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069章 成全,第一次成为引导者

正文 第1069章 成全,第一次成为引导者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太后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不过言而有信。

    梓箐突然间感觉心中大定,没想到以为要怎样去折腾的剧情,一下子变得如此简单起来。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看到袁婶神情淡然,继续沉浸到她的世界里去,她心中并没有先前那种…感觉。

    人与人不同,她不过是少有见到一个如此淡然出事的人而已,她愿意成全她。至于她以后的选择,梓箐发现其实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新春游园会即将到来,整个后宫都开始沸腾起来了,众嫔妃使出浑身解数要将自己打扮成游园会上最出彩最靓丽最别出心裁的那个。同时还不能违反规制。

    她们也意识到这个新兴冒出来的“月贵人”貌似变得跟以前不一般了,一向坐着看戏的太后竟然主动帮她?!

    她们可都清晰的记得几个月前那次月熙宫禁足事件,当时她们还都纷纷落井下石来着。毕竟月希刚如同就封位月仪,她们心中当然爽快,想各种找茬,没想到事情最后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现在最郁闷的要数鲁莲香,她现在手下就有几个是从梓箐那里弄过去的宫女太监。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些宫女太监当初被打了二十板子,净身赶出月熙宫,如果不是她收留就会被赶去做最脏最累的活,浆洗局当粗使婆子,是她让他们留在自己宫中继续当宫女的。

    当初自己身为贵人,父亲官位还在的时候,她们还算巴结奉迎,可是当传来父亲已经被革职查办,最后甚至被抄家发配后。这些人立马就对自己变了脸色。不听她使唤,甚至还当着她的面嘲讽她。她真是受够了,将她们全都遣走,没想到这些人临离开时,竟然将自己那些值钱的物件全部卷走了。

    鲁莲香欲哭无泪,这几个月日子过的是相当的艰难。唯一庆幸的是家人被抄家,并没有累及到她。她现在仍旧是鲁贵人。只是…宫中的女人都知道。她现在就是一朵无根飘萍,她再也掀不起什么浪子了。没有娘家撑腰,在这后宫之中。任你再大心胸也折腾不起来。

    鲁莲香看到梓箐被关了几个月紧闭后,突然间变得如此风光荣耀了,想着曾经自己所做的一切,虽然心中有些膈应。不过为了在后宫中混下去,谁又不是当着一套背着一套?所以她从手腕上。脖子上好不容易捋了两件首饰,装在盒子中,备了一份理,来找梓箐。

    梓箐对所有一切都洞悉秋毫。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会对这样的人还心有戚戚,可是现在,她变得很平静。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活该。

    你送礼,我收了。不过是替原主收点利息而已。这么拙劣材质的玉尸镯子…算了,随便丢仓库旮旯里就行了。

    鲁莲香失望而归,如果她运气好的话,像月希那般遇到一个会种植,并且性格沉静的“袁婶”,至少在她的后半生还有个依靠,否则……

    回过头再想想袁婶的事,梓箐发现其实是一开始就因为她对原主的帮助,所以在潜意识中就多了几分好感。而且这样真正能沉得住性子的人的确非常具有魅力。

    她愿意成全这样的魅力。

    这天,梓箐吃过饭,放下碗筷,对袁婶说道:“等会过来一下。”

    袁婶应诺。

    梓箐没有任何弯弯绕绕,直接开诚布公,说:“你很喜欢种植,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无限的种植下去,只要你有这个本事。你想不想?”

    袁婶一听,眼睛都瞪直了,“无限的种植下去?我我不会老吗?还有……”登时,她脑海中浮现出各种场景,她可以去做更多的实验,对了,还要有大片的土地,种子……她还要做好多好多的美食,还有很多都没尝试过呢。可是前世自己只局限在大棚里实验室里,这一世局限在这簸箕大的天井里。

    预料中,这就是她的执着和软肋。梓箐点点头,“不过一切都需要代价。”

    袁婶很是激动,她定定地看着梓箐:“娘娘,只要不是付出自己灵魂和自我的代价,所有一切都愿意!”

    她不需要她的灵魂,即便是面对任务委托者,梓箐也从没想过将对方的灵魂完全掠走。

    “我不会要你的灵魂,也不会左右你的自我,不过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等你以后对所有事情都完全了解后,你可以到我的世界来。”

    刹那间,袁婶整个人被定格了般愣住不动,好一会,她从刚才的入定中恢复过来。

    刚才她接收到好庞大的信息。

    任务?

    财富声望地位?

    完成一项就算基本完成任务,两项就是“良好”,三项都完成了就是“优秀”,若是再加上原主心愿也完成了,就可以得到“完美”的评价,若是在这过程中还做出对社会有意并且被系统认可的贡献,则会冠以“极致完美”的评价。

    袁婶刚刚把这一起消化了,然后就看到梓箐拿着一沓银票,足有数千两之多。

    袁婶刚接过这银票,识海中就听到系统传给她完成任务的消息,然后问她是否要回到主神空间。

    袁婶既然是现代科学院的高才生又怎么会是笨人呢,她只不过专注点不一样而已,所以她很快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真的!

    她抬头看向梓箐,嘴唇嗫嚅着,她说:“娘娘,奴才……我,声望和地位恐怕很难满足了,我,我想……”

    梓箐听了,道:“随你。”微微一笑,云淡风轻。

    袁婶点点头,她自己也觉得很愧疚,可,可是她更能权衡轻重,她讨厌这个肮脏的地方,讨厌那光鲜的喊着姐姐妹妹的亲切下是一颗漆黑恶毒的心,她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她感谢这个主子,她是她的恩人,不过她看对方手段比自己高明多了,所以她一点也不会去为她操空心,她是一个会将得失权衡到非常精确的程度。

    所以对于她来说,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

    袁婶说:“你的大恩大德,我将会用我一……”(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