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针锋相对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针锋相对

目录: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作者:蜀椒| 类别:科幻小说

    梓箐站直身体,说道:“我是郎羽平的妻子,是郎府的大少奶奶,只要是郎羽平的母亲,那就当得起。”

    “你——”

    咳咳——郎博浩终于姗姗来了。

    看起来形容也有些疲惫。他狠狠瞪了梓箐一眼,先前只是觉得这个女子性格桀骜,是个苗子。不想让这个苗子以后不受自己控制,再加上秦瑶横插一脚,索性就打算将错就错将她拴在自己家里得了。没想到对方才不是省油的灯呢。

    才新婚之夜,就搞的整个郎府乌烟瘴气的。当然,其实他也听说了昨晚的事情。郎羽平是做的有些些过份,但是,但是作为媳妇,那就应该以夫为天,不管怎样也应该尽心服侍自己丈夫才是。她倒好,竟然和自己丫鬟到院子里散步,将丈夫婆婆丢在房间里……

    不过,这话说回来,貌似……她这种做法除了落下诟病,并没有犯下“逆天”大罪呢。想到自己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可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而黄了。

    另一方面,其实他觉得平儿被这样整治一下或许把那放荡的性子收敛一下也好。他毕竟是郎家老大。总有一天的把家族的担子担起。

    “老爷……”蒋氏似乎将笼络男人以及耍萌卖乖的潜质融入骨髓了,刚刚还对梓箐横眉冷对,偏过头就换上一幅自以为很温婉的样子,声音更是抑扬婉转,似怨似嗔的。

    “媳妇见过公爹。”

    “嗯,好。先进去在说吧。”郎博浩有些怨怒地瞥了蒋氏一眼,要教训媳妇也不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吧,而且还被呛住,真是丢人。

    蒋氏跟郎博浩几十年夫妻。哪里看不出对方的不满。她心中怨恨,对梓箐更是恨如骨子里了。

    ……一个丫鬟弓腰低头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放着两杯茶水。

    梓箐手指刚刚接触,杯沿就感觉到滚烫。一般茶盏里的茶水只倒八分满,正好盖碗盖住,而且下面还有茶托。可是竟没有垫茶托,茶水满溢。这明摆着就是要让她难看嘛。即便她现在可以耐住烫端起茶杯。等会蒋氏肯定就会因为烫直接丢掉茶盏或者直接扔到自己身上……

    虽然是原主的身体。梓箐也不能让别人如此糟践不是。所以她直接对那丫鬟说道:“谁倒这么满的滚开水,茶托呢?”

    丫鬟身体明显颤抖一下,梓箐才懒得管呢。即便这是蒋氏授意的。可是执行的人却是这些下人,她们自己心中没有一个是非标准的尺子,怨得了谁。

    梓箐偏过头对郎博浩和蒋氏福了福身,朗声说道:“公爹。婆母,这茶水滚烫满溢。也没有茶托,媳妇怕等会会烫着二老,所以恳请二老稍等片刻,让丫鬟拿了茶托过来。媳妇再敬茶。”

    这话看似在理,可是蒋氏本来就是想让梓箐难堪的,冷喝一声:“好你个卢芸。真是好大的胆子,新妇向公婆敬茶。天经地义,你现在竟然还拿乔,故意找借口来了。不给你点教训,是不知道我郎家的规矩!来人,此妇对公婆大不敬,乃大逆不道之举,给我掌嘴!”

    话音一落,旁边就走上来一个婆子,正是老嬷嬷。她还朝梓箐微微福身,“奴婢只是听命行事,还望大少……”

    梓箐爆呵一声,“给我滚开,主子在这里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奴才插话的。”

    老嬷嬷一愣,恶狠狠瞪了梓箐一眼,大有直接扑上来将这个女人撕碎的冲动。

    蒋氏偏头对郎博浩撒娇:“老爷,你看,果真是小门小户出身的,竟是如此不懂规矩,连长辈的话都敢公然忤逆,可见她心中是没有我们做长辈的啊。若不就让妾身好好管教一下,教会她一些郎府规矩,以后出去也不至于丢我们郎府的脸面啊。”

    郎博浩也有些怨愤梓箐,其实那些个女人的把戏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不过在他看来,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他觉得其实梓箐只要稍微低下头就行了。蒋氏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

    所以此时蒋氏说,他只是看着梓箐,没有说话。他在想,自己先前的决定是不是错了。原本只想将她纳入自己的手下便于控制。可若是她不被控制,那岂不是多了一个隐患?或许蒋氏说的没错,是该让她懂的规矩了,若是能让她乖乖听话就好了。

    梓箐看着郎博浩的表情,大概知道对方所想,心中轻嗤。自己是人,又不是他的傀儡。

    梓箐说道:“看来你们郎家的媳妇果真是不好做的,如果刚才我只是把茶水很烫且没有茶托的事实说出来也是对长辈的忤逆的话,我看我真的是做不好你们的郎家媳妇,如此……”

    “如此怎样?”郎博浩怒道。是真的发怒了。这个女人太不识时务了,蒋氏身为她的长辈,不过是说要教些她郎府的规矩,竟然直接顶撞,既然如此,饶是你再大本事,若不能为我所用,留着也是个祸害。

    梓箐定定的说道:“自请下堂!”

    啪——

    “你敢!”郎博浩大怒。蒋氏连忙上前安抚,实则更加煽风点火。“老爷息怒,年轻人不懂事,教教就好了,你可别气坏了身子……”

    管你怎么煽风点火,梓箐不在乎。若是在郎家处处都要受到他们的钳制,她逆袭的生活和原主的生活有什么分别?这才新婚第一天呢,就各种规矩,就要给自己使绊子穿小鞋,以后还得了?

    所以,若是现在都不能挺起胸膛做人,以后想要扳回局面就难了。

    最差的结果,梓箐也想到了,不过是鱼死网破而已。而且,当自己对武术和医术越来越精湛,她就更有信心让自己全身而退。

    所以,当一个人对这个家这个人没有任何的留恋,期望的时候,千万不要觉得可以把人家吃的死死的,豁出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以为我郎府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吗?来人呀,将这个女人给我拖下去,家法伺候,让她知道我郎府的规矩。关到偏院去闭门思过,若是不能悔悟,不得再踏入前院半步!”

    郎博浩猛地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气势威严不忍直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