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097章 一啄一饮(加更22)

正文 第1097章 一啄一饮(加更22)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九离已经进入左全胜的身体,所以梓箐也不介意别人撮合自己和“左全胜”,顺理成章的就确定下来“男女朋友”关系。

    不过对于众人期盼和焦急的结婚事情,他们都一直对外说过几年才考虑结婚的事情。梓箐的借口是孩子还太小,左全胜的借口是自己没钱,配不上。

    反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任由别人去茶余饭后闲谈。

    左全胜开始忙碌他的种植计划,两人每天早上一同去健身跑步,练练拳脚,让村人大跌眼镜,没想到这个黄香还回拳脚,而且把左老大也带“坏”了,不过看在他们家过的越来越红火,也不会说出多难听的话。

    这种平静的相处,反倒给梓箐和九离两人联络感情的机会,虽然是别人的身体,可是灵魂却是自己的,他们能清晰感应到彼此的气息。

    渐渐的,两人之间那种突然从朋友变为恋人的生涩没有了,也不再介意偶尔露出的娇羞或者含情脉脉会觉得突兀,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

    其实梓箐后来想想,如果他们两人没有在任务中有过这种近距离接触,恐怕很难进入到真正的恋人的角色中去。

    闲话少说,好在两人都有很好的职业操守。生活继续,任务继续。

    梓箐发现左美儿变了,那天她只是将自己感应到的对方一天的生活说了出来而已,她主要目的其实是想让对方不要那么得瑟。没想到当天晚上左美儿就去狠狠哭了一场,第二天那孟浩找来,两人又当着村人的面大吵一架,她是一个非常要强要面子的女子,一直以来都用那么高傲的姿态来标榜自己的。突然一天,所有伪装被撕掉……

    肯定非常难过吧。梓箐倒不是多同情她,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而是发现左美儿貌似并没有在自己骄傲自大自私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这可不怎么符合那些狗血剧情的逻辑呀。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精神世界,梓箐并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的精神世界是最高大上,而别人就应该一脚踩死。自从上个剧情中她一口气拉了三个新手玩家进入主神空间,她就充分意识到这一点。

    其实最主要还是梓箐并不想给黄香以后在这里的生活留下啥纠葛,姑嫂关系。她去找左美儿聊聊。

    左美儿看到梓箐。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太要强了,她其实很想去主动找梓箐的,可是。她总觉得……而现在看到梓箐前来,她心中最后那根脆弱的防线轰然崩溃。

    “为什么,为什么你知道那些事情?在孟家的那几年,我天天如此的生活着。忙碌着,就像骆驼不停的转在转啊。我甚至忘了我为什么要那么去转。只是知道,我不能停,我不要别人看我笑话,我不想再回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山沟了……我怕别人说我是农村人。我怕,你知道么?”

    梓箐不管在哪儿都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听众,这个世间有太多的倾述。自己的生活自己才知道其中的苦。她愿意听对方说,她有灵心诀可以让气息变得平和。心情变得平静。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对方愿意先将心中愤懑发泄出来,灵心诀才能涤荡心灵垃圾。

    所谓的忙碌,像陀螺一样的生活,其实她们身为玩家的,若想将原主的生活面面俱到的做好,过得不就是陀螺一样的日子吗?她们不是那个站在山巅只需要散发王霸之气的绝世强者,她们必须用最贴近原主的生活状态去改变周围的一切,这才是真正的职业操守。

    从她逐渐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梓箐就从没改变过初衷。

    其实梓箐还发现自己这么做不是没有好处的,每一次用灵心诀化解对方的怨恨之气都能得到一种很神秘的能量,被宇宙魔方所吸收。这也是拥有魔方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发现可以补充魔方能量的方法。

    再后来,当梓箐见识更加广阔后,才明白这种“态度”对玩家影响是深渊且具有决定性作用的。

    梓箐静静听着左美儿的哭诉,适时的点头应声,“嗯,我知道。”

    左美儿哭的更厉害,是委屈,无尽的委屈,“这么多年了,我伺候他们那么多年了,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把我当奴隶使唤……你知道她有多心疼她的那个儿子么?就连我让他去烧壶水或者递下碗筷,她都说莫要随随便便使唤自己男人……你知道么,要做到让婆婆满意,真的好难。可是我却听公司的同事说,她们的婆婆就很开明,她们做月子就会事无巨细的照顾她们,帮着她们带孩子,每天下午下班就会把饭菜做好……呜呜,为什么我没有那么好福气遇上呢,为什么,是不是我本身就是个不详之人?所以活该让他们来这样对我?”

    梓箐说:“这世上事的确是一啄一饮的。”

    “我现在该怎么办?说真的,我其实真的不想那么骂他的,只是,你肯定听到了,他说的那些话……这都过去快两个星期了,他肯定不会来找我了,我现在成了别人不要的乞妇!我一直都很要强,小时候父母就是因为离婚,各奔东西,留下哥哥和我,所有人都嘲笑我们是没人要的野孩子,所以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让那些嘲笑我的人好好看看……可是,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被我给毁了。我我不该回来的,我我当时只是想……”左美儿泪雨婆娑语无伦次。梓箐明白,她想说她当时起了贪念,想从哥哥这里得到好处,却反被自己戳中软肋,多年的委屈和不甘一下子爆发出来,情绪失控,反倒让所有人看了她的笑话。

    梓箐轻笑,她完全是下意识的就想蹦出两句“高深”的人生哲理什么的,突然间想到先前九哥跟自己说的话,她只是叹口气,转口说道:“那你现在想怎么样?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自己回去?”

    那里是她的家,丈夫,孩子都在那里,不回去干什么?(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