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有钱就是任性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有钱就是任性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唐真感觉到身体传来的强烈的愤怒,怨恨之情,其实不仅是原主,就算是她自己,也很想将她用尽百般手段折磨而死!

    可是,若是现在将月娥杀掉,她幕后的人怎样才能揪出来?

    幕后之人不查出来的话,以后八王府同样会面临被暗算灭门的危险。到时候自己已经远嫁吴国,真的是鞭长莫及了。

    原主的心愿除了要替她找出残害自己的凶手报仇外,还要保护整个八王府免受灭门之灾。

    孰轻孰重,显而易见,这个女人虽然手段凶残,心思歹毒,可她只是一个小喽啰。即便自己不杀她,放她离开,料想也活不过几天,也会被她的幕后之人杀死……

    想到这里,一个计谋浮上唐真脑海。

    唐真说道:“主仆一场,或许以前我有时候没有顾及到你们的感受,不过,我真的没有害你们的心思。而且你肯定也看得出来,我对你们,是真心的。你这次害我,我很痛苦,也很难受,我曾经想过一百种方法让你付出代价,可是现在……我觉得一切都没有必要了。你瞧,我的脸已经恢复容貌了,我重获新生了。可是你……想必这一年多来你都在担心我会不会找你报仇吧?也在想那个一见倾心的男人会不会践诺当初对你的承诺吧?”

    “现在,我就让你走,成全你。”

    月娥又不是傻子,毕竟能做出那么决绝的事情,心性肯定比一般人还要强硬一点,她仰头看向唐真,“你不想用十八般刑具折磨我。就这么让我走了?”

    唐真点头,“是。”

    神情平静,眼神淡漠地看着她。呵,掉入爱河的女人啊……

    现在,不用幕后黑手露出马脚,月娥就会帮他们找出来。

    哦不对,月娥刚离开八王爷府不久。就突然疫疾。死了,死状非常恐怖。

    辰敖再次找到梓箐,请她前去查看。

    第二天。梓箐就被带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面前。

    梓箐心中很是惊愕了一番,虽然她心中已经有一定的觉悟,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卷入了一场大的阴谋中,可是她仍旧没料到。对方竟然找她来检查一具尸体。对方凭什么就认为她能查出蛛丝马迹?

    现在想这些已经太多余了,梓箐穿上已成棉布罩衫。戴上布手套,口罩,帽子,开始检查起来。

    但凡对人体对药理病理了解透彻的人。是当大夫还是仵作,全在对象不同而已。

    所以梓箐很快就检查出面前这具腐烂的尸体的病因。

    不是病死,而是一种很歹毒的毒药所致。死了不足十二个时辰。

    于是辰敖马上安排人手。将十个时辰前左右的时间段,月娥接触的所有人全部都查出来……一层层地顺藤摸瓜。最后终于找到了月娥的所说的那个“俊逸”男子。

    不是别人,竟然是四皇子唐明。

    事情起因很简单,皇家历代都是各种宫斗争斗不断的,皇子夺嫡之争永远都是皇家生活的主题。

    太子庸碌无能,皇帝已经不止一次表示要废黜太子,另立新储,于是几个很有可能的皇子就开始明争暗斗起来。

    八王爷比较看好七皇子,七皇子成了四皇子的劲敌。四皇子不止一次表示,想拉拢八王爷,只可惜八王爷觉得四皇子性格太过刚猛,不如七皇子的仁厚。于是就酿成了现在的大祸。

    事情真相倒是查出来了,可是该怎么报仇呢?

    在唐真前世记忆中,后来正是四皇子登基的……原来一切竟然是这样的。

    此时的梓箐竟然也从原主的记忆中找出了其前世的前世的一些信息来……在云之静前世的前世,她所成为的皇后,其实是老皇帝的皇后,而她则是被人利用了,在她身上布下巫蛊,所以才让老皇帝那么快就死去,而云之静随后也被大火烧死,实际上就是被别人杀人灭口而已。

    可怜的是,云之静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别人的一个傀儡,即便是重生而来也没意识到自己是别人的棋子,甚至还对那样的荣华富贵念念不忘…所以跟自己的妹妹云之梦争夺入宫机会…

    呵,还真是阴差阳错啊。

    梓箐终于算是将这所有一切都理顺了,她感觉,其实所谓的主角配角炮灰什么的,在没有通观全局之前,其实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人生中的主角。也正是因此,才会觉得所有人都应该对自己好,围绕着自己转。

    事实上并非如此,每个人是自己的人生主角,与别人而言,或者是路人甲乙丙丁,或者是可以随手拈来利用的工具,或者是可以彼此结伴的配角。

    那么自己现在呢?应该是唐真可以随时拈来利用的工具吧。

    不过这样貌似也并没有什么不妥,各取所需。对方利用她治好了面容,找到事实真相。自己不是也得到丰厚的银钱和极高的声望吗?

    梓箐在想,这一世,自己并没有成为四皇子的炮灰去魅惑老皇帝,而唐真也没有成为打压八皇爷的棋子,那么事态又会怎样发展呢?

    唐真会怎么对付四皇子为她的委托者报仇?报仇后她会按照命运的安排一样真的嫁到吴国和亲吗?

    梓箐不由自主地想到原主的妹妹云之梦,她已经入宫了……哦,对了,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梓箐感念当初对方丢下那一块银子的恩情,并且以最平和的心去看待问题,但并不表示她对曾经受过的苦一笔勾销。若是能稍微发泄一下还是不错的。

    梓箐怀着复杂的心思,最后开了一间客栈,雇了两个伙计。她也想过开医馆,不过觉得医馆的话对技能的要求太高,若是自己离开了,原主肯定维持不下去。

    客栈成立后,梓箐看着自己一手造出的基业,她苦笑,自己还真是将原主就是上帝的信念深入骨髓了,即便对方几次对自己冷嘲热讽,可是仍旧是下意识的为她铺好后路。梓箐安慰自己,就当是对自己占用对方拿久身体的补偿吧。

    况且这对自己而言也只是举手之劳。有钱就是任性。(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