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 秦瑶的困惑

正文 第九百二十八章 秦瑶的困惑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卢大夫可有解救之法?”荣管家问道,这才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管你说一千道一万,真正把人救回来才是真。

    梓箐说道:“她的病症看起来比较严重,其实只要拔去蛊毒,一切都迎刃而解了……不过她身体亏空,恐怕还需要一些强心药物维持她的生命才能动手。”

    大家听她这么一说,再沉得住气的也忍不住嗤之以鼻,这老妇眼看着就不行了,她竟然说什么“迎刃而解”,真是个妇道人家,信口雌黄。到时候倒要看看她怎样拔她所谓的蛊毒吧,再看笑话不迟。

    大管家根据梓箐吩咐,拿来百年老参给妇人含着,然后又用银针扎在身体几个重要穴位上,稳固了脉。

    而后,得到荣管家的允许,在药房里,炮制一番出来,手上就拿着一个小瓷瓶。

    梓箐将瓷瓶塞子拧开,旋即,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飘散开来。

    就在这时,人们看到从老妇嘴里,鼻孔有一条条细细的如同白线一样的虫子缓缓蠕动出来,紧接着,耳朵里也有白线虫子爬了出来。

    这些虫子刚刚爬了一会就停下不动了,然后化作一滩漩滑的乳白色粘液。

    无数白线虫子源源不断地从鼻孔嘴巴和耳朵里爬出。甚至连眼睛里也有虫子钻出。

    众人见此说不出的惊恐,天哪,一个人的脑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虫子?

    这么多虫子究竟是怎样钻进脑袋的?可是先前老妪神智还在的时候,并没有说自己脑袋痛之类的啊?

    人们看向梓箐就像看着怪物。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竟然懂得巫蛊之术,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不知道这老妪是中蛊,偏偏她就知道,还知道解救之法?

    人们下意识将梓箐周围空出一片空地出来。

    秦瑶却有意向梓箐靠拢一点。哼,这些鼠目寸光的东西,这叫手段好不好。医术不分贵贱,蛊其实也是医的一类,只不过有人将蛊术用来害人,所以才给人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大概有半个时辰,不再有白细线的虫子爬出。梓箐伸手搭脉……沉吟片刻。说道:“好了,她身上的蛊毒已经拔除,大概两三天就能清醒过来。不过这身子骨掏空了,好好调养一下还有几年好活。”

    荣管家不像其他人那般对梓箐退避三舍,而是独独的将梓箐引向前院。至于其他人么,哪里来回哪里去。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根本没见过这类型的。

    梓箐被安排在客房里,有丫鬟婆子伺候。

    秦瑶说:“大少奶奶。你现在已经把那老妇人病治好了,为什么还不引荐你入宫呢?”

    梓箐咧嘴一笑:“亏你平时那么精明,这都看不出来,他们想看我说的两天之后老妇能醒来。是不是真的啦。”

    秦瑶嘟着嘴,“可是他们先前不是说那个容妃病情很紧急吗,既然现在有希望了。为什么偏偏不急了?”

    梓箐定定地看着秦瑶,“若是没有十全把握。把我送进宫,现在风头正紧,若是治不好,很容易被敌对势力抓住把柄,到时候恐怕举荐的人都会有麻烦。现在即便容妃被别人治死了,他们最多是在宫中的势力受到影响,比如说很多消息获得的迟一些而已,他们却可以平安无事。所以,两相其害,他们选择更加稳妥的方法。”

    秦瑶用一种很陌生的眼神看着梓箐,说道:“你知道么,我觉得……你不像是普通的女子。”

    梓箐眉梢一挑。秦瑶是重生而来,只要将两世的记忆对照一下就知道前世的卢芸和这一世的卢芸有很大区别。不过她也没想刻意隐瞒。其实总体上来说,秦瑶是一个……用现代的话来说,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而且特别坚韧执着。只可惜,她生错的地方而已。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关系从敌对,到彼此抬杠,再到现在朋友关系,梓箐觉得她的心底还不错。有些大小姐的脾气和骄傲,但是很善良,而且也懂得分寸,识时务。

    梓箐突然问道:“对了,还想跟在你的郎公子身边吗?不让你做小妾,直接让你做平妻,甚至是正妻都行,怎么样?”

    秦瑶神情没有丝毫惊喜的或者愤怒,只是瘪瘪嘴,说道:“跟着他窝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宅院里?我可没有你这样的本事,到时候又要把我吃的死死的,还是算了吧。”

    “我可以教你一些医术哦,反正这些也是我学来的,这样你就有资本啦。”梓箐紧接着问。

    秦瑶眼里有光芒闪过,“你是说真的要教我吗?”

    梓箐应道:“那是当然。我是问你,你想不想当郎羽平的妻子啊?我说真的,只要你点头,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你做妾。”

    秦瑶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我才不要呢。”

    “为什么?”

    秦瑶一下子愣住了,是呀,曾经发誓生同寝死同穴的男子,突然间变得那么的……陌生,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之情。这让她自己都有些不适应。再想着先前为了郎家郎羽平,自己跟父母作对,跟窦家作对,现在想想……貌似不管前世今生,都怨不得别人,而是自己太执着了,对幸福的定义太纯粹了。

    现在想想,其实前世在窦家,自己有正室身份,若是想前世的卢芸那般忍让与宽心,她觉得自己或许活的并不会比她“差”,至少在外人看来,自己是一个很幸福的,享受尽了荣华富贵的女人。

    只可惜……她永远做不到像卢芸那般“宽心”呀。

    秦瑶看着梓箐,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卢芸和前世的卢芸不一样了。她想,难道对方也是重生的?她下意识的摇摇头。

    难道,她的身体里是另外一个人?!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所做的一切。

    不过,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她看到她让卢家成为了真正的富康之家,她看到她在郎家的“飞扬跋扈”,也看到她殚精竭虑地为自己谋取最大的权益……可是,她做这一切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她想鸠占鹊巢去占据别人的人生?

    可是,她既然有如此手段,想要怎样的人生没有,还用得着去霸占别人的人生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