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宅斗,没点武力不行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宅斗,没点武力不行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几个家丁动作敏捷地围到梓箐身后,梓箐一看,郎家果真并非外表看起来那般简单。这几人竟然都是练家子。

    不过如果自己真如外表看起来这般柔若,那么今天只能认栽,也只能像原主或者秦瑶那般被郎家吃干抹净,甚至还会累极原主娘家。

    不过她既然敢嚣张,那肯定是有嚣张的本钱。

    就像先前说的那般,这些人如果以礼相待,她也不是蛮横不讲理的人。她一向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若是想将她直接踩在脚下蹂躏,那就不好意思了。你看我不顺眼,而你连我眼里都没入的。

    有句话说的好,请神容易送神难。郎博浩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布下的棋子竟然会反客为主,将自己给挟制住。

    梓箐身形一动,就到了郎博浩身边,伸手搭在对方肩膀上,手指微微用力,郎博浩就感觉整条手臂都不被自己控制了。梓箐说道:“公爹大概是忘了,我们是有约在先的,人无完人,你若是只想要一个听话的儿媳妇,这里每个人都会比我做的好。而你想要的大抱负,却只有我才能完成。你所担心的问题又何尝不是我担心的?”

    郎博浩呵斥道:“都给我退下,没有我的吩咐,不得入内!”

    蒋氏没想到形势一片大好,突然间就变了。那个女人……简直太恐怖了。竟然是个练家子?怎么从没听人说起过?不过,管你多大的本事,自己也是长辈,你也的给我老老实实的,现在就是正儿八经的以下犯上。哼,就算是说到天边,你也没理。

    她心中正这样想着,梓箐冷冷的一眼瞟了过来。蒋氏忍不住打个寒颤,身体不由自主退后两步,被老嬷嬷扶住。

    老嬷嬷感觉到夫人身体颤抖着,一边安抚一边搀扶着往门外走去。

    两人重新落座。

    这一刻。梓箐觉得以前自己貌似都报复错了对象。因为她发现这个家里,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郎博浩。

    他对家里所有事情都有决定性的权威,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很多人的选择和生活。

    他可以要求郎羽平不要在外面花天酒地。好吧,郎羽平并不一定能听话,但至少作为当家人的他表了态。就说明他是不主张郎羽平的放荡。可是,他没有。别人看来,这就是他的放任和支持。

    就像刚才一样。自己的反应的确有些偏激,可是他作为一家之主,在最开始蒋氏刁难自己的时候并没有及时缓和矛盾,反倒是一副看戏的姿态。这才让矛盾激发到现在这个样子的。

    郎博浩根本没意识到此刻梓箐对他的态度已经完全转变,他整理下衣衫,坐直身体。低沉了声音,很是威严地说道:“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愿闻其详。”

    “女人总归是女人,你以为就凭一点点三脚猫功夫和医术就可以顶起一片天吗?离开郎家,你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弃妇。你要相信我也有足够的能力让你从神医变成一个沽名钓誉的骗子。”

    梓箐笑道:“现在不用说这些恐吓的话,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怕恐吓。说说实际的吧。郎员外貌似忘了我们最开始的约定。我可以成为你媳妇,这样就表示是你郎家的人,这样,我去为容妃治病的功劳就归你郎家。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只是我的身份是你郎家的,我要绝对的人身和财产自由。就像你说的话,离开郎家我可能什么都不是,但是,这对你郎家难道就是很光彩的事情吗?对郎家以后的发展就用吗?”

    梓箐顿了顿,“所以,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别试图用那些啥家法家规的来控制我。当然,我可以保证,我是个讲理的人,人敬我,我敬人!”

    郎博浩瞳孔微缩,将心中杀意掩盖下去。不过梓箐仍旧感觉到了。

    “那好,今天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其他人我会打招呼的,不过,若是你再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算是有天大本事,我郎某也不稀罕的!”

    ……

    梓箐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权益,不过代价却是,她永远也无法融入到这个“大家庭”里面了。所有人都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梓箐感受到来自身体的阵阵怨念,她暗自叹口气,轻声安抚着,别急,慢慢来吧。

    没有平等,就没有尊重可言。而这个平等还必须是别人心底也认同的平等才行。

    就像现在,她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资本可以与郎家平起平坐,可是事实上,人家根本就没有把她卢芸和卢家放在眼里,

    秦瑶这段时间过的比她以前在郎家几年的时间还要滋润,加上梓箐专门给她配的药膳调理身体,渐渐的脸颊上有了血色,身子骨也逐渐硬朗起来,加上心情很好,竟有了以前的青春飞扬的味道。

    她和梓箐之间的关系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当然,即便是梓箐给了她报仇的机会,她也不会从心底甘愿去当别人的奴才的。不过她愿意敞开心扉跟梓箐“对着干”。

    梓箐明白对待秦瑶不能和其他人一样,因为她是重生的,而且是一个心性非常坚韧的女人。她原本从骨子里瞧不起原主,若是自己一开始就对她“以礼相待”,恐怕对方永远也只会用鼻孔看自己。

    所以梓箐直接将她踩在脚下,让她意识到自己是啥玩意,然后在让她尝到甜头。

    在反抗和不甘中就会渐渐滋生出真正的忌惮。

    是了,秦瑶现在对梓箐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而且是真正的心悦诚服。当然,高傲如她是不会把自己心里的真正想法说出来的。

    ……郎羽平站在躬身垂首站在堂下,说不出的颓废和委屈。

    郎博浩重重哼了一声,手指指着儿子:“你啊你,你的意思是到现在都还没……没……跟她圆房?”

    郎羽平瘪着嘴,“爹,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母老虎,又丑又凶,我,我……”(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