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1051章 直接打脸(加更58)

正文 第1051章 直接打脸(加更58)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梓箐修炼完毕,到院中去活络活络筋骨,却见那些奴才们都一副懒散样子,三三两两在聊天。看到她出来,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过来行礼。

    梓箐却是连“嗯”一声表示都没有,直接视而不见。

    对这种不尊重她的人,她也懒得去理会。身为奴才就要有奴才的觉悟,再说了,她又并没有怎么样她们,她们不想做事也没有强迫她们做,更没有克扣她们的月例钱,干嘛还给自己脸色看?

    难道是自己这个主子太好说话的缘故?

    梓箐围绕着打梨树转了两圈,秋天肃杀之气让树木繁华内敛,为了保住树根的生命元力,只能脱落叶子。风乍起,无数黄叶纷纷飘落,在空中打着圈掉落地上。

    自己才进入月熙宫一个月不到呢,整个院子就脏乱的不成样子了,落叶满地,到处都是拖拖拉拉的杂物。

    梓箐冷笑,给自己配了十个奴才,包括自己的贴身丫鬟一共十一个,竟然没人打扫院子?!

    这么快就暴露出本性来了吗?

    袁婶正在后院打水,洗菜,准备做饭。十几个人的饭菜,用那种比较古旧的陶罐烧水,真的很费事,一整天都耗在上面了。当然也可以用铜制锅来煮,貌似没有配置,必须自己去买。

    梓箐现在还不打算改变现状,她不想让那些白眼狼知道自己的底牌和安排。

    院外是一条林荫石板路,传来几个女人的嘻笑声。

    其中一个道:“咦,这不是那个月熙宫吗?哎呀,没想到我们竟然走了这么远呢,难怪都有些累了。”

    梓箐一听。就将这声音与原主的一个记忆片段联系起来了。正是跟她一同入宫的秀女莲香,是月迁昔日同窗好友鲁贵的女儿,鲁贵后来成为一名知县,业绩很不错,月迁念在同门之谊顺便帮了他一把,提升为江州盐务总办,虽然只是一个正五品的官。可是权利很大。而且油水很足。

    两人入宫就有种一见如故之感,月希比鲁莲香大半岁,便以姐妹相称。而且在先前的一个月的宫中礼仪学习中。彼此帮助,很是投契。

    只不过后来当月希一跃成为庶四聘月仪,又分了月熙宫居住,鲁莲香多次求人送礼。想让月希帮她在皇帝面前提点一下自己。月希当初得意之时的确有心帮助鲁莲香的,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说呢。自己就从云端一下坠入尘泥中。

    而后鲁莲香就一直怀恨在心。挖走月希奴才的人就有她一个,而且也是她暗喻要收拾一下月希,所以那些奴才才会那么放肆……

    而这一次,梓箐先前也收到鲁莲香送来的礼物。甚至她自己也亲自来过几次,以叙旧的名义让她帮自己去皇帝面前露露脸。

    梓箐收了礼就收了,三两句将其打发。貌似距离上次对方前来已经过去五六天了吧。没想到……

    梓箐收回思绪,外面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明显的谄媚和奉承,“鲁贵人肯定是前天晚上承宠受累,没休息过来吧。”

    “任姐姐且放宽心吧,你的好日子也要来了,听卫公公说……”刚说到这,她突然顿了下来,身子一歪,唉哟一声倒了下去。

    外面人乱成一团,宫女们纷纷上前搀扶,关切声音不绝于耳。

    “扶我回去吧……”鲁莲香很是虚弱的说道。

    “这里是月熙宫,听说你以前跟这个月仪有些交情,不如就在这里歇息吧。”那个女人说道。

    “算了,我们走吧。”

    ……梓箐只听了一会就不再理会,这种说“影子文”(就是含沙射影的意思)的人最是厌恶了,明明就是想来做臭自己,想说自己是一个不念旧情的人就明说嘛,非要用啥苦肉计。想证明自己没有她的帮助也承了皇帝宠幸,还被封了贵人,想来显摆一下就显摆呗,她梓箐也不在乎。

    所以听了一点,就果断进入后院,对正在做饭的袁婶说,“今天只做我们两个人的,其他人的不需要做。”

    袁婶手中顿了一下,嘴唇嗫嚅一下,良久,回到灶间,她才对梓箐说道:“月仪娘娘,以奴才愚见,虽然这些人有些不对,不过人就是这样,用人便是需要给个“梨爪”塞颗蜜饯的,娘娘若是打压的过了,毕竟以后这偌大的院子还需要人来打理。”

    梓箐没想到对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正要说话时,厨房门外传来脚步声,梓箐嘴角扬起轻蔑的幅度,转口道:“对了袁婶,你能去宫中弄一些锄头镰刀之类的农具吗?我看后院有很多空地,种的花花草草需要时令,而且也很难伺候,不如种些瓜果蔬菜之类的。”

    袁婶蓦地眼睛一亮,看着梓箐,神情惊喜莫名,旋即觉得不妥,又连忙低下头去,应道:“应该是能行的,佳玉宫的云淑妃就是在自家的宫院中种些豆角白菜……”语气轻快,欣喜之情想掩都掩不住。不过话出口才惊觉自己说多了,小心看了梓箐一眼,见主子脸上并没有任何责备或者探究的意思,这才稍稍放心下来。

    恰时柔儿轻咳一声走进门来,袁婶折身钻到灶膛前,坐在小凳子上,开始生火做饭了。

    “小姐……”柔儿叫了一声,顿了顿,见梓箐没有任何表示,“柔儿知道小姐肯定是在为那些奴才不懂事而生气,柔儿已经狠狠教训他们了……”

    这句话若是落在月希耳朵里,会真的将对方当成自己亲姐妹一样,心中甚至会很安慰,瞧,还是自己带来的丫鬟护着自己的。可是落在梓箐耳朵里就是另一个意思了,敢情你才是这个月熙宫的主子啊,你还代我教训奴才呢。

    啪——

    一声脆响陡然响起,柔儿身体一个趔趄,身体被重力扇飞,重重砸到门框上,她捂着脸颊,不可置信地看着梓箐,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不是还帮着她教训了那些奴才吗?当然也只有她自己心中清楚,那些奴才实际上也都是看她这个贴身丫鬟怎么做才敢那么放肆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