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这才是“厚积薄发”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这才是“厚积薄发”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现在,梓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是她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只不过她比她们更加了解人体构造,知道哪里的疼痛感最强,知道哪个地方即便抓烂也不会有生命之忧,但是会留下终生残疾什么的……

    顿时,整个院子里哀嚎声惨叫声四起,她们大骂梓箐和李氏。梓箐心中发狠,抓起旁边一块砖头,将几人牙齿打掉。

    人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不能失去了自由。不管是心灵上还是身体,还是别人加诸在自己身上的束缚,都可能限制自由。只不过有些自由因为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比如三从四德,这些人生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她们并不觉得自己不自由。但是却可以让她们身体残废,比如没有牙齿不能咀嚼东西,没有手脚行动。

    正如她们一开始施加在自己身体上的痛苦一样。

    嗯,其实梓箐觉得自己还是很仁慈哒,因为她并没有想过要将她们的容貌毁去。因为不用她去毁,也可以想见以后绝不好过。

    且说梓箐差人去报官,县老爷一听堂堂圣手女大夫竟然被人闯入门围攻,顿时大急,连忙让人备马,带上一众压抑,亲自赶往。

    梓箐行事一向都比较低调,从不显山露水的。但是因此而积攒的人脉却是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吃香?

    ——大夫。

    每个人吃五谷生百病,鲜有人能逃过生老病死一劫。谁都敢得罪,谁都敢惹,唯独不敢不尊重大夫。

    就像先前说的那样,生与死。不过是大夫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更何况是梓箐这样一个有真本事的大夫!

    县太爷为官的官品怎样梓箐不知道,但是她却知道他是一个很长情的一个人。想来在这个三妻四妾的大环境下,有权势有财富还有样貌,有足够资格三妻四妾的男人却独独钟情一个女人,实在是少有。因为曾经梓箐就亲自为他的夫人治过病——麻风。

    当时在其夫人身边服侍的几个丫鬟婆子见夫人病情严重,都纷纷要求请辞,可是他没有放弃。没有人照顾。他就自己每天衣不解带的照顾……

    梓箐曾经问了他一个很白痴的问题:如果你自己也被感染了怎么办?

    毕竟麻风在这个时空就是绝症,她就不信他不怕死。

    县令说:生同寝死同穴,说好了要生死一起的。

    梓箐当时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其夫人救了回来。

    所以后来两夫妻把梓箐当成恩人。当然,梓箐也没让他们失望,不仅给他们开了调养身体的方子。还给了他夫人一些上乘养颜膏以及……一些提高“生活质量”又不会伤身的药品。

    王县令赶到李庄,也就是现在李氏和梓箐住的这个庄子。当然不会再以云家命名,而是冠以她们的姓氏了。

    当王县令赶到一看,就见五六个妇人在院中倒了一地,发出呜呜的惨叫声。抬头一看。见自己的恩人正好好的站在街沿上,悬着的心放下了。

    李氏一看突然冲进了这么多捕快,竟然惊动了官府。顿时有些慌了,“静儿。这,这可怎么是好啊?”

    梓箐轻轻拍着李氏的手背,“娘,别急。你要相信女儿的能力呀。官府是来抓坏人的,我们在自己的屋子里,被人强进民屋,官府是要为我们做主的呢。”

    突然间,李氏觉得女儿看起来变得好……好好陌生的感觉。官府,在普通老百姓眼里,那就是天,是王法。女儿什么时候跟官府有关系的?对了,先前她听女儿说过要入宫当太医,难道是真的?

    梓箐见李氏身体都有些颤抖,也是,普通人看到衙门的人,即便没犯事也会心中发怂,于是让小素将李氏扶进屋里去休息。李憨子也赶来了,同样气喘吁吁的,他平时需要去外面地里做工,或者在后院做一些木工什么的,他一听到动静就跑回来,没想到就看到这么多衙门的人。

    他走到李氏身边,“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李氏正要说话,梓箐眼咕噜一转,叹口气,“李叔,这次恐怕我们摊上事了,衙门要把我们抓走,趁他们还没注意到你,你先离开吧。”

    李氏抓了抓梓箐手臂,神情也跟着紧张起来。

    李憨子神情严肃的道:“夫人,静儿,不怕,有我在呢。你们先进屋去休息,哦不对,你们先从后门离开,这里衙门的人我先挡一会。”

    梓箐眼睛微眯,“李叔,你是说真的?即便被抓去下大狱也不怕?”

    李憨子道:“有甚怕的,你们快离开,他们来了……”

    这时,就看到王县令走过来,李憨子挡到他面前,径直说道:“大人,这一切都是草民干的,跟她们无关,你抓我吧……”

    王县令被挡了路,心中愠怒,他正要跟这个未来的“三品太医”联络联络感情呢,却被这个粗野汉子拦住,正要发作。却见梓箐朝他眨眨眼。都说人老成精,他一下子就明白对方的意图,于是爆呵一声,“来人啊,将这个嫌犯给我抓回衙门——”

    喝出这一声可谓威严十足,衙役齐声应诺,立马就有两个腰胯大刀的捕快上来,一左一右钳住李憨子。

    王县令冷喝一声,道:“这次聚众斗殴,根据朝廷律法,轻则三十杖刑,重则充军三年……你可想好了。”

    李憨子道:“这就是草民做的,一人做事一人当……”

    梓箐心中一震,面上不由自主的有了丝笑意,朝王县令点点头。

    王县令道:“将这里所有参与者都给我带下去,本官要细细的审!”

    众妇人像死狗一样被拖走,她们还在不甘地挣扎着,扭头仗着豁开的血口呜呜的嚎着。

    梓箐只是冷笑看她们被拖走。

    报复什么的,真的很简单。当有足够实力的时候,就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的事情。

    李氏见此,“静儿,你你快救救你李叔啊,这这根本就不关他的事。”然后她又扑到王县令面前跪下去,“县大老爷,这这一切都是民妇一人所为,跟他们都没关系……”

    这次换做王县令朝梓箐笑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