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 测试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七章 测试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听说已经杀了几十个“神医”了,弄得现在看皇榜的人多,揭皇榜的人少。

    不过若是通过荣国府推荐进入皇宫,因为有国舅爷说项,或许还有回旋余地。

    梓箐只是轻笑,若是真治不好容妃,国舅爷恐怕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过这既然是郎府的安排,她只需要安心的坐马车,根本不需要自己费心其他事情。而且现在也没有撕破脸的必要。

    进入容国舅府内,梓箐就看到院中站了穿着长衫的老老少少,身上散发一股药香味。心道,这些应该都是来碰运气的大夫吧。他们看到梓箐进入,上下打量一番,瘪瘪嘴,继续转过身去。

    人群中间放着两张并接一起的桌子,桌子上平躺着一个老妪。

    老妪口鼻歪斜,涎水直流,有丫鬟在旁边擦拭都弄不干净。

    随同梓箐一起的还有两个郎博浩安排的“得力”家丁,还好,他们前去找荣国府的人交涉,总算让梓箐有了正式的身份,将她介绍给大家认识。

    梓箐一揖到底,不管这些人的医术医德怎样,就凭他们身上的那一股子药香,就应该行礼。更何况论医德,自己也不咋样。在治病过程中难免会将个人感情融入进去,从而影响到诊治过程。

    人们只是淡淡打了个招呼,便将注意力放到中间的老妪身上。旁边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大夫在为老妪诊治。

    先是望闻问切,问不现实,因为老妪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身体痉挛性地抽搐着,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就像是有痰郁结在喉头一样。

    片刻,老大夫诊断完毕,说,这应该是邪气入体,中风之症。

    众人纷纷点头,因为刚才所有人看过一遍,都是如此。而后均把视线落到主持这次公开检测的大管家身上。

    荣国府大管家荣福是一个五十出头的清癯老头。一身精细的天蓝色棉布长衫。看上去质朴而平易近人,与他国舅府大管家的高贵身份一点也不符。

    这时,刚才引梓箐等人进来的荣府家丁走到他身旁。耳语几句。

    荣管家抬眼看向梓箐这边,梓箐其实被人群围成的圈挡在外面的。众人顺着荣管家犀利的目光看去,然后下意识地退开一片空地,将梓箐让了出来。

    只是一眼。梓箐就感觉到这个荣管家不简单。那神情那气度,难怪只是他一个人在这里。这么多的老老少少的资历或深或浅的大夫都听从他的,没有一个吵嚷。

    梓箐坦然迎向对方略带探寻审视的目光,当先行了一个拱手礼,“各位好。在下卢芸,大夫,受邀而来。”

    哼。年纪轻轻的,真是好大的口气。

    荣管家下意识点点头。这个女子面容看起来平常,可是行动间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度,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和她的说话。只是他很少听过有女大夫的,即便是有,也被民间归为神婆一类,在地方或许还颇有声望,却难登大雅之堂。

    不过英雄不问出处,现在也顾不得男女之别,只要有真才实学的,就行。

    荣管家拱手回了一礼,“原来是卢大夫,如此,还请先为这位妇人诊治一二。”

    梓箐应了一声,便大踏步上前。

    荣管家大概是向众人说明一下让这个妇人做“实验品”的理由,原来这是他们去外面找的一个病例,老妪在乡间生育了五个儿女,现在均已成家立业。可是一年前开始呕吐,然后身体每况愈下,半年前卧床。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说的真是不错。妇人身体好的时候还是家里的主劳力,几个儿子媳妇都想让她跟着他们住,可是这一卧床,于是开始推卸责任了。老大推给老二,说我已经伺候那么久了,既然大家都是母亲的儿子,所以都应该照顾。老二推给老三,既然如此,那么大家就轮流着来……可想而知,老妇最后被当成皮球,都不愿麻烦。后来容妃出事,荣府的人开始遍访名医以及相关病例,听说老妪的事情,就将她接到荣府来。

    好笑的是,老妪的几个儿子一听说这个死老太婆竟还有点价值,便说他们无法为母亲尽孝,让他们寝食难安……于是荣府给了几十两银子给他们,他们终于可以寝食得安了。

    众人听后皆唏嘘不已,纷纷指责那些不孝子不孝媳。梓箐只淡笑不语。因为见的多了,人么,就这样。其实如果这老妪生在富贵之家,衣食无忧,有丫鬟婆子伺候,自然就不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毕竟那种亲力亲为端屎端尿不用那些孝子贤孙亲自去做,只需要一句话就有下人做了,当然就可以一直孝顺下去咯。

    当然,也有是真孝的,不能一概而论。

    梓箐把完脉,伸手从老妪头顶一直按摩到脚趾,眉头微微皱起,最后,她抬起头,神情异常严肃地对荣管家说道:“荣管家,这个患者应该是中了蛊毒。”

    蛊毒?嘶……只是这两个字就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旋即一想,不可能啊,这只是个寻常老妇,谁会有事没事给她下蛊啊。

    说句不好听的话,养蛊也是很耗费财力物力精力的。

    荣管家神情也变得郑重起来,连忙问道:“怎么说?”

    梓箐说道:“蛊术有很多种,以在下浅见,可以分为三种,下蛊,中蛊和上蛊。下蛊大体上是以毒虫毒蛇之类的以器皿养,然后对人的身体造成伤害。中蛊,则偏向对人的神智控制,比如人偶傀儡就是一种蛊术。还有一种蛊术,可以随意取材,万物皆为自己所用的炼蛊之术。这位妇人,以在下浅见,应该是中蛊的半成品,所以它伤到了老妇的神智,却没有完全毁掉,同时又让老妪身体受损。”

    众人皆有种听说天书之感。不过这个诊断结果倒是很新颖。加之先前大多得出中风之症,可是对症下药,却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所以现在即便他们心中觉得梓箐是在胡诌,也没有谁公然反对,就是想看看她如何诊治。

    说一千道一万,只要你能把这病患治好,那才是真!(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