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大少爷的纠结(加更65)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大少爷的纠结(加更65)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他喜欢的是那种温柔如水并且“善解人意”的女子,可不是那种凶巴巴的,还长着抱歉脸的女人,只是看一眼,所有绮丽幻想都化作泡影了,哪里再“提”的起性趣来呢。

    郎博浩听儿子这么说,气的身体直发抖。想自己后院小妾侍妾无数,有些是别人送来的,虽然大多都是送的姿色出众的女子,可是有些也并不完全和胃口,可是他还不是要“忍辱负重”把她的苞开了,这样别人才会觉得尊重,也才能让女人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

    只有进入女人,才能真正占有女人。她才算是你的人,才不会生出其他心思。

    郎博浩下令,必须尽快跟那个女人圆房。

    哼,管你再厉害的女人,一旦被男人破了身子,就是蹦到天上,那也是被我搞定的女人!

    郎博浩已经接到容国舅的传信,遍访名医,一定要把容妃的病治好……可是郎博浩心中有忌惮,特别是上次的“新妇茶”让他对梓箐更加不信任,哪里敢现在就让梓箐去京城?万一到了她直接一脚把自己蹬开怎么办?

    虽然有郎家媳妇的身份,可是……他觉得她没什么“丑话”说不出来,特别是到现在儿子还没有给她开苞,万一到时候把这话传出去了,外人不是觉得他郎家人不行么?这事如果放在别的女人身上那是天大的丑事,可是郎博浩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奇葩,她绝对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郎羽平得到郎博浩的严令,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房间。

    “酒,给我把酒拿来……”他这次也算是豁出去了,为了父亲的命令。跟这个女人圆房就圆房吧,不过没点勇气还真的不敢上。所以打算把自己灌醉再办事。

    他一直觉得没圆房是因为自己瞧不起卢芸,他从心底的讨厌丑女人……而在原主的记忆中,貌似也是卢芸跟郎羽平成亲三个月后,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下,对方喝醉了酒,嘴里一边叫着秦瑶。一边把卢芸按在chuang上。动作粗暴且快速地完成了任务……

    实际上梓箐压根就不想也不会跟他那啥……不是说她是一个禁欲的人,而是……她觉得如果不是那种真正要厮守一生的人,她压根就不想那么草率。没有情。只有欲的欲……她不感兴趣。

    郎羽平喊了一阵,竟然没人理他,他气的噌地站起冲到门口,朝着院子大喊。“人呢,给我拿酒来……”

    一个身型壮硕。满脸麻子的中年妇人从旁边回廊急急的跑了过来,手里端着一个大大的木桶,她正在那里抹柱子。

    “大少爷,什么事?”妇人粗声粗气地问。不过样子却很恭敬。

    郎羽平看见就倒胃口的很,挥挥手,不耐烦地说道:“去去。忙你的去,我没叫你。”

    即便是拿酒。那也应该是迎风柳红酥手才对,若是让这样的女人拿的酒来,还喝的进去么。

    妇人很懂事,哦了一声,端着木桶走了,继续干自己的事情。

    郎羽平又喊了一阵,没人应……他冲出去,发现整个院子就只有这个粗使妇人在打扫,平时那些俊俏的丫头一个都不见了。他问那妇人,“这院子里的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

    妇人说:“我不知道。”

    郎羽平气咻咻,无处发泄,便跑到蒋氏那里去。

    蒋氏也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都是你父亲,他觉得那个贱人医术可以利用,所以要让我们全府的人都将就着她……现在就连你娘我也不敢对她多说半个字。所以,平儿呀,你要争气,听你爹的话,先把事情办了……”这就是好母子,一家人,煽风点火都不用草稿。

    郎羽平从蒋氏这里拿了两壶酒回去,将自己灌得半醉。完全喝醉的话事情也不好“办”。

    他在房间里等啊等啊,然后成功把自己等睡着了。

    他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然后就看到老嬷嬷推开门,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瓷盅。

    她一眼就看到屋内的情形,大少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那个女人则美美地睡在床上,因为自己开门干脆懒懒地翻了个身。

    老嬷嬷刚才还兴奋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故意大声喊道:“大少爷,大少爷……这是夫人特意让厨房给你熬的参汤……你怎么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哎,年轻人就是不懂事,既然嫁做人妇,那就应该有个媳妇的样子,哪有把丈夫凉在这里的。”

    梓箐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坐起来,伸伸懒腰,打个哈欠,偏头看到老嬷嬷,“咦,你来干什么?”

    老嬷嬷抱着手,“是夫人吩咐我给大少爷送参汤的。我们身为下人不好管主子的事,可是……”

    “出去,哪里来那么多的唧唧歪歪,既然知道自己是下人,那就的有下人的觉悟。滚出去——”

    郎羽平火了,“你给我住口,她是我奶娘,你凭什么对她大呼小叫的。”

    梓箐道:“她是谁关我屁事,跟我指指点点也不看看自己身份。还有你,这几天没跟你计较就以为真的多稀罕,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郎羽平想说,自己才看不上你这个母夜叉呢。没有一点女人该有的样子,样貌就不说了,长的就不怎么好看,还整天板着一张脸,温柔谦恭贤良淑德,她究竟占哪样了?他目光下意识落到秦瑶身上,后者神情平静,目光冷漠,迎着他的目光,没有以前欲语还休的娇羞也没有身为婢女该有的卑微。

    秦瑶?曾经让他心动要娶回家的女人,却也只是一个空壳子,进了家门就想干涉自己的生活自由,甚至还对自己母亲不满。不过,她不是被贬为自己的小妾了吗?什么时候成了那个丑女人的丫鬟了?

    可见,秦瑶在他心中的分量也不过如此。

    很显然秦瑶也有这样的觉悟,或者说她现在看到了郎羽平的薄幸和丑陋,以及这个家的虚伪后,她已经完全死心了。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卢芸说的,让她可以恢复秦家以前声望,这话还作不作数?会不会实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