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285章 凑齐活了

正文 第1285章 凑齐活了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梓箐一步上前抓住她的衣脖子,厉声喝问:“刚才,你说什么?什么叫做滚出你们的夏家院子?”

    梓箐现在虽然人小,但是气势足,把夏春梅吓了一跳,不过转瞬桀骜地一梗脖子,大有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哼,我爸妈说了,你妈是嫁到我们夏家的外姓人。凭什么还占我们夏家的祖产,大伯大婶还说,那房子就该我们两家人来分。早知道那死鬼三叔命不长当初就不该帮你……”

    真真是人小鬼大,才七八岁的娃,说的话跟大婶二婶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稚气的童音,听了让人心中阵阵发寒。

    梓箐感觉自己的手有些颤抖,脑袋里嗡嗡作响,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发现夏春梅已经挣脱跑回教室了。

    叮铃铃,叮铃铃,一个老师拿着铃铛站在校务室门口卖力地摇着。

    哦,上课的时间到了,梓箐回过神,想到那让人牙齿发酸的写字练习,看着黑洞洞的教室门口,心情就有些抵触。可是……自己终究是要去读书的啊,心想着只要把小学几年熬过,到了初中高中想必就要自在些了……

    不过现实远比梓箐想象的更加多变而残酷。且说梓箐踩着铃声飞快地跑回教室,因为若是迟到了那个鲁老师肯定会让她罚站的。

    不过这次看来情况有些不同,她冲进教室还没来得及坐回自己座位上,搭眼就看到夏春梅站在鲁老师旁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指着梓箐,说:“鲁老师,就是她欺负我。她还骂你,我说不能骂老师,她就打我……全班同学都能作证。”

    梓箐刚刚成为班长和学习委员,又天天被当成学习典型,早就成为众人心中嫉妒对象了,当然所有人都乐意看到她被这个死老头惩罚了。

    梓箐看到鲁开全面色阴沉地转向自己,心中咯噔一下……原主的记忆不期然全涌进了脑海。

    不出预料的。梓箐被打了一顿。

    她做了那么多任务。体验了无数的刑罚折磨,这挨竹条子还是头一遭。

    真心的痛啊,可怜的小手顷刻间手就红肿起来了。紧接着整只手都麻木了。

    这鲁开全也是下了死力气的,抓住竹条的一端高高扬起,用另一端狠狠地抽在梓箐的手上,每一下都感觉到他像是要把他干瘦的身体的重量也加在竹条上面一样。丫的。他这是下了死力的在打啊!

    这一刻,梓箐恨毒了这个教条古板的鲁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在原主的记忆中,她曾经就是为了利用课余时间去打猪草,一不留神就过了时间,鲁开全就直接罚原主在教室外站了两堂课!

    一时间不知道是原主的还是梓箐自己的怨恨和愤怒齐齐涌上心头。可是……自己现在又能怎样呢?

    梓箐强忍着眼中泪水没有落下来……嘶,真的是好痛啊!她必须赶快去弄点药敷上,弄不好这只手都要废了。

    这个剧情世界里讲究的是严师出高徒。所以老师体法学生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即便是告到校长那。也首先的问你“是不是不听老师话了?是不是调皮捣蛋了?”

    最让梓箐心中郁闷的是她还不能直接将这件事告诉吴大英。

    告诉了,结果只有两个,以吴大英现在护犊的样子,要么是找夏家老二他们拼,要么就是来找这鲁老头拼……好吧,说不准也会隐忍着,只是安抚自己而已。

    若是后者,对于现实没有丝毫帮助,不过是多了一个人心塞而已。而若是前两者,梓箐想,以她们家现在的样子恐怕还经不住这样的折腾。

    不过夏春梅竟然说道要将她们赶出夏家院子……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

    梓箐想到一种她无论如何也不愿去相信的可能——

    她曾经经历过古代背景的任务剧情:在那里,女人三从四德,若是丈夫死了,又没有儿子,那么她所有的一切都会被丈夫的父兄全部瓜分了去。甚至连女人自己也可能被其买卖……

    可可是这个剧情世界明明就是一个,一个以“文明”来标榜的世界,他们岂敢?!

    梓箐觉得自己到这个剧情世界中改变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她深谙剧情君的尿性,万一正是因为这些变动而让那些人也跟着变得恣睢了,还是要做个打算才好。

    梓箐脑海中各种思绪纷乱如麻。

    她没有理会那个鲁老头一副正义凛然的面孔,也不理会满堂幸灾乐祸的哄笑,梓箐连书也懒得捡了,直接把吴大英给她做的书包,笔袋和笔收拢,用另一只“好”手勾起书包带挂在肩膀上就离开了教室。

    鲁老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哼,真是世风日下,一个小小女娃子竟然敢如此目无尊长,连报告都不会打么?好,好,滚了好,最好把你父母叫来好好说道说道……”

    去nm的“尊长”,原主被你整的够呛,现在自己不管是学习还是纪律操行究竟哪点做的不对了?竟然随随便便听另一个学生的话就这么下死力的打人?!还为人师表,也不害臊?!

    千万别落在自己手上……梓箐这样恨恨地想着,刚出教室的门,迎面撞上一个急匆匆赶来的少年。约莫十一二岁的样子……

    梓箐猛地回过神来,对了,他好像就是鲁老头的独生子。貌似从来没听人说过鲁老头有妻子,一老一少一直都住在学校里,而他的儿子在镇小学读书,每天都是天不见亮上学,下午知道学校放学后他才回来,所以很少会碰到。不过在原主记忆中,这厮跟他父亲一样,都是一个冷漠阴险的货。

    原主读到二年级期末的时候,已经逐渐成为家里的主劳力了,即便上学也要把家里的事情弄妥贴才行,否则夏正名就不让她上学。所以夏兮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紧紧的,可是这鲁老头就像是吃定原主的懂事乖顺一样,每每到了中午或者下午放学前那一节课,就把原主拎到教室外面罚站,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以此来彰显他的教学是多么严谨严格一样。若是原主提前离开了,那好,第二天就不用进教室了…

    这在梓箐看来,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不过在夏兮心中竟然也是她晦暗人生中的一抹亮色!

    即便是在学校里挨罚站,她听到其他同学们稚气的朗朗读书声,也会心生陶醉向往之情,情不自禁跟着读了起来……若不然她只有小学二三年级的文凭又如何在s省找到一份那些大学生都艳羡的工作?!(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