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安定(加更10)

正文 第九百六十五章 安定(加更10)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两个佃农,其中一个也是姓李,人称李憨子,长的高大结实,皮肤黝黑粗糙,说话也瓮声瓮气的。

    另一个姓文,文旭,其父亲是个秀才,不过家境实在贫寒,最后娶了一个乡野粗妇生下一个儿子,文老秀才对儿子希望很高,取了个文旭的名字。只可惜,跟他父亲一样,眼界高,落手低,读了几年私塾考了几次却是连秀才都没考上。

    原本一家人都是依靠其母亲维持生计,最后母亲劳累病死,文老秀才整天除了喝酒和在茶肆中跟别人侃大山回家打女人找成就感,什么都不会做。所以女人一死,家中顿时没有生计来源,文旭却是连书也读不上了。

    还好,大概是文旭书没有其父亲读的多,所以还没有迂腐到死的程度,最后为了养活自己和父亲,成了云家佃农。

    两人换着拉车,山路崎岖,很是难行。最后李氏下车来帮着推。

    走了大半日,文旭借故家中有事自个离开了。

    李氏何其聪明,她一下子就看出文旭是不想再送她们母女了,想了想,作罢。对李憨子道:“憨子兄弟,你如果家中有事的话可以先回去,这里距离栗乡也没多远了,我们能走到的。”

    李憨子嗡嗡应了一声,“我没事。”

    李氏便不再多说话。

    梓箐其实也不想坐这种板车的,可是她的身体也的确架不住这长途奔走。更何况,她现在是一个将死之人,若是突然下地走路,这一传出去了,在这敌我未明的情况下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太不明智了。

    天将黑。三人终于赶到所谓的栗乡小院子了。

    也就两间茅草屋,风吹日晒,早已破烂不堪摇摇欲坠的。院中屋里荒草萋萋,草丛中有草蜢老鼠乱窜。

    李憨子放下板车,就开始去帮着拾掇屋里的东西。

    将腐朽的杂物一一清除出来。

    李氏也忙着弄了好一会,总算清理出一片干爽地方了。

    此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现在回去即便是李憨子一个人也要走上三四个时辰。这荒郊野外的。太不安全了。所以李氏和梓箐睡一间屋,而李憨子则在外面街沿上凑合一晚。

    接下来两天,李憨子默默帮着李氏母女俩安顿下来。也将房顶上的茅草换了一下,至于这篱笆墙体,他一个人是搞不定的。如果请匠人修葺,他也没那么多银子。这才作罢。就想着等自己攒了钱,来帮恩人把房子重新拾掇一番。

    李憨子最后帮着把院子的杂草除去。砍了树枝藤蔓做了栅栏才离去。

    李氏心中感慨,真是患难见真情。人不可貌相,当初自己只不过看他一个流浪汉怪可怜的,就收他在庄上做工。他十分勤快踏实。不几年就存下了钱,然后自己在云家佃了田地耕种。只可惜上面有人克扣,他现在也就勉强糊口而已。

    梓箐不能干活。每天除了必要的锻炼外,就练习打坐。呼吸吐纳。

    因为她心性比常人更加坚定,又有灵心诀辅助,所以更加容易入静。原本只是想打发时间的,没想到对身体恢复大有好处。才两个月,梓箐就感觉身体完全恢复了。

    脸上狰狞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这一辈子也休想愈合了。

    梓箐倒不是怕貌丑,而是觉得顶着这样一张脸出去根本没办法与人交流。

    所以她决定给自己进行一场整形手术。

    在这之前,她需要寻找一些药材。妖娆神散并不是说一定要那样药物才行,只要有相似药效的药物都行。

    这里崇山峻岭,最不缺的就是野生药材。

    梓箐用了半年时间才面前凑够,然后开始为自己炼制药汁。

    这段时间,李氏则用云之梦丢下的银子置办了一些生活必需品,除了购买粮食外,剩下的买了农具和种子,每天都在小院周围开垦土地,开始种植。

    梓箐之所以敢漫山遍野的跑,是因为她身体逐渐恢复,武术也渐渐回归身体,再加上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银针手法,一般野兽根本近不了她身。或者说反倒成为她的猎物。

    如此,母女俩的生活也改善不少。

    一切准备就绪,梓箐再次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前放着一面铜镜,将刀子磨的极为锋利,直接将脸上翻开的肉瘤割了下来,然后将中间的腐肉割除,最后用线将深可及骨的伤口拉拢缝合起来。

    以为药物的关系,缝合的伤口愈合的很快,五六天时间,梓箐将棉线拆除。脸上就出现一条像是锯齿一样的伤痕。不过并没有以前的血色翻翻的肉瘤那么恐怖了。

    梓箐用手摸了摸,自己刀锋掌握的比较精巧,所以整个脸孔摸上去并没有坑坑洼洼的。

    剩下的事情就是每天涂抹妖娆神散,可以祛除疤痕,再加之适当的按摩,甚至有重塑肌肤的功效。其实也就对梓箐现在的样子有用。

    梓箐的转变李氏都看在眼里,心中欣慰的同时也很疑惑,问及。

    梓箐说:“我已经历过一次生死,我懂得了更多,什么值得我去珍惜和争取,什么不应该执着的。我有娘,这是我这辈子最幸福最幸运最满足的事,是你给了我两次生命……”

    李氏感动的无以复加。

    梓箐心中感慨不已,其实,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她真正在乎的并不是女儿真的给予了自己多少,哪怕一句话,都会让她感动的一塌糊涂的。

    梓箐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次试炼任务的要求是什么。

    她发现现在任务越来越难了,当自己不知道剧情发展,不知道任务要求,也没有金手指傍身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两眼一抹黑,不知道从何着手,也不知道自己任务方向。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去一点点摸索。

    这段时间的沉淀,身上的伤口伤痕渐渐痊愈,不管是从原主的回忆,还是从现实来讲,她发现自己竟然对云家甚至是云之梦恨不起来。

    即便梓箐也亲身体会了原主濒死的痛苦,但是……梓箐仍旧觉得,原主之所以被人那样对待,都是她咎由自取的,凭什么将自己的过错都推到别人头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