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286章 终于出手了!

正文 第1286章 终于出手了!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至于这个少年…在原主的记忆中,他只是一个孤独身影的代名词。每当下午放学后学校里空落落时,他才一个人背着一个破旧的双肩书包和他父亲一样低头微微弓腰,埋着单调的步子回来,然后机械式地用旁边的煤炉煮饭,偶尔瞥了一眼被罚站的夏兮,那目光中也是带着鄙夷和嘲笑的味道。少年把饭煮好后就朝屋子里面喊“爸,饭煮好了。”于是鲁开全掀开门帘出来,问“她有没有老实罚站?”那少年张口即来“她嘴巴一直都在那里咕哝,还拿眼恶狠狠看这边……”

    于是乎原主少不了被鲁开全一顿恶狠狠的训斥,什么“世风日下,目无尊长”之类的,竟然和此时如出一辙。

    其实这些记忆相对于原主后来的那些经历都十分淡漠了,可是这一刻再次被梓箐勾了出来,虽然……好吧,原主当时的确很委屈很难过,嘴里可能的确也在嘀咕什么也会拿眼恶狠狠瞅人……可可是你用得着这样说出来吗?梓箐从记忆中搜索出来,其实原主当时嘀咕的只是当天老师讲的知识,她只能一遍遍地将老师讲的以自己的方式温习巩固而已!

    丫的,这这究竟是怎样的剧情世界啊,原主曾经经历的究竟是怎样的压抑憋仄冷漠的生活啊!刹那间,各种新仇旧恨占据梓箐的脑海。

    梓箐脑海中念头一闪而过,今天是星期五,这厮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又是来看我的笑话来了吗?

    梓箐反应还算敏捷,在对方冲撞上来那一刻她已经身体滑溜地从旁边溜了过去。

    鲁少年一个踉跄站住,眼神凉凉地扫了梓箐一眼,不自觉摸了摸胸口的地方。

    梓箐却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丫的,没想到终究是要逼自己“出手”。

    现在才下午第二节课,还有一节课才放学呢,现在回家的话她还没有想好怎样跟吴大英解释呢。当然,有夏春梅这个挑事精在,最迟今天晚上就要把自己的事情在整个院子传遍。

    梓箐心中憋屈的很。人善人欺马善人骑。想了想。绕到学校背后,窗户里正好对着鲁老头居住的地方,梓箐看见窗户竟然没有关。想也没想,随手从贴身口袋里摸出几个药包,将里面的粉末全部吹到房间里面。

    梓箐感觉心情一下子舒畅多了。接下来几天她没有去学校,也听到不少学校里的事情……听说鲁老头突然间得了什么癔症。半夜起来把儿子当成了贼,打个半死。第二天送往乡卫生所,诊断出他儿子竟然被打的骨折,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郁闷的是得了他儿子有先天性心脏病。他这一打,直接去了大半条命,必须送往县城医院救治。

    鲁老头好歹也是个几十年的老师。还是有些家底的,折腾了几天终于把儿子命救回来了……不过他拿着那张报告单不淡定了:自己和儿子的血型不符啊。以他为人师表的医学知识,儿子和自己的血型不是应该一样的吗,怎么就……

    真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梓箐听了这些当真让心情宽慰了不少。

    且说她从学校顺便给鲁老头的居室里动了点手脚就回家了。

    她首先调制了一些药物把自己手包扎了,等吴大英下午回来的时候她最后还是决定将夏春梅说的事情和盘托出。

    吴大英就好像对这件事早就有了预料一样,她反倒是第一眼就看到梓箐手上的异样,连忙捧过去,眼眶里一下子就噙满泪水。

    她见梓箐已经敷好了药,安抚两句就放下梓箐的手。梓箐后来才知道吴大英为了这件事竟然当天晚上就揣了一把菜刀跑学校里去找鲁老头讨说法,没想到刚一去就遇上鲁老头痛打他儿子……于是她又偷偷摸摸跑回来了。学校周围上百米都没有住家,又是大半夜的关在屋里打,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呢,一直等到第二天一早才发现……此是后话。

    且说此时吴大英听了梓箐的话,心中恨恨的,夏家大房二房的那点心思她早就看出来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心急,竟然已经开始到处张扬开了,他们怎么对自己无所谓,可是这件事竟然还连累小兮受了这么大委屈,这个场子无论如何也要找回来!

    第二天,吴大英就去找村长村支书说道说道,关于这房子家产以及土地的问题。她虽然是嫁到夏家的媳妇,可是他们三兄弟早已分家,老祖母和丈夫都死了,这房子家产算她和孩子们的还是算夏家大房二房的?

    村长王成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身形魁实,面皮黝黑红亮亮的,包产到户他主动申请当上村长的。村长三年一选,虽说为官哪能没一点圆滑,但是他还算是一个实诚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两次的村官选拔他直接连任。

    王成一听吴大英的口气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村子总共才一百多户人家,谁家啥事他都清楚的很,自然也知道夏家的那点子事。不过村上村下各家各户表面上看起来都和和气气,其实私下里都差不多。他把吴大英拉到一边,说:“你都知道这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夏家那档子事谁不知道?你这样来问我,不是把我也搅和进去么?”

    吴大英说道:“敢情你当官的只是想着左右逢源,一点也不为我们村民做点实事了?”

    “也不是这个意思……喏,话我给你说明白了,这房子属于祖产,你承认嘛?”

    吴大英点头。

    “当初分家有没有房契或者协议啥的?有没有写你和你儿女的名字?”

    吴大英沉默了。

    “至于土地,它就是gj的,你们都是承包,五年一期,到时候写你写谁的名字,只要有那个本事,都可以承包……”

    吴大英明白了,她说道:“那我现在算是河湾村的人吧?”

    王成不明白自己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了,这个女人还在那较什么劲。没办法,这里就是这个现状,谁叫她死了男人呢……话说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好把式,就凭那份韧劲和气度就把这村上好多女人比了下去,可惜了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