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358章 谁稀罕

正文 第1358章 谁稀罕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沈石临走对圆圆嘱咐道:“以后你就是杨公公的人了,要好好伺候杨公公。”

    圆圆神情平淡地福身应诺,“是,沈大人。”

    其余众人也是心中各怀鬼胎,暗自腹诽“又来一个做样子的,看来他是觉得那个见面礼太轻了,下次再给他拿十万来,不怕他不就范。”

    梓箐在一众“干儿子”卑躬屈膝地谄媚奉承下回到后堂,立即就有人端来热水梳洗。

    这边热水刚刚端到面前,旁边就有太监已经跪着熟练脱了她鞋袜,用手试水然后柔声细气地问“水热不热啊,儿子给干爹洗脚……”

    一通折腾后,梓箐坐在榻上,双脚被包上柔软的纯棉巾。她还想着今天的事情以及今后自己的“发展方向”,不过这样的平静和沉寂落在众“干儿子”们眼中,就显得有些不对劲了。

    其实杨安对于“外人”那是真够狠辣的,杀人栽赃陷害不过是挥挥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但是对于“自己人”,他却是非常宽厚的,对于这些干儿子们的各种赏赐,以及给予他们在这别院中的权利都是非常大的。

    正想着问题,一声细柔的声音传来,“干爹,让儿子为您捶捶腿。”

    不是别人,正是杨安的大徒弟陈福。

    梓箐视线循声落在陈福身上,略微粗短的身材,面皮白净,两匹眉毛短且下撇。

    在“小朝堂”中也算是历练的油光水滑的,不过后来在大地动后,杨安将他推出去为自己挡了一劫,成为权势利益争夺的牺牲品。也就是被杀掉的两个县令李伯安,张巡和一个太监管事。这个太监正是陈福。

    所以,算起来原主其实还欠了他一份“情”。不过这个人情并不是说他替原主挡了一劫的人情,因为大势迫来,所有相干人等谁又逃得掉,他最终结果也是一死。

    梓箐说的欠一份情指的是当初在大地动发生后,陈福是第一时间跑来告诉他,其实有着惶恐和通风报信的意思。实际上原主一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想到了什么。所以他竭力否认知道这个消息,因为知道的越多就意味着自己牵扯的关系更深,就越脱不了干系。只可惜不知道是陈福太过憨厚木讷总之仍旧将大地动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杨安直接否认了这件事情。然后当着他的面让圆圆服侍…吸引了陈福的注意力也若能让陈福心火中烧,而圆圆却并没有给他丝毫好脸色,冷漠的如同一个木偶。

    所以,此时想来。梓箐觉得她欠的是不应该去捉弄陈福对于圆圆的那份炽热之心,毕竟从后来的事情来看:原主为了让陈福甘心情愿将这件事情担下来。便让圆圆去服侍,而圆圆回来后给他的汇报是“他够贱”。原主还很吃味……不过要怎样才能让一个妓女口中吐出“够贱”二字呢?

    如果只是因为喜欢,将你当女神一样的崇拜便是“够贱”,那么又怎样才能配上你的清高?

    是不是要像那些人一样将你当成工具当成玩物才合了心意?

    梓箐冷笑。

    且说陈福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梓箐跟前跪俯下去,将她两条腿抱在怀里,轻轻捶打起来。莫说。这手法还真是娴熟。

    梓箐轻轻叹了一声,另外四个小太监连忙过来将靠枕放在软榻后。梓箐斜斜靠着,有种微醺之感。

    识海中却在想着自己今后该如何应对,该怎样做。

    是就像现在这般,被剧情,被那些人牵着鼻子走与他们成为一体,还是说另辟一条路出来?

    天下攘攘皆一般,从剧情和原主记忆中便可知道,这天下,便是皇帝的天下,他将后宫甚至整个朝堂都当作他的家,看似放权给内阁和内务府,实则将一切都牢牢掌握在他手里,将所有人都玩弄在他的股掌之间。

    至于天下百姓……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个数字,一个个征收缴税的符号。不管是风调雨顺还是天灾*,在奏章上只是一个个数字,比如大地动那次由*酿成的天灾,无数个人无数个家庭落到奏章上只化作“数十万人”。而他却只关心内阁与严家势力以及太子方面的权利平衡……

    那么,若是自己不顺应潮流而行,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此时,一股若有若无的淡雅清香飘入鼻孔,轻浅的脚步,梓箐只凭此就能勾勒出一个婀娜的身姿向自己走近的袅娜形态。

    呵,什么清雅出尘,如果这不是经年修炼出来的风姿绰约,那么便是媚骨天成。

    腿上捶打的动作一顿,梓箐感应到陈福呼吸急促起来,连忙向她禀报:“干爹,圆,圆圆姑娘来了。”

    梓箐眼皮都懒得抬一下,鼻音嗯了一声。

    “圆圆见过杨公公。”

    梓箐懒懒的说道:“还有陈公公。”

    圆圆顿了顿连忙朝陈福盈盈福身,“见过陈公公。”

    陈福顿时手足无措地想要去搀扶,圆圆却身体一凛,本能向后闪避,嫌恶之情溢于言表。

    陈福伸在半空的手也顿住,脸上激动的神情也有些僵硬,不过这仍旧难掩他心中对她的爱慕之情。形容看似猥琐,却比更多“完整”的纨绔子弟多了一份真情在其中。只不过她怎会明白。

    “哼,连主仆之道都不懂,成何体统,难道沈石把你送来的时候没教过你怎么伺候主子的吗?陈公公就是这里的半个主子!”梓箐已然坐起,神情淡漠地说道,不怒自威。

    陈福激动就跪下去了,“干爹,儿子不敢,儿子不敢……”他尴尬地想要解释什么,梓箐继续说道:“好了,既然你如此紧张她,那我就把她赏赐给你,一个****,宠一下可以,别宠上天把你的天戳破了。”

    “啊,这这……”陈福连忙跪下,“干爹,儿子不敢,儿子不敢,儿子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可是沈石送给干爹的,真能夺人之好?这点规矩他还是懂的。

    “出去,从今以后,这个地方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

    梓箐冷冷发话。(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