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067章 刺儿头(加更4)

正文 第1067章 刺儿头(加更4)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ps:ps:上午那章应该是这个月的加更3,没想到打错了,还以为在上个月的加工中……不过辣椒不会算错,直接就6465写走了,亲们对辣椒的支持辣椒不仅记在心上,更是记在本子上哒,所以每一份支持都是辣椒加更的动力,绝不会有半点懈怠!!!

    还有谢谢今天“吴语513”提出bug,是辣椒的错误,光想着剧情怎样继续和连接,却忘了最开始的这个设定。以后完全是按照“开国皇帝的儿子”的设定,实在抱歉,谢谢大家宽容,也谢谢吴语亲的提醒,再次特此更正错误。抱歉了!!!

    经过这一次畅谈,三人关系明显再次亲近不少。

    库房里的食物已经所剩无几,先前梓箐曾想过去御厨去顺点东西来着,发现那里人多眼杂。最重要的是里面乌七八糟,即便是深夜了还有人在里面。

    除了一些是奉自己主子的命令去做些吃食,当然这个都是要通过内务府批准,要有这个资格的娘娘才有这种特殊待遇。而这些奉命去做吃食的宫女或者嬷嬷,一半情况下都会给自己打个牙祭,或者从里面顺点什么东西,然后拿回自己的房间去偷偷的吃。

    还有一些宫女太监也要到那里去找吃的,不过她们都很有“分寸”,不会太明显。而且长久下来,这已经成为一种潜规则了,大家心照不宣,甚至会将每次采购回来的物资进行一个统计,将那些“绝对不能动”的部分放在一边,而另一部分则他们自己私下里分了。

    如果梓箐再去“横插一脚”,他们立马就会发现少了一部分。虽然不至于一下子怀疑到自己月熙宫头上,但总归不太好。他们会随便抓两个最势弱的小宫女或者小太监来顶罪,虽然这里的人都没一个“干净”,但是又不是得罪自己,而且都是为了生存小偷小摸或者是私底下给主子参汤里吐一包口水,或者端菜的时候偷吃最下面一两块肉,偶尔在背后聚在一起搬弄搬弄是非什么的。算不上大错。这是宫中常态。所以后来梓箐也就灭了要去御厨顺点东西补贴自己日常所需。好在现在只有三人。而且遣散其余奴才的时候库房并没有遭到破坏,节约点,可以挨过翻年二三月。

    没想到现在皇后亲自送了那么多物资过来。米粮,被褥,柴火,木炭之类。正好解了梓箐的燃眉之急。根据跟皇后的接触,梓箐感觉到她的机会来了。所以现在三人也用不着“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每天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袁婶除了种植外就喜欢做吃的,她有足够的耐心去泡制一道美食。现在有了足够的食材,也有了梓箐的许可。她每天就泡在自己拿一亩三分地和一丈三尺的灶间。

    梓箐现在终于获得“自由”,她不动声色地展开自己的公关计划。

    经过跟袁婶一席长谈,梓箐觉得自己跟她的最大区别是一个十分理智。一个却以为很理智,可是在处理某些事情的时候会不知不觉带上个人是非好恶的情感在上面。

    比如袁婶。在处理那个小太监的事情上,她可能并不会为原主折在那样一个人身上而惋惜,但是落在她手里时,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而且……就好像一切就应该那样。因为那个小太监跟原主接触的最多,很可能会觉察出她跟以前不一样,所以最好办法就是除掉他,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他!

    由此,梓箐认识到自己不足,那就是——理性!

    换句话说,做事不能拖泥带水,不能说,哦,某人罪不至死什么的,自己没资格杀对方什么的,如此却反而将自己置于更危险的境地。是了,当别人都从不会在乎他做的事会不会威胁到别人的时候,你的自以为善良在别人看来只是愚蠢和可笑。皇后娘娘亲自给自己送越冬衣物粮食等等,自己去感谢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赫兰一向的雍容典雅,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母仪天下的气度,果真不愧出身名门。

    梓箐整了整衣衫,恭敬行礼,谦恭却不失风范。气宇间有温婉含蓄的柔美却又不失厚积薄发高傲风范。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丞相大人的女儿,跟皇后娘家是国公之女的身份,不遑多让。

    皇后淡淡道了“平身”,旁边一个新面孔嬷嬷毕恭毕敬地弓着腰给梓箐端来一张椅子,一个宫女连忙拿了一张精美绣花软垫放凳子上。

    梓箐坦然落座,说道:“这次特地前来感谢皇后娘娘亲自督送月熙宫的应得份例,皇后统领六宫,日理万机,没想到还能记得月熙宫的事,实在是我们众位妃嫔之幸。”

    梓箐发现其实自己也挺有后宫生存的天赋,明面上感谢,可说到底不过是因为你自己没有把后宫管好才会出现这些岔子。

    皇后自然是做了一个陈词总结,是自己疏于监管,让月贵人这几个月受苦了。然后又聊了一些日常琐碎,比如在月熙宫生活的怎么样啊?要不要再加派两个宫女太监啊?那些内务的人还有没有为难她们之类。

    梓箐一一应答,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告辞。

    皇后心中愣了愣,她不是跟太后不对付吗?还以为她这次来是想讨好自己对付太后,而她正好做个“顺水人情”,没想到她一点“礼物”都没送自己,也只是闲聊两句,一点也没提到太后,这让她有些摸不准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临别,皇后对旁边那个新来的嬷嬷说道:“对了,前些日子浙州进贡了一批缎子,月贵人现在应该还没分发到,毕竟……呵,我我觉得那个颜色太艳丽了,赏给月贵人吧,正好马上到新年了,有游园迎春的活动,月贵人总穿这么素净不好。”

    嬷嬷已经领命前去,片刻抱来一匹正红色为底,黄色丝线绣了牡丹凤凰的缎子出来。

    梓箐心中一愣,宫中只有皇后才有资格穿正红色的,还有牡丹凤凰也只能用来修在皇后穿的衣物上。她竟然要将这缎子送给自己?自己能穿么敢穿么?莫非她想陷害我?

    梓箐双手捧过缎匹,眼中诧异之色一闪而过,脸上换上欢喜的笑意,“月希谢过皇后娘娘。”弓着腰,退步离开,出了大门,她仍旧双手高高托举着缎匹,显得异常谦恭而神圣,对亦柔喊道:“快回宫去请来上次皇上赐给我的黄色云纹衫,只有皇帝赏赐的才能称得起皇后娘娘赏赐的。”

    赫兰听到外面的声音,身体微微颤抖,右手撑住桌子边沿,她很想拂袖一扫发泄心中愤恨,终究是什么都没做出来。她不能表露出自己内心丝毫情绪,这修养也是杠杠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