的抄家,风未动声便到了他们耳边,即便将他们的宅子翻个底朝天也不一定能找出贪没的银子。所以还是用这招釜底抽薪最爽。

    律法治不了,官面文章做不过,直接来阴的。

    轻细的脚步声,如一缕风一样掠过长长的回廊,进入大殿。

    和原主记忆中的太和殿一样,周围是层层垂下的明黄色纱幔,中央六根立柱支撑高高的穹顶。

    镀金的立柱中央用幔隔起来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

    在绝大多数时候皇帝都是在这个地方召集大臣议事或者起居生活,名曰修炼。

    原本已然豁出去,大不了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可是临了,当梓箐隐约透过幔看到在那石台之上端坐的人影时,她心中竟有了一丝彷徨。

    原来,要改变一个制度完整的国家是这样的难。

    难道要废掉这制度之下所有的人?

    这可不是上一个任务世界那般简单。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完整的世界观,妄动,恐怕就会天下大乱。

    所以,这个改革……恐怕还的一步一步的来。

    “皇上——”梓箐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自己是维持原本的关系,自称“奴才”呢还是直接叫“我”?如果是奴才的话,他为君为主就有对自己生杀予夺的权利。自己是从还是不从呢?

    静默。片刻,身后响起勤王的声音。

    领头的正是朱七,他看到梓箐。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不过很快就将梓箐围了起来。

    梓箐站在原地,一步都未挪动。看着朱七,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都推下去。让杨安留下来说话。”带着些许慵懒的声音在大殿中徐徐响起。

    “皇上——”

    “出去——”

    锦衣卫顷刻间如潮水般退去。

    大殿中再次恢复先前的那般静谧,旁边地漏间或响起一声叮咚水声。在空旷的大殿中生出几分清幽之感。

    梓箐想了想,她状若在袖袋中掏摸,拿出厚厚一沓纸张,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这一个多月来四傀儡收集的贪官上下勾结的资料。全国上下。九成以上的官员都在册上。

    梓箐站在原地,双手托在身前,恭敬地说道:“皇上。这是属下任钦使之职在外收集到的资料。皇上为天下人之君,还望皇上为天下人做个主。”

    纱幔撩动。一双赤脚从台上拾阶而下,身上竟然是一身宽大的道袍,上面绣着阴阳鱼,行走间衣袂袍角翻飞,竟有几分飘逸之感。

    赤脚到了梓箐面前,袍袖撩过,手中的纸张被对方一把抓了过去。动作十分随性洒脱。

    朱熙并不在意梓箐是站在他面前,拿着那沓纸就开始一页一页的看起来,他看的速度很快,从最开始一眼扫过到最后逐字逐行地细看,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狂躁的气息在他身上狂飙。

    蓦地,他偏头看向梓箐,扬了扬紧拽在手中的纸张,神情阴骛,语气变得阴沉“这些,你究竟是怎样得到的?让我怎样信你?”

    梓箐随口应道:“如果只是属下,当然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将朝堂内外上下官员之间的关系和利益纠葛摸的这么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他倏地凑近,眼睛紧紧盯着梓箐,似要看破她的脑袋一样。

    不过他看着梓箐的神情也渐渐变了,“杨安?”

    “是。”

    朱熙看着梓箐的眼神多了一份疑惑和探究,“你,好像曾经跟李怀仁到我殿内服侍过我,你是他的得意大弟子……你……”

    梓箐心思玲珑,应道:“皇帝是在想属下为什么变得比以前更年轻了?这正是属下将这份密奏呈上的原因。”

    梓箐感觉脑海中灵光一闪,既然皇帝喜欢修道,不过看他并不得其法,却一味服用丹汞,误入歧途。自己何不从这一点入手,循循善诱,通过他的手一步步改革,事半功倍。

    “说来。”

    “此次属下前往云州任职,一次外出巡察遇到一位仙人,他说皇帝与仙有缘,不过天下民生关乎皇上的功德,会影响仙缘。于是将属下收为弟子,并令四位仙人辅助属下清吏治促改革,如果皇上采纳必定会大获民心,功德圆满,与仙有缘……”

    梓箐话还没说完,朱熙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神情阴骛,就像是看见一个跳梁小丑的表演一样。

    好吧,梓箐承认自己编造故事的水平还欠缺点火候,不过她还是有点真本事的。

    “皇上是不相信属下?”

    “你说了那么多,无非是想让我朕把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责罚了,换成你们想要的天下。可是朕偏不——”桀骜中带着一丝孩子气。

    不知道为什么梓箐竟然想到这个词,想来也是,在原主记忆中皇帝便是将皇宫当成他自己的家,内务府和内阁是他的家人,他们不管犯下多大的事情,都是情有可原。

    所以天下外敌犯境,国内天灾*,那些官员豪绅趁势敛财囤地,弄得民不聊生,一份份奏章到了他手里除了发通脾气,仍旧会将那些尸位素餐的人给放了过去。

    所以,不管他为人秉性如何,但是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

    只可惜,生在帝王家,这便是命运。承担不了命运就及时让贤。而这个皇帝和历史上所有皇帝一样,都是熬到自己油尽灯枯只时还在挣扎,不肯放弃……

    “这是仙人旨意,既然皇上不相信,就当那些资料只是一叠废纸,就当刚才属下什么都没说过。如此,我们君臣之义已决,我便随仙人驾云而去。”梓箐淡淡说道,一副怅然样子。

    “尔敢!你就是朕身边的一条狗奴才,没有朕的命令,你哪里也别想去!”皇帝一甩袍袖,伸手指着梓箐,阴骛地看向她。

    梓箐昂然站立,竟是连一丝惧意都没有。

    “我虽然跟随仙师时日不多,幸得仙师传授仙术,可以召唤天地之力,春风化雨。皇上若是不信,我可以示与皇上一观。”

    梓箐夸张地挽了一个复杂的印诀,施展了云|雨术,顷刻间在大殿上方就漂浮起一片云朵,淅淅沥沥的雨滴落下。

    皇上转过身,突然感觉头顶传来阵阵冰凉的湿意,仰头一看,就看到一片雨幕,穿过雨帘看到静静站立的梓箐。穿着最普通的太监服饰,可是身量修长,样貌俊朗英挺,哪有那些太监们的阴柔虚浮之态。

    不过一会,雨水就将皇帝身上衣裳淋湿,黏在身上,他神情还有些恍惚。

    “呼风唤雨?!这真的是呼风唤雨……”他突然着魔一样朝梓箐冲了过来,梓箐身形朝旁边轻轻避开。

    “仙术,你真的懂仙术?你真的遇到仙人了?快把他带来见朕……”朱熙神情变得激动,毫不顾忌自己皇帝身份,就要上去抓梓箐肩膀。“哦,不对不对,你你快带朕去见仙人,朕要拜见仙人……只要他肯传朕仙术,朕愿意将这所有一切,将整个江山拱手与他……”

    朱熙的反应在梓箐预料之中,他对长生之道的渴望已经进入魔障。不过想来也是,自古以来就没有不渴望长生不老的帝王。

    不过这也不能为他曾经纵容自己“家人”让数十万人陷入水生火热之中,让那些奸党横行酿下无数冤狱,让无数人家家破人亡的借口。(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